他为上亿台手机颁发“身份证”,斩断羊毛党财路

商界新媒体 2018-09-17

导语:他是大数据领域的拓荒者,深谙羊毛党的黑灰产,为每一台手机颁发“身份证”是他创业的第一步,“建立信用标准,完善移动互联网生态”是他的目标。

几年前,在互联网上,有一个非常神秘的黑客组织,叫做数字联盟,由黑客代表人物Hackvv组建,一年后,组织解散,创始人Hackvv被抓。

Hackvv出来后曾在博客上留言:我想说的是,退出并不代表我不关注网络。或许有一天数字联盟会回来的......

Hackvv没有回来,倒是一个叫做杨从安的青年,在2014年5月9日带着他的数字联盟团队出现在了帝都。

当然,杨从安不是那个专门利用计算机病毒搞破坏的“黑客”,相反,他是一位敢于与羊毛党斗智斗勇的正义“红客”。公司名称与黑客组织“撞衫”,是注册时的无奈之举。

杨从安创立的数字联盟团队是业内唯一一家依靠判断设备唯一性为基础,提供“反作弊”服务的to B公司,其专利项目可信ID能实现为手机等移动设备颁发“身份证”。

数字联盟CEO杨从安

01

70%注水数据从何而来?

为何要给手机颁发身份证?

这还要从公司创始人杨从安的从业经历讲起,凭借在互联网营销领域近20年的从业经验,7年前,他敏锐地看到了移动互联网行业的巨大潜力。

彼时,移动互联网刚刚兴起。同所有新兴市场一样,移动互联网行业缺乏成熟的行业规范,导致一些投机者钻App推广的空子,出现很多刷单、刷量、薅羊毛等APP推广造假现象。

广州新成立的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为了吸引消费者购买自己的理财产品,发行了价值2个亿的各类优惠券。但仅仅过了半年的时间,公司便宣告倒闭。

这些优惠券,全部被一个5000人的羊毛党团队薅走了。

羊毛党抢到优惠券后,全部用于购买期限在半年内兑换的理财产品,而金融公司在短期内没有足够的兑付资金,最终只能宣布破产。

羊毛党危害可见一斑。

杨从安认为,设备有效的身份认证体系缺失是App推广羊毛党制造虚假数据的根本原因。

在一个有效的体系里,需要对体系里的每一个环节进行有效的身份识别。

社会中,通过身份证对个体识别;互联网领域里,通过IP地址对每一个连入互联网的个体进行有效标识。而在移动互联网安卓生态领域,没有统一管理设备的ID,正缺乏一张这样的“身份证”。

无法规避设备身份伪造,APP推广造假的行为不容易被抓到,又很容易赚钱,市面上的造假才会泛滥不穷。

如果有一项反作弊技术能够判定设备的唯一性,遏制App推广中的刷单、刷量等作弊行为,定会是移动开发者的一大刚需。

02

如何获取真实数据?

2013年,杨从安开始筹备数字联盟团队打造可信ID。他找到有着技术背景和互联网安全背景的刘晶晶和张宇平,他们后来也是数字联盟的联合创始人。

中间为数盟CEO杨从安,左一CTO张宇平,右一VP刘晶晶

杨从安信仰对技术的专注。

“在当今浮躁的互联网行业,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风口是很大的诱惑”杨从安说,“数字联盟只有专注,专注于专业的网络安全技术,才能最终实现为移动互联网营造一个‘干净’的环境。”

他会在招聘时,坚持选择跟公司有相同或者相似价值观的员工,愿意踏实研究一项技术的员工。幸运的是,数字联盟的员工都能认同公司的价值观,坚信可信ID这款产品能够为移动互联网行业健康发展做出贡献。

数字联盟团队团建活动合影

数字联盟从2015年正式商业运营至今,已经完成A+轮融资,公司将所有的融资都花在了完善可信ID这款产品上。

本质上讲,可信ID是以ID为核心串起来的一个数据链,是一个系统。

通常,一般的移动开发者都会围绕用户名或者手机号等特定的标签去分析用户行为。羊毛党会很容易通过注册多个用户名或者手机号制造虚假“数据”进行薅羊毛行为。

可信ID 则是通过手机为单位标识用户。在这样的技术支持下,如果羊毛党只有一台手机或者只有十台手机,就无法实现批量造假的目的。

“毕竟,注册账号多到一定程度,其边际成本接近于零,而一台智能手机的成本最便宜也需要几百甚至上千,如果羊毛党需要通过购买大量的手机去薅羊毛,显然成本太高,是不现实的。”杨从安这样解释到。

当客户愿意为可信ID买单,数字联盟会提供给每一个客户专门的后台系统登录名和密码,系统会实时显示APP推广中的新增、重复、召回、更新,设备异常、虚拟机等实时数据。

数盟系统后台显示APP概览统计截图

数盟系统后台显示APP实时状态截图

数盟系统后台显示APP安装量(日报)截图

客户拿到数字联盟提供的真实数据,能干什么?

“好比炒菜需要知道调料比例,企业则需要靠真实数据来反馈业务,真实数据成为企业之间竞争的主要核心竞争力。”杨从安解释道。

研究显示,我国数据总量正以年均50%以上的速度持续增长。预计到2020年,在全球的占比将达到21%。

对移动开发者而言,当他们掌握了真实用户的数据,修正、优化产品的方向不会跑偏,在推广中,也能有效识别造假行为,节省推广费,不为虚假流量付费。

此外,同样的推广成本,客户可以获得更多的真实用户,拓宽更多的推广渠道,优化推广效果。优惠福利全都发放到真实用户手中,用户体验提高,也促使产品吸引更多的用户使用。

03

创业路上的幸运事

早期,在可信ID还是beta版本时,杨从安就决定将其推入市场。

一方面是因为,早期的造假分子,造假技术、造假规模都不成熟,尽管数字联盟最初的产品并不完善,但仍能发现大多数的造假行为。

另一方面,在杨从安看来,一款产品在早期的时候,不一定要做到用户体验很完美。像google、facebook这样成功的产品,在早期的版本都是非常粗糙的,每家公司都需要通过最初粗糙的产品去验证市场的需求、验证产品是否有效。

杨从安分析说,可信ID早期的产品虽然比较简单、粗糙,但客户使用之后,确实能帮他们大幅节省推广成本、提升数据的真实性。所以,客户也愿意和我们一起不断优化、不断完善。

在这一点上,杨从安谈到了数字联盟服务的第一个客户。

在产品运营初期,数字联盟就签约了第一个行业前三的视频类APP客户。

杨从安回忆讲,他们选择数字联盟,是因为其本身就是一家优秀的公司,他们愿意正视自己产品的数据问题,并尝试改变这些问题。在多次的沟通过程中,对方还专门成立了一个数据团队进行数据有效性的评估,最终判断需要可信ID这样一款产品,数字联盟才有机会继续推进。

数字联盟公司

数字联盟做的是技术类的服务,但此前业内并没有提供类似服务的企业,所以杨从安说,在早期想拿到投资是不容易的。

但公司还算比较幸运,一次偶然的机会,可信ID项目的技术得到了360的首席科学家蒋旭宪的认可,他肯定了数字联盟的价值,从而促成了360对公司的第一笔天使投资。

04

未来,专注大数据

杨从安在公司经营上还是比较偏传统,他首先希望做出好的产品,能够被市场认可。

到目前为止,由于技术需要资金的支持,数字联盟还没有足够的人力和物力去服务所有的中小企业,数字联盟的商业模式仍是“收费的”,服务的客户也大多还是知名的公司。

杨从安表示,所有的移动开发者都需要可信ID的服务,考虑到不同规模的移动开发者为此支付的成本不同,未来,数字联盟可能会为中小企业提供免费的ID服务,但数字联盟的产品将一直是收费的。

把可信ID变成行业的标准,这是数字联盟的目标。一个标准只有真正被行业里的公司广泛使用,才能被称之为“标准”。

但杨从安指出,首先要让客户真正接受产品就很难。

数字联盟做的是一款反作弊的产品,必然是客户在推广的过程中遇到了作弊现象才会使用这样一款产品。但这对于很多公司来说,承认自己产品推广遇到了作弊情况本身就是一个难题。

此外,数字联盟提供的是目前在国内发展较缓慢to B服务。杨从安深谙to B类产品推广的艰难。不论是在互联网行业,还是在移动互联网行业,相比to B服务的专业性,to C类产品因为可以预期的规模大,资本都更加倾向于to C类产品。

数字联盟休息室

在谈到公司的发展方向时,杨从安很坚定地强调,“我们没有想转变发展方向,不断转变产品方向,生怕产品转变不够而导致落伍,这不是数字联盟的风格;追逐热点吸引投资,这也与数字联盟的价值观相悖。目前的这个方向,已经有巨大的市场,而且我们已经迈出了一大步,从这点来说,数字联盟已经做到很成功了,我们还将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截止2018年6月,数字联盟可信ID已覆盖7.78亿台安卓设备,覆盖同期安卓设备超过90%,监测推广渠道2400余家,途牛、去哪儿网、陌陌、墨迹天气、小米、瑞幸咖啡、快手等都纷纷买单。

回顾创业的几年,杨从安表示自己创立数字联盟很幸运,虽然自己像一名拓荒者,选择了一条没有人走的路,但初心不变,会一直专注开拓大数据方向。

作者:谈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