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信息”战 货车帮与运满满之间的争执

亿欧网 2017-08-14

大约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一场以“计算机”为代表的信息化浪潮掀起,随着农业时代和工业时代的衰落,人类社会正在向信息时代过渡,跨进第三次浪潮文明。第三次浪潮的信息社会与前两次浪潮的农业社会和工业社会最大的区别,就是不再以体能和机械能为主,而是以智能为主。

随之而来的就是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带动相关产业突飞猛进,传统产业成为首要变革目标。互联网+各个传统行业成为一种新的社会形态,2015年7月4日,国务院印发《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更是将其上升到新的高度。

“互联网+”计划的目的在于充分发挥互联网的优势,将互联网与传统产业深入融合,以产业升级提升经济生产力,最后实现社会财富的增加,但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会出现竞争,尤其是在极具开放的互联网时代,最近处于风口浪尖的“货车帮与运满满”事件就是典型代表,再一次引发物流行业深思。

前情回顾

近日有消息称,经运满满举报,南京雨花公安分局于今年2月13日立案侦查货车帮非法侵害计算机系统一案,涉案嫌疑人包括货车帮CEO唐天广、CTO冯亮等24人。货车帮总裁兼COO罗鹏因涉案证据明确,原计划机场抓捕,但迄今仍未到案。

运满满的举报材料称,自去年7月开始,货车帮成立“K项目组”,研发偷货软件,形成了研发、前端转化、后期运营的产销一体犯罪团伙,非法偷取转化运满满和其他十余个货运调度平台货源信息数千万余万条,给运满满造成严重损失。

而货车帮方面则表示,此事纯属恶性竞争,8月11日货车帮总裁罗鹏在朋友圈对此事作出回应,称未收到任何公安机关要求到案的通知,也没有被公安机关限制过人身自由,或被采取过任何刑事强制措施。但有一点值得注意,货车帮对于盗取数据一事并没有做出任何否认。

8月12日,据《财经》报道,此案件涉及嫌疑人19名,这个数字小于此前坊间流传的24人,19人中,包括货车帮CEO唐天广、CTO冯亮,不包括货车帮总裁罗鹏在内。今年3月30日,公安机关拘留包括冯亮在内的7名嫌疑人,3月31日嫌疑人进所刑拘,4月26因取保候审出所。

就在事件峰回路转之际,网上又有消息传出,运满满员工对货车帮大量用户,使用“呼死你”软件进行骚扰及辱骂,对货车帮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影响了货车帮数十万货主用户的正常工作生活。贵阳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已决定对该案立案侦查。

运满满就此事回应称,目前没有证据证明材料所述行为与公司有关联。截至目前,贵阳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未对公司作任何形式的调查和询问,亦未对公司管理层成员采取任何形式的强制措施,该消息严重失实,涉嫌构成损害商业信誉罪,公司保留追究该信息的发布者和传播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不过从目前情况来看,货车帮起诉的是运满满个别员工的个人行为,而运满满起诉的是货车帮公司,双方不在同一维度,意义不同,结果自然不同。

久积成疾

从2014年开始,得益于互联网+物流的推进,以及共享经济理念的普及,在万亿级的道路运输市场里涌现了一批车货匹配企业。他们用互联网化的方式将线下车源、货源进行整合,旨在解决道路运输信息不对称、车辆空载率高的问题,是改善道路运输小、散、乱、差的现象的重要创新。

货车帮与运满满正是“互联网+”时代的产物,在与物流行业的结合中,打破信息的不对称,逐步提升货运行业效率,降低货车空驶率,开启物流业“车货匹配”时代。行业刚开始起步,相互扒数据虽然不是正当的行业竞争,但却是行业公开的秘密。尤其是同行之间,互采数据情况更为严重。一位行业人士透露,包括罗计物流,福佑卡车,58速运,货拉拉,云鸟等都曾因此有过摩擦。

运满满成立于2013年,去年12月,运满满获得行业内首个D轮1.1亿美元融资,由纪源资本和襄禾资本领投。货车帮成立于2011年,今年5月获得由百度资本领投的1.6亿美元B+轮融资。

由于双方业务高度相似,所以在公司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存在竞争关系。货车帮以西南市场起家,运满满盘踞华东、华北一带,但要打造一家全国性质的平台企业就不可避免要触及对方“根据地”,双方也在这场拉锯战中各自为营,在“小摩擦”中不断壮大自身实力,但是像这次盗取信息如此之多,还是业内第一案。

运满满、货车帮数百万的用户是其天然的数据源,他们可以通过对用户数据的分析、挖掘,对关键节点的数据进行解读,构建用户画像,进而研发更多的增值服务项目以及业务合作可能。

市场调研机构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运满满APP和货车帮APP用户规模分别为257万和175万,双方存在差距,不过据相关业内人士表示,货车帮由于在运满满的压制下,已经在“车货匹配”赛道上逐渐偏离了方向,开始向车后市场转移。

竞争合作

车货匹配行业领跑的两大企业,竞争无可厚非,但也要守住底线,盗取信息违法不说,对于自身平台的公信力也是莫大的损伤,对簿公堂更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

企业做的大并不一定非要选择毫无意义的竞争,也可以在竞争中找到合作的突破口,实现互惠共赢。国内两大电商企业阿里、京东竞争已久,但双方也在各自的竞争中寻找更好的解决方案,而不是一味依靠恶性竞争盗取客户资源。

当年的优酷土豆,滴滴优步,美团大众点评,在意识到双方合作会有更大的收益后,由竞争转为合作,虽然都是收购或者被收购,但起码江湖地位依然在。货车帮、运满满在行业处于领头羊位置,如果双方可以考虑携手(合作并不等于收购)改善小、散、乱、差的货运市场,中国的公路运输行业起码在效率上可以再向前迈进一大步。

因果循环,先不提此事件孰对孰错,单从竞争手段上来讲,未免有些触碰底线,不过从另一角度来讲,也可以对从业者带来一定的警醒作用,“商战”就在身边,一不留神可能全军覆没。

此次事件虽然在物流行业内人尽皆知,不过也只限于物流行业,并没有在其他领域造成不可收场的地步,也真心希望此事件可以得到完美解决,还企业一个公道。

竞争与合作并不冲突,竞合才是气度的表现,对于此次事件静等法律裁决。

作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