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利“坟地产”,是谁动了你人生的最后一块净土

商界新媒体 2019-04-05

每年到了清明节,都会和朋友聊一些哲学问题来思考人生,一旦触及到生死的层面,必须是要喝二两才能抒怀的,朋友说,看透了死,方懂得活,这何尝容易?

期间聊到墓地,竟引得朋友来了一句灵魂拷问:“墓地这么贵,堪比房价,我知道我从哪里来,却不知道死往何处,活着住不起,死且无葬身之地,唉......”

那一刻,我觉得这声感叹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人。

墓地价格面前,房价被秒成渣

生前房,死后墓,都是人活一世的刚需。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人生后花园却变得一地难求。

当一部分人还在望“房”兴叹时,绝对未曾预料到,身后想要觅一处静地安息,体体面面的离开这个世界,成本比当一个房奴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前网上流传的一张全国各地墓地价格可供大家参考,其中广州价位在10-12万左右,最高20万,而郑州最高达到了50万元。

来自安居客的数据,2019年3月份广州新房均价为29528元/m。而当地墓地价格摊比下来足足是房价的三倍之多。不过区区方寸之地,着实成了一部分人的心头之痛。

对于如此高的墓地价格,有网友忍不住吐槽“活着的时候和房子死磕,往生极乐以后还要和墓地死磕,在世间走一遭我图个啥?看着这个价格,没攒够墓地钱之前,都不敢随便死了”

究其原因,到底是什么让一块墓地,变成如此紧俏?

就现在的墓地而言,一般分为两种性质:公益性公墓和经营性公墓两种。公益性公墓是为农村村民提供遗体或骨灰安葬服务的公共墓地。而经营性公墓是为城镇居民提供骨灰或遗体安葬实行有偿服务的公共墓地。

农村公墓属于公益性公墓,未经批准,公益性公墓不得对外经营殡仪业务。尽管农村有大片风景绝佳的山林土地,也不能卖给城里人用。也就是说,农村墓地对城里人限购。

由于经营性公墓的设立和运营,都要经过申请和审批。重重管制之下,经营性公墓的供给一直很小,市场无法自动调节墓地供给。

基于此,墓地的供需差距越来越大,导致了墓地一处难求的现象。

而且像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有相关数据表明墓地已经趋近饱和。在北京的有些朋友要赶到河北去扫墓,在上海的就要跑到苏州去扫墓,这样的跨城市购墓、扫墓的现象越来越多。

暴利“坟地产”,毛利率接近90%

高毛利率是中国殡葬企业的共性之一。很多媒体此前都报道过相关新闻,比如作为A股“殡葬第一股”,福成股份2018年财报显示,共销售墓位2748个,实现营收2.61亿元人民币,按照这个数据推算,平均一块墓穴售价达到9.49万元。

再比如中国目前最大的殡葬服务提供商福寿园,2018年单价上涨7.5%,墓地平均售价10.24万元。

而且从2015年开始,他们还推出了新产品——生前契约。即当事人生前就可以为自己或亲人逝世后如何开展殡葬服务,提前与殡葬服务公司订立合约。提前把你钱收了!

福寿园于2013年12月19日登陆香港联交所,彼时公司的净利润已经过亿。招股书显示,2010年、2011年、2012年及截至2013年1-6月,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1.137亿元、1.416亿元、1.382亿元及1.181亿元,且毛利率在80%以上。

该公司2018年度财报显示,全年公司实现收益约16.5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约11.8%,净利润4.88亿元,同比增长约17%。年报还指出,公司2018年大部分收益来自墓园服务,占2018年总收益的86.4%。而出售墓穴是墓园服务收益的较大组成部分,占2018年墓园服务收益的91.8%。

在如此大的毛利率面前,连一度被认为是暴利行业的房地产,估计也要甘拜下风。此外,比房地产更厉害的是,殡葬行业向来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企业的现金流相当充裕。

逝者有所安,真的很难吗?

入土为安,风光大葬在很多地方是难以改变的传统,在这种观念下催生出对于墓地的庞大需求,墓地市场供不应求,抢墓地,炒墓地无形之中推波助澜了“坟地产”的暴利增长。

像福建沿海部分地区流行“喜墓”,即活人的墓地,有些人在四十多岁就开始给自己建造了。当地人希望通过修建活人墓,给家族带来好运,对于富人来说,这也是一种炫富的手段。

不仅是在福建,南京、武汉、江西多地近年来都出现了豪华墓地,占用了当地的林地和耕地。部分豪华墓地经查处后被拆除,但仍有人顶风作案。

“暴利坟地产”犹如一面镜子,照出了殡葬公共服务的不足。公益性墓地应被视作一种民生基础设施,应该是地方政府民生保障工作的重要项目。

此前,据中国之声《全国新闻联播》报道,民政部公布《殡葬管理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自1997年7月21日起施行的《殡葬管理条例》首次迎来大幅度修改。征求意见稿把明确政府职责、完善基本殡葬公共服务、强化公益导向作为此次修订的重点。规定国家建立基本殡葬公共服务制度,涵盖遗体接运、暂存、火化、骨灰存放、生态安葬等基本服务项目。

北京市民政局社会事务管理处处长陈谊介绍,北京民政部门不仅积极宣传殡葬新风尚,普及“厚生薄葬”观念,也在积极探索百姓能接受的节地生态墓葬方式,并配以一定的奖补措施,同时强化公墓经营者的社会责任,“多管齐下”化解殡葬贵的问题。 

现在还有机构和公司,通过“互联网+”打破行业的不透明、减轻殡葬负担,例如引入生命晶石、3D人像打印、二维码扫墓等殡葬业新科技、推进殡葬新风尚。这些科技新手段与日益加强的监管手段一起,试图化解问题,减轻民众压力。 

另外,一些创新的殡葬纪念方式也逐步受到居民欢迎,环保生态葬,绿色殡葬理念开始在一些地方流行。但总体而言,仍然是叫好不叫座,民众对绿色殡葬缺乏文化认同。

结语

电影《疯狂的赛车》里有这样一个片段,让人印象深刻。

“我们这里是高尚社区,上风上水,地下CBD,人生后花园,按均价仅售人民币三万元整,值得一生典藏。”
“请看这边,全市的楼价都在涨,有没有,有没有,绝对有升值的空间我告诉你。”

“稀缺阳光豪宅,双卫大客厅结构,复式设计,仅余一席,仅售六万块钱,而且是附带豪华精装修的好不好”

“这就是我们物业公司最新推出的服务项目,十八相送一水黑,看上去就像黑社会,有没有,有没有,丧葬服务一条龙,一条~~龙!!这么好的服务,我天天在这里上班,恨不得都给我自己来一套”

……

希望这样的推广语,不会出现在现实生活当中。

作者:马冬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