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传奇农民企业家祝荣:失去的十年

其实,人生就是一个不断遭遇问题,并解决问题的过程。

白衣海盗 2019-05-05

“我是农民”。

2019年423日晚,11点。

新牌坊琥珀咖啡2楼临窗。

55岁看上去有点精瘦的祝荣,缓缓呷了口永川秀芽,望着灯火阑珊的长街,说:不管是当年被王抓起来,还是今日困境,我始终都乐观,始终相信坏人是少数,问题一定会得到解决。

即便一度身家数十亿,如今步履蹒跚。

那么,祝荣遭遇了哪些问题?

(人生如茶。)

1.

其实,人生就是一个不断遭遇问题,并解决问题的过程。

祝荣老家当年的长寿县葛兰镇葛兰村。

家中,一哥,一姐,一弟。

6岁那年,39岁的父亲死于迫害。

那是一个弱势家庭。

高中毕业那年暑假,同学考入重庆工业学院,祝荣与他一起,到重庆城区,准备“搞经营”。

小龙坎,他们计划进一批泡沫凉鞋,回长寿去卖,结果,只有20多双,他把机会让给同学,自己决定去渝中区棉花街,逛一逛。

棉花街,很多长寿老乡,背背篓,挑箩筐,卖鸡蛋。

祝荣跟了7天。

随后,赶回长寿,购置小背篓,背鸡蛋到棉花街。

卖了一周,亏了。

不服气。

又回去购置一根扁担,两个箩筐,再来。

他在棉花街卖了鸡蛋两年,基本明白了,搞经营是怎么回事。

两年后,祝荣转战水果行业。

落魄时期,身上一度连本钱,只有15元,但他坚持下去,慢慢,租了门面,添了工人。

祝荣在沙坪坝干果市场扎根。

(沙区干果市场是祝荣事业起点。)

2.

祝荣成为了有所成就的水果商人。

1985年到1990年期间,他走遍重庆大街小巷,一车一车收购柑橘,到外地卖。

又去北京,宁夏,云南,海南,河南,河北,贵州,天津,山东,甘肃等全国很多很多地方,把那些地方的香蕉,苹果,葡萄,等水果进回重庆。

祝荣是第一个将长寿夏橙,推销到外地的商人。

1989年,第一个孩子出生那年春天,他从长沙进了一车皮西瓜,净赚3万元。

但是,就在这期间,祝荣再次决定转行。

有几个小故事,给了祝荣启示。

第一个,云南一家铝矿,开始8个合伙人挖矿,没挖到,后来,走了3人,走了5人,剩下1人的时候,终于,铝矿挖出来了。

第二个,有年,在贵州,他遇到某焦炭老板,越做越大,旁边小矿生意难以为继,但是,这个老板并不落井下石,而是合适价格收购,随后,盛名传遍乡野。

多年之后,祝荣还牢记这两个故事,他认为,前个故事教会他坚持,后个故事,让他懂得什么是格局。

给祝荣最直接的启示,是1988年冬天,昆明,逛街,居然遇见同村老乡,沿街乞讨。

大男人,如此落难,岂不丢人?

细问,原来是去建筑工地打工,没拿到工钱,回家无路。

祝荣敏锐感受到了中国城市化进程的机会,也晓得老家有很多很多可以调动的闲散农民劳工。

他隐约觉得,是时候大干一场了。

(夏橙,祝荣很早就开始了“乡村振兴”。)

3.

1990年,祝荣将水果生意放到一边。

回老家葛兰镇,组织20多农民,浩浩荡荡,杀奔重庆主城,到处找工地,当劳工。

那是中国包工头时代。

也是暴发户时代。

祝荣迎头赶上了。

挣钱并不是祝荣唯一目的,甚至不是出发点。

更重要的是,祝荣想的,是老家的兄弟们,不用漂泊外省他乡,也要有尊严地干活做事。

1992年,有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方,画了个圈。

身在重庆的祝荣,人虽年轻,但是,善于经营,又闯荡江湖多年,为人耿直,大方,诚信,他的队伍,从20人,很快到100人,200人。

手下工人,从搬砖,到抹灰,到施工,到接工程。

祝荣本人,一直处于第一线,最后熟悉建筑施工,到开发,到景观园林。

1996年,祝荣成立重庆荣达建筑公司,同时成立荣锦物业,正式介入房地产开发。

此时,他身家至少不低于500万,有30位管理,超300名工人。他们决定,从建筑到开发,甚至从施工到装修,要搞一体化模式的公司。

如果,仅仅一直搞地产建筑与开发,祝荣可能挣到更多钱,也或许可能衰落。

但是,进入农业,让祝荣走进了另外一个特别世界。

(祝荣是城市化时代的受益者。)

4.

1997年,重庆直辖,全新时代大幕,徐徐开启。

这年,搞建筑与开发同时,祝荣返回长寿老家。

开始搞农业,成立重庆荣达农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种果树,养鸡,种花卉,一举拿下200亩。

同年,出资500万,他承包长寿农工商公司3000亩国有农场,这下,顿时成为了重庆,甚至全国都非常有名气的农民企业家。

用今天的话说,他带领老家人,“脱贫攻坚”。

同时,又在“乡村振兴”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

祝荣迎来了他人生中的一个尖峰时刻。

1998年,他获评“全国杰出青年农民”。

20年后,琥珀咖啡,我们邀请祝荣拿出当年获奖证据时,他认真地说:我一定要回去找一找。

但是,网上迄今,有很多当年他获奖的报道。

随后,1999年,祝荣再获全国先进农业工作者称号,还获全国青年协会委员。

至于重庆市能拿的相关荣誉,更是一个也没落下。

当时市委书记张德邻,不但接见祝荣,甚至还在吃饭时,邀请他坐身边。

从1999年到2009年,是祝荣以及荣达集团的黄金十年。

荣达在龙溪片区,黄泥磅片区,开发大量项目。

又进入汽车销售领域,开大众4S店。

自此,开发,建筑,农业,汽车,荣达集团四驾马车,轰然上路。

巅峰时刻,管理人员达800人,工人数千。

对于手头项目,祝荣有他自己的独到认识:

建筑与开发,是保证现金流,是出发点。

汽车代表荣达工业时代,是现在。

农业,看上去传统的农业,祝荣希望引进更多科技元素,成为荣达集团具有高科技含量的行业。

事实上,过去数年,荣达农业的专利发明,多达数十项。直到今天,荣达在长寿,在仙女山,在沙坪坝,农业项目,依旧有声有色,依旧是重庆农业龙头项目。

遗憾的是,

谁也不知道,意外与明天,谁先来到。

2009年,成为了祝荣与荣达的重要转折。

大风呼啸时刻,祝荣与荣达,一起感冒。

(网上关于祝荣的荣誉记载。)

(祝荣是老家脱贫致富带头人。)

5.

2009年,荣达与另外一家开发商竞拍土地。

另外一家开发商,找了人,威胁荣达集团。

而祝荣说,他根本就不认识马当与陈明亮。

今天,你在网上搜索类似“重庆黑帮简史”文章,就会出现祝荣名字。

但是,我们进行大量搜索,对祝荣涉黑并无任何深入报道。

当时,无所无能的“余毒”王,将祝荣抓了,20097月,到20102月,也就是那年旧历腊月30日,才放出来。

被“黑打”了。

这期间,荣达账务被翻了个底朝天,结果,干干净净。

同时,公司财务冻结,整个大厦,面临倒闭。

就像突然遭受暴击的人,荣达集团,很久没回过神来。

在琥珀咖啡回忆那段特别往事,祝荣依旧非常轻松。

他说,有人出来含血愤天,他不,他相信坏人始终是少数,总体而言,他是这个时代的受益者。

他又说,有人劝他移民,但他爱脚下这片土地。

面临转折,祝荣休闲了半年。

并等待下一个机会。

 

6.

重庆儿童公园项目,2010年底,进入祝荣视野。

如今看百度词条,这样介绍:

是重庆市第一个专门儿童公园,也是西部地区首个儿童公园。

占地总面积约160亩,总建筑面积1.3万平方米,公园容量约2500人,绿地率70%

这样定位与规模,显然能够让祝荣兴奋。

更让祝荣兴奋的是,他认为,这是造福小朋友,造福子孙的事情,有很大公共价值,是了不起的。

作为注册地址在江北的企业,作为“刚出来”的民营企业家,祝荣通过招标,获得了重庆儿童公园运营权,时间15年。

开业当天,到现场人数,接近8万。

锣鼓掀天,万人空巷。

祝荣又想起当年,他隐约觉得,又是大干一场的时候到了。

这一次,祝荣错了。

他与荣达,一同陷入了长达8年的痛苦与挣扎,如今,直接间接损失,大约8000万。

严重影响到荣达集团日常生计。

而比这大约8000万损失更老火的是,即便合同白纸黑字,他与荣达,还被强行要求,失去重庆儿童公园运营权。

界面新闻记者刘向南,发表调查报道《重庆儿童公园项目八年纠葛》,详细叙述事件来龙去脉,他们既采访祝荣,又采访“江北城发公司”。

事件梗概,大约是这样的:

荣达功通过招标,在江北城发那里,获得重庆儿童公园15年运营权。

荣达进场,开始运营了。

但是,公园里面有室内项目,而室内项目规模,不符合市政标准。

也就是,主体场馆,甲方一直都没有交给乙方。

这就是核心问题。

核心问题没解决,

自然,荣达就亏损。

自然,场馆维护就不理想。

自然,老百姓对重庆儿童公园,就产生了很多负面评价。

本月初,白衣海盗在重庆儿童公园看到,大门紧闭。

有张落款为2019年225日的“停止运营通知”,张贴公园门口。

通知说:江北城发公司,已解除与荣达公司的《重庆儿童公园整体投资运营合同》,以及相关物业服务合同,江北城发公司“依法收回对重庆儿童公园的经营管理权和物业管理权”。

美嘉兴物业公司,是荣达公司的关联公司。

公司经理李兴勇告诉界面新闻,3月初,公园里突然来了约100人,把荣达公司的保安、门卫、保洁人员等全都赶出了公园,“把人抬出来,让我们走,说是解除合同了。”

直到今天,近一个月来,还有10名美嘉兴物业保洁,“坚守”在儿童公园里面。

李兴勇说,公园早已断水断电,他们在里面,既不能洗澡,也不能换衣服,“连饭都是每天从公园后门院墙送进去”。

这30多度的重庆高温,里面的保洁朋友们,还好吗?

解除合同风波发生后,江北区政府由分管副区长出面,组织江北城发公司、荣达公司等各单位协调处置。

但是,直到今天,重庆儿童公园,依旧大门紧闭。

这些年来,祝荣多次感叹,对不起重庆孩子。

(重庆儿童公园,该给孩子们说声对不起。)

(什么时候,重新开启?)

7.

祝荣经历了人生黄金十年,一个农民,从个人财富到社会地位,他感恩那个大时代。

而薄王时代开启混乱,以及孙时代的懒政。

祝荣说,那是他“失去的十年”。

如今,虽然饱受坎坷,即便公司奄奄一息,祝荣依旧没有采取任何过激行动。他认为,一切会妥善解决。

设身处地,这并不容易。

但祝荣坚信,如果条件合适,他不但能让荣达集团再次站起来,也能让重庆儿童公园,焕发出她本来就应该有的光彩。

他知道,去年,中央召开了民营经济座谈会。

而重庆,也召开了盛大的民营经济会议。甚至最近,重庆还高度重视中国卢作孚民营经济学院。

2019年4月,暮春重庆夜晚的街头,祝荣目光坚毅地望着窗外,他确信,即将迎接阳光明媚的盛夏的到来。

“一切都会好的”。祝荣面含微笑。

(现实中的祝荣,其实很有气质。)

 

1.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2.本文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3.欢迎关注点击上方,或扫码白衣海盗公众号。

4.商务合作微信:cqyangyu2014.或电话:13512333311

作者:白衣海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