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不了的“宗庆后”们

商界新媒体 2019-05-06

难以退,无法休!这正是他们这一代华商的共同困扰。

白发、皱纹、老年斑,74岁的宗庆后确实老了。

创业30年,每天16个小时,从年初一到年三十,工作似乎已经融入了这位古稀老人的每一滴血液。

“我这个人不能退休,人退休活着就没意思了,干活干惯了。”

半年前的话言犹在耳,宗庆后却在今年4月20日接受媒体采访时第一次提到了要退休,“我想我应该是准备退居二线了。”

宗庆后是中国目前仍在一线掌控公司的少数几位商业教父之一,个性鲜明,30年坚持不上市、不贷款、不借钱。公司员工评价他“掌控欲极强,甚至有点霸道”,外面的人则称他为“航铁头”。这是浙商形容一个人霸气倔强,铁血不服输的词。这让我们无法想象他的退休生活会是怎样的。

果不其然,最后他又对所谓的“退休”做出了界定:“全部退休可能不现实,习惯了(忙碌)之后一下子什么都不做了,也会出问题。我想后面我要退居二线。让他们在前面干,我在后面看着,要是出点偏差,纠纠偏。”

可是谁在前面干却一直是悬而未决的疑团。庆后的女儿宗馥莉初中便去美国读书,一直到大学毕业才回国,想法和观念与父亲有许多不同。她曾明确表示过,“我不想做继承者,我希望并购娃哈哈!”

不过,14年过去了,依然无法摆脱“宗庆后之女”的她,怎么并购娃哈哈?到底谁能接手?

是的,难以退,无法休!这正是他们这一代华商的共同困扰。

玻璃大王曹德旺就曾经说过:“我退休之后不知道能活几年……”深深地道出了他们这一代人商人的焦虑。

中国的儒家思想里面,家族文化基因十分浓厚,大家长一向富有权威。

在企业经营上,中国的企业往往也摆脱不了这种基因,实行的都是强权管理,很多企业甚至完全实行家族式管理。

创始人过分强势,培育不起合格的企业接班人。所以,很多中国民企的创始人就像是企业的主心骨一样,离开了他整个系统就不能运转。

2018年4月17日,一张照片中老人的背影令人泪目。照片中走在最前面,拉着黑色拉杆箱、略显瘦削的老人便是中兴集团创始人侯为贵,身后跟着的是中兴的董事长和CEO。他们从深圳机场出发准备前往美国。照片的配文是: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2018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未来七年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对于核心零部件全部依靠美国的中兴通讯而言,无疑是被宣判了死刑。

彼时,时年76岁的候老爷子已经退休一年。2016年侯为贵宣布退休时曾说:“我就要75了,人生总要有不同的阶段,希望卸任后生活丰富一些。”

本以为可以安享晚年,没想到仅隔了一年,中兴便遭此大劫。侯为贵没有耽搁,立刻启程前往美国斡旋。

89天之后,在各方博弈中,中兴解禁 ,老爷子功不可没。

同样退休后难以退出战场的老将还有联想的柳传志。

2004年,在联想收购IBM以后,似乎大局已定,柳传志也觉得终于可以卸下重担了,于是辞去联想董事长的职务,打算颐养天年。然而,在2009年金融危机的冲击下,柳传志只能再度出山,挽救联想于危局。经过两年的奋战,联想度过难关。

2018年5月,联想再度因爱国问题遭遇信任危机,早就退休的柳传志还得出来站台,帮助联想打赢自己的“荣誉保卫战”。

即便如此,与王安相比他们还算幸运的。

比尔·盖茨曾经说过:如果王安能完成第二次战略转型,世界上可能不会有微软。

比尔·盖茨说的便是华人电脑大王——王安,当年他的电脑公司在全球500强里面排行146位,是全球最大的文字机生产商。1986年,是王安最辉煌的一年,他击败IBM签下美国空军4.8亿美元的超级订单,外界普遍认为这个科技帝国会在未来几年内快速扩张。

也正是在这一年,王安不顾众多董事的反对,任命自己儿子王烈为公司总裁。到1988年,也就是王烈上任以后一年多,公司财务状况急转直下,亏损高达4.24亿元。此后王安的公司迎来迅速衰败,直至破产,王安本人也在这个过程中郁郁而终。

常听人感慨,上一代企业家是没有资格退休的!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这样的局面正在迎来破冰者。

2018年9月10日,这个教师节注定被载入中国互联网的史册。这一天,马云发布了题为“教师节快乐”的公开信,在信中马云宣布:将于2019年9月10日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职位,并由阿里巴巴现任CEO张勇接棒。

事实上这并不是马云第一次宣布卸任,只是这一次他准备得更加充分。

2013年,淘宝十周年庆典,马云单膝跪下宣布卸任阿里巴巴CEO,并说道:“我以后不会回来了,要回也回不来了,因为我回来也没什么用,你们会做得更好。”其中数度哽咽,让人不免跟着黯然神伤,仿佛那个镌刻着马云烙印的阿里巴巴时代正在离我们远去。

曾经有人说,阿里巴巴最大的软肋是马云,因为打上了马云这个洗不掉的标签,离开了马云就活不下去了。但是今天马云用事实证明,马云永远是阿里巴巴的,但阿里巴巴不会永远是马云的。

阿里巴巴十八罗汉身份从“创始人”转换成“合伙人”,确保了组织的持续性和稳定性,不会因为个别“创始人”(合伙人)的退休和离开而影响公司的运营。只有离开了马云依旧可以前路坦荡的阿里巴巴,才是一个合格的伟大企业。

而马云的这一次退休,无疑是给中国的企业家们树立了一个典范。一方面,凭借完善的合伙人机制提前培养接班人;另一方面,自己早早退休,放手年轻人去创新。

宗庆后在写给2029 年的一封信中言道:马云前段时间的退休计划做得非常好,这给了许多企业家一个启发,不要过度依赖某一个人,管理层要承担更多的企业管理责任,只有这样,老一辈的企业家在退休后,企业才依然能正常运转。

马云说过:“我不想死在办公室里,我要死在沙滩上,因为那里可以享受阳光。”

马云想要死在沙滩上,或许还要等上许多年。但他的做法或许能解救一批退不了的“宗庆后”们。

作者:崔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