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何的娃娃生意经,诱人的“角落”商机

商界新媒体 2019-05-14

哪怕再过静谧的角落也蕴藏有大大的商机

电子游戏厅成就了番禺,广州人民的圆滑和灵敏在这里发挥得淋漓尽致——什么机器火就做什么。

近几年,商场角落、电梯入口、电影院一隅这些零碎的地点成为了新的风口,散布在各处的角落被各式各样的娃娃机、口红机、扭蛋机、迷你KTV等填充。

番禺的村民们自然而然地也开始跟风关注这些碎片化地段,对于他们而言,生产的商品并没有大的变化,何乐而不为?

如今,番禺附近的村落密布着生产各式游戏机的组装工厂,同时也分布着游戏机零配件的生产厂商。每天不同的零件紧锣密鼓地从一个村落被送往另一个村落的组装工厂进行最后的加工。

阿中是土生土长的番禺村民,他每天的工作就是驱车前往自家位于星力动漫产业园的摊位接待来自全国的客户,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客户造访园区。

客户们在意的是这些机器的质量、灵敏度和样式,并不追求品牌,毕竟在番禺,几乎所有机器都在组装完成的,并不存在“品牌化”的说法。既然如此,甚至有客户干脆直接给阿中打一通电话,说出自己理想中的机器“样貌”,家里的工厂便会按需定制出相应的产品。

阿中颇为老道地在迂回在客户和工人之间,工厂里组装的有口红机,还有娃娃机、扭蛋机、幸运盒子福袋机、甚至是VR体验机等。这些机器的运行原理大同小异,因而联系附近的零件厂也方便,而组装起来也不难。

这次,阿中接了单生产口红机的生意。

不过,为了保证产品的质量,阿中家的工厂并没有选择隔壁村工厂研发的主板,而是购买台湾的进口主板。

广州湿热的空气簌簌地扑打在他古铜色的肌肤上,他却毫不在意。自2017年开始,娃娃机的再度走红让阿中家的工厂迎来了高光时刻,阿中也开启了夙兴夜寐的模式。好在他有着广东人特有的豁达和危机感,只要生意好,一切都值得。

偶然听到的生意经

阿中这批口红机的买主是在重庆的老何,双方在生意场上积累下来的“革命友谊”好说歹说也有4、5年了。

老何的生财之道就是和商场的招商办谈判,租下商场点位,然后摆放各种娃娃机。他进入这一行业纯属偶然,又一次夜啤酒,老何划拳正酣,突然听到邻桌的汉子在吹嘘经营娃娃机赚钱。第二天酒醒后,老何半信半疑地进行了市场调查。

老何发现这些机器旁往往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趁着零碎时间娱乐的年轻人,他们期待、惊喜亦或者是失望的面庞密密麻麻地映射在机器的钢化玻璃上,机器内琳琅满目的商品小礼品让他们目不转睛。

趁着电影开场前的10分钟、或者是地铁口拐角等人的空隙,对于年轻人而言,与其无聊的等待不如一场说来就来的小游戏。商场、电影院、KTV平时的人流量就不少,每逢周末节假日的时候,这些机器就更热闹。于是,老何就这样成为了一名娃娃机经营商。

一开始,番禺的厂家们都不太乐意接老何的小单,老何又没有门道购买二手娃娃机,于是他想到了淘宝。虽然淘宝上的娃娃机厂家大都来自番禺,但由于淘宝上的娃娃机是成品,并不涉及到定制环节,售价主动权掌握在厂家这边,双方也不用在细节方面锱铢必较,厂家们倒是乐意在淘宝上出售娃娃机。

就这样,老何花了五千块钱买了两台娃娃机,投放地点还是亲戚家开的火锅店和兄弟经营的小超市。尽管人流量不算太大,但也让老何赚得盆满钵满。

第一桶金到手之后,老何寻思着要把生意做大,一边积累资金,一边开始和一些大商圈的招商部员工建立联系。

娃娃机的最大卖点还要属玩偶,除了一般的玩偶供应商之外,和IP创意产品的原创者或授权分销者搞好关系更是必不可少。小姑娘们的喜好总是跟着时尚在变,因而一款当下大热的IP玩偶是吸金的真谛。

不过,最大的难点还是与商圈的招商部建立关系。

大商圈属于抢手资源,而部门负责人还总是神龙不见尾。老何联络了好几个商圈纷纷吃了闭门羹,老何寻思着不找门路根本不行。后来,老何终于通过一家主要做线下推广的广告公司牵线搭桥,才见得到了几家商圈招商部的负责人。

靠着自己在江湖上修炼的三寸不烂之舌和持之以恒的请客吃饭,再加上娃娃机生意日见起色,一来二去,老何终于积累了一定的社会关系以及大量的资金。好几个商圈招商部的负责人都被老何打点得妥妥当当,娃娃机也终于有投放到商圈的资质。

锦上添花的是,他在番禺也有了固定的生产厂家,老何终于可以定制娃娃机了,和厂商的直接接触帮老何节约了不少成本,毕竟老何也可以参与砍价环节了。如果说这桩生意教会料老何什么道理,那便是关系网在商界才是必不可少的,要是没有关系,那么就得靠自己创造出来。

老何依旧记得第一次和重庆某大商圈再经过几番谈判后,签订合同的那天,晚上他现身到了许久没有造访的夜啤酒,叫上了一帮兄弟,喝酒到天明。喝到激动的时候,他拍了下大腿:“嘿!终于熬出头了!”

追风口红机

2018年开始,口红机走红,老何便开始打电话订购口红机。老何订购新机器的频次不高,有了人脉,他便有了购买二手机器的门道。

和娃娃机相同,口红机的运营模式成本极低,涉及的主要费用只有购买机器、购买口红、租金费这三项,只要点位找得好,半个月后,成本便赚回来了。

友人对老何终日酒足饭饱的样子很是好奇,忍不住向老何取经。老何不由得得意起来,想到自己终于可以在兄弟面前扬眉吐气了,不禁大喜。

“我给你算笔账,一台全新口红机的价格大概在1万——3万,找专门的代购公司从国外购买一只口红的价格是180元——280元,而一台口红机最多可以容纳60只口红左右,点位的租金则是一个月1000元。人工费很少,一个员工可以同时维护多个点位,一个点位平摊下的费用极小,就按照最高成本计算,这些杂七杂八的支出计算下来成本控制在5万元左右。”算到这里,老何微微抬头,嘴角不经意地上扬。

他抿了口茶,继续说道:“口红机投放完成之后,一天下来的收入为1000元——3000元,倒霉的话,按照最低营收来算,两个月不到便回了本。并且我还可以控制出口红的概率,只需要登录厂家提供的管理账户便可修改出口红的频率、难度以及场地类型,甚至还可以将几个格子给锁死,因而后续口红更换的频率并不太大。这个生意基本只赚不赔,稳!”

老何有点炫耀意义地向友人展示商家提供的口红机教程,讲解得格外细致,教程上写着口红机游戏难度数值为-20到70,每1点数字代表0.5%的利润率。也就是说游戏难度直接决定了利润率,教程则将商品售价作为基数来核算。

比如一只成本在200元的口红,老何可以把销售价定在300元,利润率调到35% ,那么300元/0.65=461元,当机器的营收达到461元时,机器才会弹出一只售价300元的口红。换句话说,一来二去,老何的实际收入为261元。

碎片化经济进行时

抓住碎片化商机并非稳赚不赔,良好的选择同样至关重要。

在这些吸引顾客利用碎片时间娱乐的机器当中,老何认为娃娃机是当之无愧的常青树。其他机器大都好似一袭热浪,尽管可以做到华丽丽地席卷商场,但退场时冷清的样子却格外凄惨。

口红机虽然可以吸引大批年轻女孩儿和情侣,但口红机有一定争议性,关于口红是否是正品的问题一直都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尽管机器上标有“口红正品,支持专柜验货”的字样,但是商场里专柜的小姐姐并不吃这一套,一次又一次地将前去验货的客人拒之门外。老何决定凑了这波热度之后,还是会把重心转移到娃娃机上。

而自助榨汁机自从2015年走红之后热度一年不如一年,同样的命运也降临在了朗读亭身上,“朗读亭在2017年随着央视热播节目《朗读者》大火,但热度过去之后,现在很难再发现朗读亭的存在了。”

老何耸耸肩,似乎在感叹一切并不意外。至于迷你KTV,这种机器运营成本稍高,并不是老何的心头所爱。

 这也难怪,娃娃机内所摆设的玩偶更容易跟上潮流。《小猪佩奇》大热,那娃娃机就会出现大量的佩奇玩偶,相比之下,其他机器就更为静态,内设产品大都一成不变。此外娃娃机的目标受众局限性相对较小,各年龄层次的女生对娃儿都毫无抗拒力,而男儿的求胜欲和表现欲让他们抓娃娃的热度不减。

各式各样的机器变着花样地出现在商圈的各个角落,但终究是换汤不换药。老何决定今后也要抓住碎片化商机,他需要研究的是究竟哪种机器是虚晃一枪、哪种才是常青树。

“未来将会有更多花样百出的机器出现,我认为科技类机器将会主导大流,现在有VR游戏体验机,未来就会出现AR游戏机。这毕竟这一个互联网时代,厂家们也更愿意生产科技类机器。这类型的游戏机除了吸引小男孩、科技控、游戏控之外,对女生也具有吸引力。”

但让老何不高兴的是,和传统的机器相比,科技类机器需要的运营和维护费用更高,而目前商场里的VR体验机已经被打进了“冷宫”,一是因为VR技术没有普及,二是因为收费过高。体验机想要火热下去,那么在推广和宣传上,经营商们就要另辟蹊径了。

其实不难发现,商场其实对这些机器持有放任自流的态度。但由于商圈自带的庞大人流量和氛围,经营商们对商圈的点位“趋之若鹜”,一般进入大商圈,那么他们几乎不需要费大力便已经赚得盆满钵满。

香饽饽诱人,也将碎片化商机推向了高潮。

拿娃娃机举例,2012年中国娃娃机产量为21.11万台,到2016年增长至31.64万台,同比2015年增长了7.97%,五年复合增长率10.65%。若保持这一增长率,那么2018年娃娃机产量就已经超过了37万台,今年还将更加疯狂。

就商圈层次而言,一个商圈通常有200个为碎片化机器经营商提供的点位,与之合作的经营商数量就高达50个,这些数据背后少不了经营商之间疯狂的明争暗斗。

伴随着行业竞争的白热化,越来越多的经营商们想挤进大商圈的福祉,就算进入了大商圈,与其他经营商关于点位的竞争也不会平静,而机器的同质化问题严重,想要异军突起,后续也将投入到更多精力进行日常的运营当中。他们今后或许将与“躺着赚钱”的时代越来越遥远。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周慧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