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院琐事 | 郑老板的嘘寒问暖

商界新媒体 2019-06-12

周末的T城中心步行街,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忽然,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道路,一辆警车缓缓驶入。许丽君正在经营的服装店里照顾客人,对街上因为警车到来而引发的骚动毫不知情。新上的夏装口碑良好,看着一张张年轻的面容期待而来、满载而归,许丽君也洋溢着幸福的笑颜。

警车停靠在服装店门口,两位民警穿着擦得锃亮的皮鞋大踏步走入店里。看到明显开始慌张的客人,民警抬起手臂示意:我们只是来了解一些情况。摸不着头脑的许丽君低头和导购员耳语,安排她们安抚下客人的情绪,随后带着民警来到了店后的库房。

“许女士,你好,请问认识照片上这个人吗?”民警很有礼貌,从公文包中掏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男人四十岁左右,梳着大背头,一身笔挺的西装,手腕处显露出金色的手表。

“认识!他是郑老板!”

许丽君当然认识这位近几个月一直对自己嘘寒问暖的这位成功人士。

“近期,他因为网络诈骗被公安机关逮捕。我们在他的手机里发现与你的聊天记录,经过调查,你也是诈骗活动的受害者。”

许丽君顿时有些恍惚。

1

时间倒退到三个月前。

2019年的夏天,来得比往年晚,立夏已过,T城却持续飘着小雨。许丽君的店里新上了一批夏装,但受天气因素影响,生意不温不火。许丽君的情绪也很低落,经常提前打烊。

这天,拖着疲惫的身躯,许丽君又提早关上了店门。还未到家,远远看到屋子亮着灯,许丽君略感诧异。

自从开了服装店,许丽君的全部重心都呈现出一边倒的趋势,对于家庭,对于儿子,总少了关爱。她的丈夫也是事业型男人,长此以往,夫妻间不免产生隔阂。一次,因为谁去给儿子开家长会的问题,两人争吵得面红耳赤,丈夫一气之下离家出走。这一走,就是长达半年的分居。

谁知今天丈夫竟然回来了。

推开门,许丽君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丈夫,一言不发,默默地找出拖鞋。

“这是离婚协议书,签了吧,孩子以后跟我。”丈夫掐灭点着的香烟,随后出了门。

许丽君有些心痛,桌子上装订得整整齐齐的那沓纸仿佛有千斤重,她提不起力气捡起来去看。

一周后,两人在民政局领了离婚证。

2

生活依然要继续,只是从此少了两个“他”。

年过35岁的许丽君往复着两点一线的生活:一边是服装店,一边是空荡荡的家。

渐渐地,许丽君发现自己变了。

她失去了对生活的向往,郁郁寡欢,度日如年。夜晚,往往在凌晨两三点,借助酒精的麻醉,她才能缓缓进入睡眠;清晨被连续闹钟唤醒的她,坐在梳妆桌前,常忘记前一秒刚打完粉底还是刚涂完防晒。服装店里,每一次进货,她都觉得不满意,一次又一次对自己的审美进行否定;对待导购,也常常显露出不耐烦、发脾气。偶尔母亲来照顾她,面对一桌丰盛的饭菜,她只能吃下几口;面对母亲的热情,她的反馈只能用冷淡来形容。原先的爱好、社交,许丽君也尽量回避,甚至不屑一顾。

在亲友的劝说下,许丽君来到医院,在做完长达四百多道测试题后,医生给予了她答案:“您这是患上了中度抑郁症。”

都说失恋的女人只是处于感情的青黄不接,离婚并患上抑郁症的许丽君也是如此。不过这时,“郑老板”的出现,让许丽君感觉人生又一次被点亮。

许丽君记不清是在哪种情形下与“郑老板”相结识,仿佛突然有一天,微信里就多出了他。

“你好,我姓郑,目前在C城有一家酒水公司。”

从最初的简单交流,到后来渐渐熟络,许丽君发现“郑老板”仿佛是身在另一座城市,换了一个性别的自己:年近40岁,生意人,因为工作繁忙,无法照顾家庭而与妻子离婚。许丽君称之为“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早安,听说T市今天有雨,记得带伞。”

“昨天从朋友圈看到你的店里进了一批新货,那款粉红色连衣裙很有特点,可以安排导购主推。”

“吃饭了吗?今天我陪客户吃的火锅,一家连锁店,T市也有。空了可以去尝尝,很好吃。”

“自己经营一家店铺很累,要注意劳逸结合。经营过程中,在人员足够的情况下,尽量把活儿交给店员,作为老板,你要考虑的是如何扩大经营,是否新增一个店面等。思想高度要拔高。”

……

3

在“郑老板”的“嘘寒问暖”中,许丽君的生活与工作回到正轨。当她再次从医院复查出来,脚步轻快了很多。因为医生告诉她,目前轻度抑郁症的各种症状已经消失。许丽君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郑老板”。

“恭喜你!”

短短三个字的回复,让许丽君的心里似吃了蜜一般。

“对了,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最近搭建了一个期货交易平台,从内部可以给你提供很多有用的信息,包你赚钱,我推荐亲戚炒了几次,小赚了几万。”

随之发来的还有两张截图。

“注册、操作都很简单,每次小投几万,回报率较高。人呐,不能只盯着实体生意,靠钱赚钱更简单,你知道那些金融大鳄怎么来的吗?很多就是炒期货。”

沉浸在喜悦中的许丽君不疑有他,在“郑老板”的带领下迅速地注册了账号。

从此,除了生活上的“嘘寒问暖”,“郑老板”又充当起了许丽君的赚钱导师。在他的指导下,仅仅一周多,许丽君就赚够了当月服装店的房租几万元。

尝到甜头的许丽君,在平台上的投入越来越大,但获得回报的周期却从最初的一两天延长到了几周。

就在最后一次投入近40万后,“郑老板”突然发来一则消息:刚赚了小几十万,我准备去外地学习了解下网络游戏,这是风口。所以近期不能及时回复消息,不过按照之前教你的,继续投,回报听说又有提高。”

……

可许丽君没有想到,“郑老板”去外地学习的第四天,她近一个月投了三次共200万元还没有收到回报,民警就来到了她的店里。

“不会的,他不会骗我的,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我对他印象很好。”许丽君还没有相信这场“嘘寒问暖”竟是一场诈骗。

4

“许女士,我们这次是接到了Z城另一位女士的报案,她的情况与你类似。诈骗分子先是通过微信与受害者建立信任,后通过搭建的虚拟期货平台实施诈骗。”

许丽君还是不敢相信。她问:“可是我看到过他的身份证和朋友圈,确实是他本人。”

民警有些无奈地说:“这是诈骗分子的手法,C市的确有这位郑先生,他名下也的确有一家酒类公司,从事酒、饮料与茶的销售。在当地,郑先生也算小有名气,不过,他的公司经营范围却不包含网络期货业务。”

“他们公司有近20多人,均以郑先生的身份注册有微信号,平时与受害者进行交流。他们背后是一家位于T市的软件公司在操作,整个诈骗活动实施过程中,他们非法获利近千万元。近期,他们公司已着手转行,从事网络游戏经营,企图用已骗得的数百万元资金,将自己‘洗白’,有几名员工正在外地学习。”

“这是我们在展开联合搜捕行动中得到的。”

直到“郑老板”与其他女性的聊天记录和抓捕现场照片摆放在桌子上,许丽君才勉强愿意接受民警的询问。面对照片与视频中那些年轻的面容,许丽君沉默了……

经过民警的耐心劝导,许丽君终于把这段时间与“郑老板”发生的一切讲了出来,同时提供所有聊天记录和平台转款记录。

又一次浏览“郑老板”的“嘘寒问暖”,许丽君内心五味陈杂。

在民警即将离开时,许丽君下定了决心,她告诉民警:“那段时间,和丈夫离婚,患上了抑郁症,是我人生的最低谷。但正是他帮助了我,让我渐渐恢复。这200万元,我承认被骗了,但我不后悔,我也认了。我不会报案!”

作者:晨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