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业大王”刘忠田被美指控逃避关税,怎么回事

商界新媒体 2019-08-05

一份长达53页的起诉书,把刘忠田和他的忠旺推进了“反倾销和反补贴”政策的熔炉中,忠旺是浴火重生还是跌入“美国陷阱”?真相有待厘清,博弈还远未结束。

10年前,中国忠旺在港上市,成为当时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融资规模最大的IPO,董事长刘忠田在晦暗的经济氛围中一跃成为中国首富。

7月31日,美国联邦监察官表示,洛杉矶大陪审团将刘忠田等以逃税和欺诈等24项罪名起诉至联邦法院,发出拘捕令,18亿美元的涉案金额创下了美国司法部门有史以来最大金额的关税相关案件。

置于中美贸易博弈的大背景下来看,此事显得更加意味非凡。

“复杂的金融诈骗计划”

7月31日,美国司法部网站公开发布的一份长达53页的起诉书中,联邦大陪审团将中国忠旺控股有限公司与该公司前董事长刘忠田,包括其他几名刘忠田的合作伙伴一共列为被告,指控他们共同行使了一项“复杂的金融诈骗计划”。

负责国土安全调查的助理特工杰里米·斯科特认为这是一个差点就成功的“雄心勃勃”的骗局。起诉书指控了忠旺的四宗罪。

一宗罪:逃税

在2011年至2014年期间,忠旺为了规避美国对挤压铝高达400%的惩罚性关税,将挤压铝点焊为免征反倾销税的制成品“托盘”,经越南、墨西哥等中转环节洗掉原产地身份后,输入刘忠田控制的美国公司。经过此番“伪装”与“腾挪”,忠旺公司逃避了约18亿美元的关税。

检察官称,这三年间至少进口了220万个类似的托盘。这些托盘并没有被出售,而是被储存在南加州的仓库中。

美方认为刘忠田计划在巴斯托建立一家冶炼厂,或者在新泽西州德莱尔购买一家冶炼厂,这样他就可以将铝熔化并以“大幅降价”在美国市场上转售,或因环境处理又或许可问题的阻挠,此事在最后关头被美方的特工发现,功败垂成,至今还有26万个“托盘”位于联邦政府拥有的一个缉获仓库中。

在《华尔街日报》三年前的报道中,一位律师给这些“托盘”做了一个大胆的推断:这是刘忠田给自己准备的退休金。当然,其后忠旺回应,根本没和这个所谓的律师打过交道。

二宗罪:欺诈

因为忠旺上市公司的身份,这些铝在刘忠田控制下期间公司虚假出售,却在年报中谎称出售给独立的第三方,欺诈性地夸大了忠旺的销售量和对美国的出口量,并欺骗了全世界的投资者。

第三宗罪:洗钱

刘忠田利用这样的方式通过空壳公司向刘控制的美国铝业公司提供数亿美元的资金。这些资金随后被转移到中国忠旺和其他空壳公司作为铝的支付。

第四宗罪:向海关提交虚假文件及共谋

根据《华尔街日报》8月1日的报道,检察官称,这其中大部分指控将带来每项最高20年的刑期,若连续执行,这220万个“托盘”可让刘忠田面临465年的牢狱之灾。

美方起诉书显示刘忠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同时也是美国永久居民。但此刻刘忠田或不在美国,中美两国在没有引渡条约的情况下,调查员称,可能需要透过中国国务院帮忙,这张拘捕令才能顺利把嫌犯刘忠田引渡到美国受审。

▲美司法部网站公布的起诉书(第二页)

▲《华尔街日报》报道

精心设计的诉讼时间

这份起诉书早在今年5月就已起草完毕,却选择在“坦诚、高效、建设性”的中美经贸团队第12轮高级别磋商刚刚结束后的时刻发布,很难让人相信不是刻意为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特朗普1号宣布关税再加码,从9月1日起将对价值3000亿的中国输美商品加佂10%关税,美方搅局的节奏掌控得刚刚好,毫不掩饰“围剿”中国的狰狞面孔。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很难解释为什么美国政府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将忠旺作为目标,不排除这是美国政府在向中国施压。”

在忠旺事件相关报道公布后,忠旺股价下泻20%,尽管忠旺方面回应称并未就指称的诉讼接到任何法律文书或通知,但此事无疑让公司发展,甚至整个中美经贸谈判格局挨了一记闷拳。

实际上,这并非忠旺和美国商务部的第一次短兵相接。早在2016年,《华尔街日报》就曾数次报道刘忠田意图逃避关税的问题。但当时美商务部尚在梳理所谓的“复杂策略”,调查刘忠田本人及其拥有的多家公司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彼时,美方怀疑忠旺将可以制造770亿个啤酒铝罐、占全球铝库存6%的铝材储藏在墨西哥沙漠中,等候机会出口到美国,以回避惩罚性关税。但均遭到了刘忠田的否认。

2017年9月,美国司法部对Perfectus铝业提起诉讼,声称它通过将非法进口的铝挤压成型产品作为成品,避免支付15亿美元的关税。美国声称刘忠田实际上是这家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的公司的老板。

进口产品一直撩拨着美国敏感的神经。据统计,美国政府在2016年对进口产品产品进行了332次调查,一年后进行了223次调查,以确定进口是否影响了美国的安全。而其中,中国是美国主要的调查对象。

2017年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对原产于中国的进口铝型材作出反规避调查终裁,裁定中国忠旺控股有限公司及其附属公司将涉案产品进行热处理后生产的5050铝型材出口至美国市场,从而规避了反倾销和反补贴措施,并且认定所有从中国进口(包括生产商、出口商和进口商)的经热处理后的5050铝型材产品均规避了反倾销和反补贴措施。美国商务部决定通告美国海关边境保护局,对2016年3月21日后所有进口自中国的铝型材暂停清算。

美方认为,通过廉价的电力和优惠的税收,中国铝产量提升,价格低廉,更多的铝材输往美国。外媒称,这些拿到了中国政府补贴的铝极大破坏了国内工业和全球铝价,美国在2010年,仅14%的铝通过进口,而2015年,这一比例达到40%。2000年,美国境內有23家铝冶炼厂,到2016年剩下5家还在运行。于是,美方举起了关税大棒,向中国铝课以400%的惩罚性关税。

两年后的今天,经过了漫长的调查,美方此次祭出一份53页长的起诉书,意图锁喉。后续的情况尚有待观察,到底是令人喷饭的泼脏水还是确有此事,我们都在等待最后的答案。

刘忠田的美国往事

今年55岁的刘忠田是辽宁辽阳人,1989年创办合成树脂化工厂并担任厂长,之后又创办了辽阳铝制品厂、福田化工、程程塑料等企业。

1993年,与香港威力旺有限公司合资,成立辽阳忠旺铝型材有限公司,在2008年,忠旺成为全球第三大、亚洲第一大铝型材企业,并于次年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也把刘忠田带上了中国大陆首富之位。

2001年4月,在忠旺还在建筑铝型材领域发展时,刘忠田曾拒绝过一次美国的“橄榄枝”。当时,全球第三大铝业--美国铝业公司曾出价4.5亿人民币收购忠旺全部股份,分批付款。但有个条件:刘忠田需要继续为忠旺工作3年。不愿给别人打工的他选择了继续自己坚持的事业,拒绝美铝,转向工业铝型材,跨国收购宣告破灭。

2016年8月,中国忠旺母公司忠旺国际旗下忠旺美国曾向位于克利夫兰的铝产品制造商爱励铝业有限公司的私募股权所有者发出收购提议,收购提议涉资23.3亿美元。若此笔交易达成,将成为彼时中国公司收购美国金属制造商的最大一笔交易。

但最终,奥巴马政府以这笔交易会直接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包括危害美国敏感技术的制造基础为由,拒绝批准该交易,忠旺的并购计划流产。

也就是从那年起,忠旺不断遭受来自美方的诘难,反常进口的大量铝制“托盘”,成了美国政府的质疑的起点。这些据称要被熔炼为工业铝材出售的“托盘”会不会熔炼掉这个铝业巨头和前首富,还有太多待解的谜团。

锐公司将持续关注后续发展。

作者:梁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