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天辰

《商界》 2019-09-24

中国人心中的酒,是一种整体的存在。存在于“唯有杜康”的唏嘘里,存在于“须尽欢”的得意时,存在于“今朝醉”的豪放里。只要我们一见相关的环境,就会想起某些具体的名字和意向,酒会把我们看见的一切卷入愉悦的诗境。

于是,酒对中国人而言,是与万古先贤交流的一种方式,时间和空间都没有的意义,内心开始苏醒,文化开始苏醒,本性也开始苏醒。

倾听长河

对于酒,世人是有一种共识的。

李白说: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国外也有类似的说法:微醺状态下,眼里整个世界的线条与光,就是对柔美的最完美阐释。

而以此展开了一个很有趣的哲学思考:我很遗憾,我不是另外一个人。但有趣的是,人发起饮酒的动作时,就是在塑造第二个自己。

实际上,我们在喝酒的时候没有那么容易达到这种极致的平衡,但我们喝酒,很多时候,就是在寻找那种,另一个我的状态下的快乐。

酒对我们内在的含义,是“自我倾听”——特别是在传统的中国文化中,“我”是一种被压抑的状态,君臣父子,都是站在他人角度的“我”。而文以载道四个字是压在无数文人的一座大山,借着酒,真正展示了“我”的诗人,才真正在历史长河中荡漾起了波光霞影,其中最鲜艳两道涟漪,一道是南山下的悠然,一道是花月间的舞剑。

“忽与一觞酒,日夕欢自持”、“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也许这两句诗,能回答哲学上的终极问题“我是谁”。

而酒更重要的是外在的社交意义,从酒出现的那天起,以酒会友便是理所当然的存在,它的本质是情绪饮料,是一款自带社交属性的产品。

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这是李白的《山中与幽人对酌》,其中最后两句是致敬陶渊明的“我醉欲眠”和“无弦琴”。这首诗和李白其他豪气冲天的喝酒诗不同,显得非常静美雅致。而“和朋友喝酒”的真正快乐,从来不是酒,而是朋友,酒是一种必须的载体——

每个人都有一些模糊的记忆,你可能不记得何时何地为何与朋友喝,但你一定能记得朋友是谁,记得当时欢乐的片段,记得彼此大声说话大声欢笑,记得相互调侃扶肩,穿过安静的夜,走过无人的街。

那时的你才是真的你,那时的“我”才是真的“我”,没有“周总”、没有“杨局”、没有PPT、没有KPI。

只有朋友,只有酒,和欢乐。

时代的酒窝

一个地方的民风,以史实为脊梁。

一个时代的变迁,以文化为脉络。

酒是极具社会意义的商品,酒文化的发展是时代发展的缩影。

新中国成立以来,社会稳定,经济得到了极大的发展,酒的社交意义无限放大。当时生产力落后、物质贫乏,酒,特别是好酒是一种稀缺品。在这样的背景下,酒文化开始变形,相信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长辈在教我们喝酒的时候,首先教的不是哪种酒好,而是“敬酒要压杯以表尊敬”,以酒窥人,尊的不是酒,而是人,取悦的不是自己,而是他人,在这个时代,酒的功能大多是“求人办事”。

步入新世纪之后,我们的生产力获得了极大的发展,人民平均素质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整个社会的认知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2016年,傅园慧那句“我很满意”走红,标志着中国人民大国心态的形成,十足底气孕育出平和心态,愈发平和、理性的社会心态更源于国家整体实力的增强。这些年来,中国在经济、科技、文化等领域发展势头强劲,也给国人带来了自信。“我很满意”的重点是在于“我”,这是一种自我肯定和文化自信。

在悄然间,酒文化也在发生改变,有些时代需要的是压低的酒杯,有些时代需要的是欢笑的酒窝。

遗憾的是,还没有一款产品能明确的传递这种自我肯定和文化自信,中国有很多酒,有的酒代表“贵”、有的酒代表“尊” 、有的酒代表“醉”,但没有一款酒,代表的是“我”,代表的是“欢乐”。

直到习水天辰的出现,给时代画了一个浅浅的酒窝。

悠然的欢乐

酒文化向“我”和“欢乐”的价值回归,背后是现在的时代与历史上的盛世遥相辉映,从这个角度去审视和判断,不是每种酒都能承载这样的文化内涵。

但习水天辰可以。

首先,习水天辰出自赤水河畔,有极为厚重的历史底蕴。从枸酱开始,赤水河已有两千多年的酿酒历史,这里是中国美酒环带重要的一级,是世界三大酿酒圣地之一,是无可复制,无法移植的全球性酿造业园区。赤水河水质好、入口微甜、无溶解杂质,所酿造出的习水天辰,醇雅而甘美。枸酱之于强汉,习水天辰之于现在,这是历史的偶然,也是历史的必然。

其次,习水天辰出自习酒,是黔派浓香的翘楚。与其他浓香白酒流派不同,黔派浓香吸收了赤水河酱香酒核心产区的酱酒工艺,其制曲温度高、发酵温度高、形成了独树一帜的黔派浓香工艺。黔派浓香的前驱物质丰富,酒体厚重、丰满,口感醇厚,回味悠长,而作为其中翘楚的习水天辰,既有先进的工艺保证,又有优质的原料来源。自1952年习酒厂开办以来,习酒的工艺一直走在行业前列,是习水天辰质量的保证。而赤水河丰富的地貌特征和丰富的物产,给习水天辰带来了优质的原材料。

更关键的是,习水天辰延续了习酒的“君品文化”,并赋予其新时代的解读,提倡一种雅致而悠然的生活状态,以愈发平和、理性去为人、处世、饮酒、会友,其本质核心是“文化自信”,人人如龙,人人如君子。在新的时代,大家对酒有了更加多样的选择,对酒所折射出的文化也有着越来越多元的认知,但所有的认知汇聚成河,总会有一个明确的流向,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会逐渐告别喝醉与酗酒,而迎来欢乐与自我,这种悠然的喝酒方式,甚至说生活方式正是习水天辰所倡导的。

酒开了,难道不喝吗?邀三五好友,寻一处夜色,就着小菜,对着月光小酌几杯习水天辰,不用压杯,亦不用喝醉,放下所有的面具,完美释放自我,用心与世界沟通,就让自己和酒融化在夜色里,融化在欢乐里。

远处静谧夜色,近处悠然酒香,这样的生活,不仅看上去很美,过上去也很美。

作者:《商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