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在芬兰钻了一周的垃圾堆

超人测评 2019-12-03

一个月前,超人测评的陈建国受芬兰外交部邀请,人模狗样地前往芬兰进行了一次友好访问。

为什么?不知道,但的确感觉有点飘。

提到芬兰,你能想到什么?圣诞老人的家乡?传说中的全民社交恐惧?还是总撺掇你往冰水里跳的芬兰航空广告?

落地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之前,建国也和你一样不知道该期待什么,直到第一天傍晚,真的被芬兰人从蒸笼般的桑拿房揪出来,跳进了零度以下的冰海里,建国才猛然意识到,这个遥远的北欧国家,远比想象中奇怪。

不仅如此,芬兰还拥有着全世界最成熟的可循环经济,以及令人「感到无语」的垃圾分类再利用技术。

虽然目前国内已经开始推行垃圾分类,明年5月起,北京也将实行更严格的垃圾分类政策,并且和建国同行的都是来自大陆、台湾、香港、新加坡的记者朋友,也算见多识广,但在访问过程中,大家却屡屡表达出了「羞愧」的情感。

为什么?下面就由建国为大家带来这篇——

10月底的北京还是薄外套的世界,而抵达芬兰首都赫尔辛基时,竟然下雪了,见不到雪的北方人激动坏了。

和想象中的北欧也很像,空气虽然凛冽,却格外的清新。虽然还不到下午5点,赫尔辛基的天却早已阴阴沉沉。

更不要提到了晚上,真的冷极了,体感温度零下六、七度,彻底断绝了夜生活的念想,只想老老实实躺在被窝里。

此行是由芬兰外交部安排的「智慧城市和可持续经济」主题媒体团,所以一周的行程被安排得满满当当。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要去见芬兰环境部的官员,出门时,依然天色阴沉。

来自四季如春的新加坡的记者忍不住说,本来出发前做好了充足的采访准备,现在到了赫尔辛基,满脑子只有一个念想,活下去。然而芬兰外交部的Hanna女士只是淡淡一笑,披上她薄薄的夹克告诉我们,这只是秋天,我的朋友们。

芬兰环境部的官员在介绍芬兰发展的新能源时,非常有自知之明地提到,对于他们来说,大力发展太阳能不太现实,「毕竟,你们也看到外面的天气状况了」。

但幸运的是,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我们却恰恰赶上了阳光灿烂的好天气,而也正因如此,才能开始理解为什么芬兰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

*比如在公园里爱的魔力转圈圈的天鹅*

在我差点相信芬兰的魅力就在于这样的岁月静好时,带队的Hanna女士又用谜之操作告诉我,想错了。

相信大家都听说过芬兰人腼腆,感情内敛,差不多人人都有社交恐惧,但奇怪的是,传说中他们却又特别喜欢大家脱光了混在一起蒸桑拿。

不仅如此,或许是芬兰的冬天实在太冷太长,很多人甚至会在家里自备一个小型桑拿室,朋友聚会或是家人度假,「坦诚相见」共蒸桑拿都是最受欢迎的环节。

在芬兰的第二天,我们也被直接拉到了公共桑拿房,男女混蒸,不过是要穿泳衣的。

桑拿室分两种,一种是普通桑拿——

一种是烟熏桑拿,整体温度要比普通桑拿高很多,我在里面坐了会儿,有种脸在融化的错觉——

芬兰人蒸桑拿真的很硬核,我们觉得温度差不多的时候,总有人不满足,两三勺水地往桑拿石上浇。坐在一轮又一轮蒸腾的水蒸气里,感觉自己像一笼包子。

但这还不算什么,最硬核的是,芬兰人的桑拿不只是蒸这么简单——蒸好了要往冰水里跳,不跳白蒸。深谙中医理论的这一团记者忍不住想问问为什么,Hanna解释说,芬兰人相信这有利于促进血液循环,增强记忆力(?)。

我们去的这个Loyly桑拿房外面就是大海,天渐渐黑下来,气温也慢慢降到零度。秉持着「来都来了」的精神,我决定拼了。

在温度超高的烟熏桑拿蒸了15分钟后,我进行了第一次尝试,还没跑到海边就冷下来了,海水刚没过膝盖就冻得放弃了。毕竟零度的天气,几乎光着膀子在外面跑,还要扎进冰海里,是不是疯了。

又试了一两回之后,身体好像慢慢适应了这种高温低温之间的来回切换,也有可能是冻过劲儿了,总之终于成功下水「冬泳」。

现在想想,桑拿、重金属乐这些看上去「极端」的娱乐内容,似乎完美消化了害羞的芬兰人释放情绪的诉求。而这种喜欢追求极点的习惯,也不仅仅体现在这些方面。

蒸完桑拿那天晚上,我们和赫尔辛基市政府的官员一起吃了晚餐。一边大嚼驯鹿肉,一边听说了一件新奇的事。

她说,之前政府做过调查,发现赫尔辛基市民最关注的两大问题,一个是假新闻,一个就是环保。

在同属首都大区的埃斯波市(ESPOO),市政府的官员有着相似的调查结果——市民最关心的问题是环境,以及人与自然的关系。

而这,其实也是这一周时间中,最困扰我们这些记者的问题。在国内刚刚开始政策推行垃圾分类这种最基础的环保举措时,很难想象在地球另一端,人们最关心的问题不是温饱,不是就业,也不是经济形势、行业风向,而是环境保护。

并且在芬兰,环保也的确不仅仅是说说那么简单,比如埃斯波市,2016、2017连续两年被评为欧洲最可持续发展的城市;比如小城拉赫蒂(Lahti),已经实现了垃圾95%的回收利用,相当于本地区生产的几乎全部垃圾,都能找到再利用的方式;比如芬兰承诺要在2035年实现碳中和,指的就是整个国家在一定时间内直接或间接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要通过植树造林、节能减排等形式抵消。

而我,听了这么多年的可持续发展,但说实话,完全不明白什么才算可持续。

在阿尔托大学的学生公寓里,我看到了芬兰人是如何进行垃圾分类的,竟然出奇简单。

所有公寓的厨房里都会配有一个推拉门,专门用来垃圾分类。

另外还会按回收要求进行纸制品,以及易拉罐和饮料瓶的分类。

而收集到一定程度后,就可以将这些垃圾送到公寓附近的垃圾回收站进行回收。

而这样的垃圾回收站,不仅学生公寓里有,根据芬兰政府的规定,所有公寓楼在建筑之初,都要将垃圾处理站的设计包括在内。

而独栋房屋的住户,自行决定购置哪些类别的垃圾桶(大多数人会选择生物垃圾或是能源垃圾的垃圾桶),其余类别的垃圾则在分类后,自行带到附近超市的垃圾处理点处理。

而为了鼓励垃圾分类回收的行为,每回收一个饮料瓶,都会从机器上得到相应的返现,可以拿到超市收银台进行兑换。

值得一提的是,这套饮料瓶回收设备的公司,两个大股东分别是芬兰的两大饮料公司,平时是竞争关系,但在环境保护上,却能相互合作,令人感概。

上面都是常规操作。又关心环境又爱发明又不差钱的芬兰人在垃圾回收上还有一些令人啧啧称奇的骚操作。比如下面这个大家伙

作者:垃圾女孩陈建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