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汽车幸存指南:干别人看不上的活儿

商界新媒体 2020-01-15

2019年,全球车市跌入“低迷黑洞”,中国市场更是“重灾区”。越来越多的主机厂、供应商、经销商和所有汽车行业相关的人,陷入困境。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场汽车行业大洗牌即将爆发。

文/ 赵春雨

“汽车坟场”被曝光。

浙江嘉兴万民村的一片农田中,荒草丛生,里面停放着数百辆被弃置、无人看管的共享汽车,被当地的村民称为“汽车坟场”。除了嘉兴,浙江杭州、桐庐,以及山东、重庆、厦门等地也出现了类似的共享汽车“坟场”。

其实“汽车坟场”只是共享出行行业诸多问题的冰山一角,研究机构预测共享出行市场规模高达300~500亿元/年,但迄今为止能够实现盈利的共享汽车企业屈指可数。

2017年起,共享汽车公司破产倒闭、用户押金难退、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不时发生。友友用车、EZZY、麻瓜出行、car2go等公司相继停止运营或倒闭,这条赛道上的玩家正在快速减少。

“2019年,我们在25个自营城市、29个加盟城市实现盈利。”去年10月23日,首汽旗下的GoFun出行(以下简称:GoFun)CEO谭奕公开透露,GoFun已经实现部分盈利。

GoFun是怎么做到的?

再次走进市场

“兢兢业业,小心翼翼,扣扣索索。”

谭奕用了几个词来形容GoFun过去的几年。

共享汽车幸存指南:干别人看不上的活儿

他曾经是个不折不扣的快消人。1994年开始职业生涯,履历光鲜,服务过利洁时和可口可乐。在利洁时期间,在杜蕾斯这个不能在传统渠道打广告的品牌的情况下,谭奕通过探索数字化营销,帮助杜蕾斯在电商渠道获得了巨大成。

再后来进入电商行业。外企经验加上对互联网的深刻洞察,让他对互联网的未来趋势有着精准的判断和独到见解。

而在剑桥读EMBA的两年则是他人生观和价值观转变的重要节点。他意识到互联网能够极大赋能中国的传统产业,能做的事情有太多太多时,他结束了“打工”生涯。2016年,谭奕以合伙人身份加入GoFun,担任COO。

在谭奕看来,共享出行行业具有相当大的挑战,而他这个人喜欢挑战,也享受挑战带来的成就感。

他告诉《商界》记者,选择GoFun有两点,一是拥有首汽几十年来的出行服务基因,依靠国企背景可撬动资源;二是在市场化运作下,可以摆脱了束缚,有创业公司的高执行力和互联网公司的人才和知识储备。

GoFun所在的是一个“‘传统+’产业”的领域。其所属的分时租赁是一个重资产、重线下、重运营和重资金的行业,就像To B行业一样,需要长期的耐心和耐力,并不能在短期内具备几何级当量的爆发力。

“放眼共享汽车行业,如何打造可盈利的商业模式,大家都还在探索期,而GoFun将是最有机会成功的一个。”在GoFun,谭奕花了16个月,从COO升任CEO,开始真正领导这家公司。

说完了谭奕,再说说共享汽车。

共享汽车的故事要从2014年说起,在全民创业的风口下,共享汽车也被卷入。PP租车、凸凹租车、友友租车等纷纷成立,一年时间累计获得超过1.2亿美元投资。

是什么吸引资本、创业者这样前赴后继?

共享,是未来出行方式的代表模式。而在产品上,用户租期选择灵活,比出租车和网约车的价格偏低。租车流程简单,全程在线化方便快捷。这都具有足够的诱惑力。

2015年,B2C模式的分时租赁取而代之进入市场。不容忽视的是,这是一个门槛极高的行业,重资产、重运营、重技术。据媒体统计,到2016年年底,全国有超过370家共享汽车平台,投入运营的超过100家。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汽车共享出行覆盖全国35%人口,渗透率达到15%,相当于在所有小汽车出行里程数中,有15%的里程由汽车共享出行完成,“共享而不是拥有”已成为一种新的生活风尚。

从世界范围来看,我国汽车共享出行发展水平远超美国,尽管美国新能源车、自动驾驶技术和出行平台发展均较为成熟,2020年美国汽车共享出行渗透率仅为3.5%左右,2025年超过10%。

但这个风口的兴起,一半是因为商业机会,另一半原因是:为了新能源积分,各家主机厂上马大量新能源汽车产能,这些产能难以消化,就流向了共享汽车行业。

更大的问题在于,数百家公司里,懂运营的人少得可怜,有些公司甚至是“投机式创业”,纯粹等资本接盘,没几个人关心运营成本和盈利模型。遇上大环境变冷,大批公司停止运营就不难理解了。

谭奕向记者坦言,最难的事情,是绞尽脑汁去思考,哪些细微的成本可以降低,哪些决策可以让公司少亏本,甚至盈利。

“这三年,我们就干了这些大家都看不上的活儿。”

初心不改,野心外漏

谭奕告诉《商界》记者,每一辆GoFun的车,或者后期准备从主机厂代销的车,都会使用自研的车机T-Box。并且将这辆车产生的数据,进行分类,做成数据库,比如消费者平时用车的习惯、用车损耗、维修次数、零部件更换、用户反馈……

这件事情,GoFun坚持了3年。

这需要长期的投入,还需要自己建立软硬件团队,测试不同的车型,是一块不小的成本。但GoFun反而通过这件事,降低了运营成本。

谭奕说,汽车维修行业的水很深,共享汽车企业的维修成本占到总运营成本的50%以上。有了车机的记录,一辆车维修流程、所需配件、维修价格全部可以标准化,没有灰色空间。这是GoFun做车机的初衷。

有了车机之后,GoFun还能了解每个用户的驾驶习惯、出险次数,每起因用户引起的故障都能追责到人——依靠这个功能,GoFun成功把商业保险转化成了个人的分时保险,公司只需要承担交强险。

“你上了商业保险之后第1年还好,第2年发现保险公司不跟你玩了,为啥?因为赔付率太高了。”

“这么便宜的车,一年的保险溢价30%、50%,甚至100%。比如一辆3万多元的车,一年的保费是17,500元。”

一个小小的车机模块,让GoFun的维修成本下降了50%,保险成本下降了25%。这看似是一个简单的创新,背后却是对成本结构的精准分析。

在未来,车机记录的数据,将显现出长尾价值。目前,已经有数家主机厂正在和GoFun达成合作,在部分车型中内置车机。

谭奕的野心不止于此,“其实,成为一家汽车资产管理平台才是GoFun的终极目标,但这是一个难度系数很高的行业,上升速度不会很快,还需要时间。”

学会取舍,降本增效

目前,GoFun出行已经覆盖80余座城市,采用“一城一策”的城市布局策略,并且谭奕还表示,今年将从4万辆车扩展到十几万辆车。面对这种高频率的扩张,GoFun该如何把控?

在车源方面,GoFun采取“自营+加盟”的方式扩张。截至目前,车辆的自营、加盟各占一半。在40个自营城市中,厦门、北京、佛山、广州等25城已实现盈利;在40个加盟城市中,南充、遂宁、达州、广安等29个加盟城市实现盈利。

同时,加盟比自营更快实现盈利。因为自营是试验田,为加盟试菜单。另外,自营城市的运营商通常已在业内运营多年,已有客户资源、维修服务等软硬设施。而自营城市,都是从零开始,初期投入成本较高。

之前,GoFun也毫不避讳地承认,还有一些城市离盈利有着距离,比如杭州、深圳、武汉、重庆。“但这些城市也快盈利了。我们进入重庆的时间还很短,但到现在毛利率已经有了78%的提升。”谭奕说,“现在投资回报周期缩短了。以前做得好的城市,一年半、两年才能盈利。现在有些城市差不多5个月就打平了。”

车市寒冬,传统汽车4S模式已面临极大冲击,去年1月~11月 全国汽车销量同比下降9.1% 。随着汽车行业的寒冬越来越难熬,也有很多主机厂上门合作,开始加盟。

同时GoFun还向私家车主抛出橄榄枝,可以将闲置车辆进行闲时托管,“以车养车”赚取额外收益。间接通过GoFun来让车“动起来”,而不是停着贬值。

共享汽车幸存指南:干别人看不上的活儿

在人工成本方面,GoFun改善了各网点维护人员的用人制度,在2019年推出了“众包”服务,从而推出了一款抢单软件—GoFun众包。用户可通过接单完成GoFun平台的车辆清洗、调度等任务并领取报酬。仅需注册后,通过实名认证与技能培训考试即可正式成为GoFun众包App的成员。这也是利用社会闲置劳动力的妙招。

谭奕告诉《商界》记者,在这些人中,IT工程师占30%。剩下70%包括货拉拉司机、外卖员、快递员和一些白领。

面对市场竞争力的加大,用户流失率也在上升。谭奕开始调研,结果发现,大部分用户的流失都是因为车不够清洁,体验感差。他开始想办法,在保证公司“活”下来,降低成本的情况下,通过一些手段去提升用户体验。

就这样,华为走进了他的心。

借助华为的基础能力包括算力、云服务、大数据,赋能GoFun的所有业务,提升业务水平和效率;采用AI技术,在上车前拍照上传至后台,既保证使用者的权益也给予公司有效的数据。

同时,GoFun也将出行行业的数据,各个端口提供的数据将汇聚在云平台,用来赋能华为,帮助华为深耕出行行业,提供平台实现场景落地。

“这三年里,您认为哪件事最难?”

“没有难易之分,每件事都一样难。”采访当天,谭奕不变的回复。

闲聊间,谭奕说了件“后悔事”。去年,他处理了13000辆老电车,而当时购买时,是他做的决定。面对亏损处理和上级的质疑,他也是硬着头皮。

“当时也没有预测到,用户所需车的里程更新那么快,要不也不会采购13000辆。但如果不处理,他们将永远成为资产和运营当中是一个负效应。”

寒冬过后,定是暖春

“去年,我们的分时租赁模式基本上已经实现营收平衡了。如果从租赁收入来看,没平。但如果算广告费、数据收入等非主营业务收入,已经平了。” 谭奕半得意地以厦门和北京举例。

厦门的营业利润率最高。北京,则用了一年的时间从巨亏进入到首批的盈利城市队列。

另外随着5G技术的研发,也带给共享汽车很多便捷。前年开始,GoFun出行就对外展示了其在无人驾驶领域内的重要突破,自动驾驶技术已被成功应用于量产车上,实现了自动泊车、编队调度和高密度停车等功能。在2019年,GoFun与百度合作,实现了自动泊车在百度园区内试运营。

对此谭奕告诉《商界》记者,当行业走出同质化经营的野蛮发展期,用户对共享出行有了更精细化和个性化的体验需求。需要用高品质服务守住用户,用更精细化和个性化的服务不断提升用户体验。自动驾驶技术是GoFun出行运营智慧的重要体现,融入此技术,用户体验将得到本质性提升。

另外谭奕还表示,区块链技术对共享出行行业帮助非常大,因为这个行业没有征信系统。当区块链技术出现后,我们的第一反应是它可以快速记录用户行为和数据存证,逐渐形成良好用户体系。同时,还可掌握完整且真实的车辆信息,既然上链了,那么行车记录、维修记录都将不可篡改。当GoFun有足够有多存证信息时,还可以反向输出给金融公司、保险公司、二手车公司等等,赋能行业。

与之相应车的后市场服务,也需要做起来。包括售车出行包,安装GoFun的车机,可以降低它的购车价,并且也支持“托管”服务,这其实慢慢地也把经销商就盘活了。

从重资产转向轻资产,从分时租赁商转向出行平台,从传统汽车服务转向科技公司。更简单点说,就是GoFun做平台,这有点像淘宝。

不同的是商家们在淘宝上卖货;拥有闲置车辆资源者在GoFun出行上出售汽车的使用权。GoFun也将这个模式称为“ GoFun Connect”。并且还推出“GoFun connect”全新体系,向社会提供车、人、服务全链接的无司机共享汽车服务。

行业专家也表示,“共享汽车平台积累的出行大数据,恰好可以成为无人驾驶发展的催化剂。二者的结合将使汽车行业发生深刻变化,包括汽车主机厂、共享出行企业、无人驾驶平台、汽车金融保险以及汽车后市场在内的整个行业将完成一场生态重构,共享汽车已经成为无人驾驶技术落地的最佳途径。”

寒冬虽然有点久,但过后一定是春天。

 

作者:赵春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