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影协呼吁减免租金,这招能救影院吗?

犀牛娱乐 2020-02-13

再过一天,全面停工大半个月的横店影视城就要逐步复工了。

尽管疫情之战还远未结束,那些顶着巨大资金压力中止拍摄的剧组们终究是盼来了一个好消息。

遗憾的是,这次复工仅涉及了影视行业上游的少数人,片方、宣发、后期,还有处于行业末端的无数影院,疫情一日不止,头上的焦虑便不会散去。更何况,其中的很大一部分影视人,恐怕根本等不到复工的那一天,就已经成了被裁员的一份子。

在这样严苛的生存环境下,各地影院也纷纷开始“求救”。日前,北京电影协会、贵州电影放映行业协会、福建省电影家协会等机构,发布声明呼吁疫情当前,物业减免电影院房屋租金。

声明称,疫情期间,电影院属于人群密集场所,随着春节档多部影片撤档,影院已经暂停放映活动,占电影院全年营收三分之一的第一季度损失巨大,希望大家守望相助,共渡难关。

影协所言损失并非夸张,对于电影行业而言,每年的春节档称得上是全年最重要的档期之一。此次春节档电影全面撤档和全国影院暂停放映所造成的影响,少则损失影院全年近三分之一的营收,而对于一些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的小影院而言,单是春节档收入归零的损失已经占了原来全年营收的大半。经此一役,恐怕难逃倒闭二字。

以2019年春节档为例,根据灯塔专业版数据,2019年除夕至初六总票房达到59.05亿元,占全年票房641.49亿元的超过9%。2019年第一季度总票房约为186.19亿元,而截至发稿前,2020年累计票房仅有22.43亿元。

目前,继春节档影片撤档后,2月计划上映的所有影片也均已撤档,即便疫情能够在3月得到良好控制,电影复映的可能性仍非常渺茫。另一个不确定因素是,在电影市场恢复正常运转后,观众仍可能会心有余悸,电影市场最快也要在4-5月完全复原。

此次与03年非典最大的区别,便是在于影响范围的广泛。2003年仅是以广东、北京为代表的疫情重灾区影院受到较大冲击,其余大部分地区的影院能够基本保障正常营业。且当年尚处于电影厂制度和产业化的过渡阶段,并未全面开启电影市场化,没有春节档这种头部影片集中上映的大档期,全国影院数量也相对有限。

这次的疫情却直接导致整个电影市场的运作被中止,特别是还赶上了决定一些影院全年生存状况的春节档。可以肯定的是,今年这场疫情对电影市场的冲击程度,绝对远超03年非典。

大部分影院难扛疫情“寒潮”

对于这几份呼吁减租的声明,尽管大部分人都在同情影院的境遇,一些网友却有不同意见,我们在相关微博的评论中看到了不少像“票房十几亿的时候也没见分红给租主”、“那房东损失的钱谁出,电影协会出么?慷他人之慨有意思么”、“为啥要降租金?有大热电影上映时也不见影院降低票钱啊,大热电影的票钱不都是蹭蹭往上涨么,也不见他们给房东分钱啊”之类的回复。

影院真像部分网友眼中那样“血厚”吗?我们不妨来算一笔账。

根据我国现行的电影票房分账规则,刨除5%的国家电影发展专项基金和3.3%的营业税这两项固定支出后,在剩余91.7%的净票房中院线和影院可共同获得50%-57%的票房收益,其中影院方最多可占到50%左右的收益,但大多情况下基本没有影院能够达到这一标准。

虽然收入微薄,影院的固定投入却不能少。此前,我们曾在文章中估算过全国影院的硬性支出,此处暂且抛开人工成本,只看租金部分。

由于万达院线依托万达广场而建设,租金计算方式特殊,可将国内院线分为万达院线和非万达院线两类来计算。根据万达电影2018年年报资料显示,其租金+物业全年费用为4733.61万元,这样算下来单季度的租金及物业费用约为1200万元。

非万达院线以金逸院线的数据为例,其2018年的租赁费+物业费为6223万元,这意味着一个季度的相关费用约为1555万元;按照金逸影视直营店的票房占比2.5%计算,非万达影院的租赁费+物业费估算为5.35亿元。

两者相加,初步计算出仅全国影院单季度的租赁费+物业费开支就高达约5.47亿元。加上高昂的人工、设备租赁和水电、物料等成本压力,对特殊时期零收入的影院无疑是双重打击。除了少数高营收的影院外,大部分影院都面临着巨额亏损。

我们发现,在灯塔APP的数据中,2020年的影院数量出现了自2014年以来的首次下滑,数字变为11060家,较2019年下降了301家。或许在我们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影院倒闭潮已经悄悄开始了。

谁能救影院?

事实上,对于各地影协呼吁的减租,已经有部分企业做出了减租、免租让步。其中,万达广场将对全国323个购物中心实行从1月25日至2月29日,为期36天的租金及物业费全免政策。

保利商业、大悦城控股、红星美凯龙、龙湖集团、新城控股、华润置地等购物中心的地产房东,也先后推出了阶段性减租、免租、免物业费的政策。

不过对于很多影城来说,现阶段的有限减免优惠仍是杯水车薪,因此部分声明中特别强调了希望广大物业业主给予影城第一季度租金减免的优惠。

部分网友对此感到有些不满,去年春节档和《复仇者联盟4》的高票价事件已经引发过网友众怒,当时很多观众都表示票价难以承受。无难时影院赚得盆满钵满,有难时影院又希望房东帮忙,那么房东的损失又由谁来承担?有网友调侃道“物业也犯嘀咕了,啥时候也能有福同享,别只灾难临头才想起要共克时艰患难与共啊。”

而另一边,各地影院也在尽自己所能积极自救。如某地区的万达影院推出了内含3张电影票和一份零食套餐的限量“观影套组包”,用提前销售电影兑换券的方式来渡过难关。还有多家影院开启了线上销售卖品减库存的活动,尽力降低损失。更有甚者,据我们了解,现在不少影城经理都当起了微商,提前“转行”。

某网友的留言建议也不失为一个中和减租、免租的好办法:“我觉得这一两个月可以只交一半,然后经济完全恢复后,再把现在少的一点点补上。”

不过,虽说办法总比困难多,对于那些本就是负债经营的影城而言,即便解决了租金问题,仍有银行贷款压在肩头。疫情在这些影城面前,不过是一根导火索,恰好引爆了悬在它们头顶多日的那颗炸弹。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国内影院的生存危机也是老生常谈的一件事了。经历了几年的盲目扩张潮后,国内影院、银幕增速明显放缓。与此同时,尽管市场大盘在稳步攀升,观影人数却没有显著上涨,全凭抬升的电影票价吊住一口气,各地影城亏损率居高不下。

2018年,完美世界宣布以约16.6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剥离院线板块的业务,曾经的院线巨头星美因债务危机遭遇大规模闭店潮。同年年末,国家电影局下发《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宣布放开成立电影院线的申请资质。

在并购潮退去后,国产院线也进入了等待洗牌整合的“后竞争时代”。而众多苟延残喘的影院乃至院线,等待他们的,无非是被合并或是等待消亡。

这场疫情,最终会成为那些影院走向既定结局的一针催化剂。

作者:小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