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凡、陆兆禧、李一男……企业“太子”难当

商界新媒体 2020-04-26

企业接班人是中国商业永恒的话题之一,层出不穷的“太子”人选便是这一话题的产物。

文/ 郑 栾

去年4月3日,美团创始人王兴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一篇文章,名为《人物观察:黄峥的100种偏执》。

王兴在转发时说,“接下来几年,看拼多多的黄峥和淘宝/天猫的蒋凡这两个非常聪明的人如何较量,应该会很精彩。蒋凡要是能赢这一仗,那就是当之无愧的阿里CEO接班人,如果他有兴趣干这活的话。”

蒋凡,现任淘宝、天猫、阿里妈妈事业群总裁,天猫法定代表人以及董事长兼总经理。可以说是阿里管理层中地位仅次于张勇的人。

但王兴的吃瓜愿望恐怕要落空了——就在这条朋友圈发布的1年后,疑似蒋凡妻子的微博公开警告号称“网红经济第一人”的张大奕,“再来招惹我老公我就不客气了”。

4月18日,蒋凡在阿里内网发帖,就网络传言带来的不好影响对公司和同事道歉,并请求公司对自己展开调查。

这几乎是直接承认了与自己有关的丑闻。众所周知,阿里最重视的就是企业文化与价值观,以卫哲事件和月饼门的前车之鉴,蒋凡恐难再承担带领淘宝与拼多多直接对抗的角色,甚至可能像曾经的卫哲一样黯然离开阿里。

吃瓜群众不禁感叹:又一个太子倒了。

在中国商界,舆论喜欢将大公司里进入管理层关键位置,有机会成为下一代决策者的年轻才俊称之为“太子”。但耐人寻味的是,无论是“联想太子”、“华为太子”还是BAT“太子”,都很难熬到“顺利接班”的那一刻。

可谓是良将易求,太子难做。

蒋凡,阿里第三人

“阿里太子”“总裁夫人”“网红小三”……这些字眼助推蒋凡事件成为了中国互联网最高级别的“瓜”,就算是公关能力数一数二的阿里也难以消除其影响。截至目前,阿里的股价较上周五收盘时下跌超过2%,市值跌去了900亿港元。

究其原因,投资者担忧的恐怕不是事件本身,而是阿里启动内部调查可能带来的内耗,蒋凡与张大奕为股东的如涵控股之间可能存在的利益输送,以及在淘宝和拼多多血战正酣时的临阵换将。

有消息称,阿里集团CPO(首席人力官)童文红在阿里内部论坛回复蒋凡的帖子时表示,蒋凡由于个人家庭问题没处理好,而严重影响了公司声誉,要认真反思,也应该向大家道歉,对于相关传言,公司会正式成立工作小组进行调查。

蒋凡是他这个年龄段里精英中的精英——复旦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在谷歌中国工作过。在谷歌中国,他还和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做过1年同事。

后来,蒋凡离开谷歌中国,创立了移动开发者服务平台友盟,获得了李开复的天使轮投资。2013年,友盟被阿里以8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蒋凡成为一名阿里员工。

和那些公司被收购的创始人一样,实现了财务自由的蒋凡一时间感到无所适从,准备待一段时间就离开阿里,但张勇亲自到办公室挽留他。此后,蒋凡在张勇提出的“all in无线”战略中成为他的得力干将。

2014年,时任阿里COO的张勇提拔了一批80后并委以重任,85后蒋凡就是其中之一。在张勇的选拔标准中,“功成名就,财务自由”很重要,前者表示能力得到过证明,后者意味着做事不为升职加薪,而是“觉得有意思”,心思纯粹的人才能干大事。

在蒋凡的带领下,手机淘宝DAU从3000万到6000万,到了2015年,这个数字变成了1.1亿;淘宝交易无线占比从百分之十几,增长到80%以上,当年双十一淘宝移动端销售额首次超过PC端。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异常火爆的淘宝直播,其概念也是由蒋凡提出的。也许就是这条线,让他得以与张大奕相识。

有传闻称蒋凡办公不用电脑,几乎所有工作都在手机上完成,对手机的熟悉也帮助他成为了阿里巴巴全面转型无线时代的急先锋。

“all in无线”战略的成功让张勇得到马云的赏识,成为阿里新一代决策者,而蒋凡也被视为了下一代热门人选。

2019年,在阿里没有花名的蒋凡成为阿里巴巴最年轻的合伙人,此时他刚刚加入阿里巴巴5年,这是成为合伙人的门槛。

有媒体报道,在马云宣布辞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职务之后,阿里内部实质上的汇报顺序已经变成,“首先做出决定的是逍遥子(张勇),然后看情况是否交给马总,再然后就是蒋凡。”

阿里“太子”频更迭

在封建社会,真正的太子之所以难做,是因为既需要展现出自己的能力,又不能对皇帝的地位有一丝威胁,还要品行端正。蒋凡前两条都做的不错,可惜栽在了美色上。

在蒋凡之前,还有数位阿里员工被视为“阿里太子”,第一位是阿里巴巴的2号员工孙彤宇。至今,孙彤宇直接从淘宝网总裁的位置卸任,被送外海外学习,仍是一桩悬案。

有人说是孙彤宇功高盖主,也有人说马云要重构淘宝,作为“淘宝之父”的孙彤宇舍不得改变。

作为阿里巴巴的首席人力资源官,孙彤宇的妻子彭蕾提前知道了这一决策,但她没有对丈夫透露,这导致夫妻二人生嫌隙,后来离婚又复婚。

孙彤宇离开后一个月,淘宝商城建立,两年后,更名“天猫”,成为阿里的核心业务。

孙彤宇之后,陆兆禧又被媒体视为马云接班人。2013年,马云卸任阿里巴巴CEO,陆兆禧便是他的继任者。

可惜陆兆禧勤勉有余,眼光不足。他用来寄望抗衡微信而打造的来往成为阿里历史上最失败的产品之一。

还有一位“太子”和蒋凡颇为相似,同样是收购而来的空降兵,同样高速进入阿里合伙人之列。他就是俞永福,UC的前董事长和CEO,在联想工作过6年。和蒋凡的友盟一样,UC也在阿里上市前的一大拨并购名单中,但价格要高得多,43.5亿美元,其中以阿里的股份为主。

俞永福被马云委以重任,将无线事业群和当时马云最重视的文娱板块交给了俞永福。但整个文娱板块中,除了UC外,阿里音乐、阿里影业、阿里游戏等业务的发展都不尽人意,几乎全部沦为对手腾讯的陪衬。

2017年11月,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发出内部信,宣布成立eWTP投资工作小组,由俞永福担任组长。俞永福同时辞去阿里大文娱董事长、大文娱及高德总裁,并出任高德董事长。

内部信称,今后俞永福将主要致力于eWTP合作伙伴生态圈投资和高德战略方向的把握。

最终,成功打造“双十一”,并带领阿里成功转型进入移动时代的张勇,成为真正的接班人。从这个意义上看,张勇之于阿里,和张小龙之于腾讯同样重要。

从BAT掉队的百度,不正是缺少了这样一台“第二引擎”吗?

科学的权利过渡,比“太子”更重要

巧合的是,被称为“百度太子”的李明远,在百度平步青云时,依仗的也是移动端业务。

2004年李明远以实习生的身份加入百度贴吧,后来成为百度贴吧的第三号员工与首任产品经理。2009年底,李明远离开百度加入UCWeb,任产品副总裁。

两年后,李明远回归百度,因其在移动产品方面的贡献,30岁时成为百度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

李明远的“太子”地位,不仅有媒体吹捧,还有李彦宏的“官方认证”,李彦宏曾表示李明远是“百度自己培养起来的年轻管理者”,对李明远给予了极高的信任。

2016年的百度世界大会,负责百度最重要的移动业务的李明远并未上台演讲,这被外界视为李明远可能离开百度的征兆。

随后,百度的一封内部信宣布:李明远在投资、收购和游戏合作上涉嫌经济问题,主动引咎辞职并被批准。

“太子”触犯公司规章制度甚至法律,最终引咎辞职或锒铛入狱的事件亦屡见不鲜。

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曾经被视为“联想太子”,被柳传志破格提拔为联想集团企业发展部的经理,随后却因为挪用公款被柳传志送进了监狱。

出狱后,孙宏斌找柳传志认错。也许柳传志确有歉意,便投给孙宏斌一笔资金,创立了顺驰公司,从此东山再起。

能被称为“太子”,当然都是人中龙凤。比起上述人物,曾被称为“华为太子”,后来创立小牛电动的李一男,履历显得尤其耀眼。

李一男15岁考入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毕业后加入华为。两天时间升任华为工程师,半个月升任主任工程师,半年升任中央研究部副总经理,两年被提拔为华为公司总工程师/中央研究部总裁,27岁成为华为副总裁。

当时,有华为内部员工称,“李一男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华为的发展方向。”

但李一男在3年后离开了华为,创立港湾网络,成了华为的竞争对手。2006年,华为以17亿元收购港湾网络,36岁的李一男回归华为。

重回华为,李一男仍然是副总裁,但实际权力和地位已和之前大相径庭。

在华为煎熬了两年,李一男辞职,先后任职于百度、中国移动和金沙江创投。后来,他在梅花创投创始人吴世春的游说下加入牛电科技。

2015年6月1日,小牛电动车的发布会上,李一男说:“你要问我心里疼不疼,真疼啊!但是我想,谁没有在年轻的时候经历过彻骨的疼痛呢?但只要有足够的任性与执着,即便是到了我这样的年纪,依然有无限可能。”

谁也没有想到,发布会第二天,李一男就被警方带走,因为在金沙江创投时的内幕交易服刑2年半。由于服刑的经历,李一男不能担任公司高管,但是还是牛电科技的最大股东。

众多大公司中,唯有腾讯的“太子”任宇昕坐得最稳。

任宇昕2000年从初具规模的腾讯加入初创的腾讯,并带领腾讯游戏从萌芽发展成中国游戏行业的巨无霸,游戏为腾讯贡献了巨量的利润,并成为腾讯不断发展的钱袋子。

当然,也有人说张小龙才是腾讯真正的“太子”。但实际上,马化腾只比任宇昕大4岁,比张小龙还要小2岁,目前的马化腾看起来没有任何退休的征兆。

因此,腾讯“太子”看起来更像是媒体和舆论造出来的概念。

企业接班人是中国商业永恒的话题之一,层出不穷的“太子”人选便是这一话题的产物。那些在大公司中做出突出贡献,接手重要业务的年轻管理者,很难让好事者不去猜测。

但无论是合理过渡的阿里,轮值CEO的华为,还是徐雷火速接班的京东,都显示出一点——随意猜测大公司的“太子”并没有多大意义,每个公司都会有自己的权力过渡模式。

这并非一个“太子”可以概括的。

 

作者:郑栾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