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富”得流油到“负”得流油

商界新媒体 2020-04-26

石油有多宝贵?它是经济之基,是现代社会赖以生存的“血液”。如今,石油:我太难了。

2020年,注定会被载入史册,“黑天鹅”事件牵动全球经济。

3月30日,国际油价跌破20美元,一度触达19.92 美元/桶新低点。这是自2002年2月以来,18年时间里,国际油价首次跌破20美元/桶。

然而这个月,受美国石油市场供应严重过剩、合约即将到期以及得克萨斯州将决定是否减产等因素影响,纽约原油期货价格20日早盘低开,盘中持续走低,尾盘加速下跌,收盘时罕见跌入负值,收于每桶-37.63美元,跌幅超300%。油价跌入负值,这是纽约商品交易所1983年开设轻质原油期货交易以来从未出现过的现象。

美国财经媒体CNBC评论称,油价负数意味着将油运送到炼油厂或存储的成本已经超过了石油本身的价值。

为何沦落到如此地步?

有分析认为,受疫情影响,全球范围内原油需求下降,以及交易者担心现货原油存储问题,这些都是此次原油期货价格暴跌的主要原因。

石油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战略物质,为何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呢?

疫情爆发之后,全球经济活动停摆,原油需求大幅萎缩,大量原油无法进入生产环节,只能停放在油罐、管道和油轮等各种储油设施中。随着全球原油库存接近极限,大量原油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存放。而且原油不像牛奶,生产过剩了可以随意倒掉。这就意味着对生产商而言,如果买家愿意购买减轻存储压力,生产商甚至愿意倒贴钱给买家。

在缺乏弹性的市场中,价格可能会完全变为负数:卖方向买方付款以接受价格。

这就好比发电厂有时会付钱给客户让他们使用电力,因为这比关闭发电厂再重新启动要更便宜。同样还有奶农倒掉牛奶的故事:不能杀掉牛,因为成本太高了。

石油价格曾一度认为不可能为零或负数,因为它比牛奶、电力更容易储存。但其实早在三月中旬,怀俄明州的一种沥青酸的出价已经跌到了–19美分。

国际能源署15日发布报告预计,4月全球原油需求同比降幅达到每日2900万桶,是1995年以来最低水平。照这样下去,原油库存增长的同时需求会持续萎缩。

不仅如此,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与多个非欧佩克产油国日前达成的石油减产协议执行缓慢、执行程度存在风险以及部分产油国未能做出明确减产承诺,这些因素都令市场继续承压。

显然,“负油价”背后,最明显的是全球石油供需失衡。

怎么办?多数市场分析人士也认为,减产协议无助于缓解4月原油供应过剩,油价需进一步走低来倒逼更多油气公司减产或停产,从而使市场恢复供需平衡。

多米诺效应,或已成定局。

另一方面,这次美国原油价格暴跌为负值,主要是5月份的原油期货价格,并非现货价格。该合约将在当地时间4月21日(北京时间4月22日)交割,在当前原油库存成本大幅上升的背景下,为了避免到期之后进行实物交割,所以很多投资者开始不计成本的甩卖。

期货市场,在合约即将到期之前,投资者本来还可以选择将合约展期,比如这一次5月份美国原油期货,投资者可以移仓到6月份,这样也可以避免强制平仓。

通常情况下,期货市场远期和近期价格差距不会太大,尤其是相差一个月的期货品种,价格都很接近,所以移仓成本比较低。

但是,现在原油期货市场的近期和远期价格差距很大,在4月20日暴跌之前,5月份美油期货价格和6月份相比,差距超过了30%。投资者不愿意为移仓付出如此高的成本,更不愿意进行实物交割,所以只能选择平仓卖出。原油期货市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踩踏行为,导致即将到期的5月原油期货价格最终暴跌300%多,跌到负值。

这就是所谓的“空逼多”平仓。

对期货交易商来说,如果不平掉5月的多头合约,意味着将收到石油现货,而且只有几天时间告诉卖方如何收货,而此时库欣地区所有的原油仓库均已被预定,储油市场状况不佳,库存接近满负荷,如果强行交割造成的储油成本要远高于平仓的损失。

就现在来看,标普全球普氏能源资讯分析师Chris Midgley表示,库欣是内陆城市,原油库容很可能在3周内填满,一旦填满,WTI原油期货合约进行实物交割将更加困难。

石油储备是难题

另一则消息,特朗普宣布利用当下国际油价暴跌的时机购入7500万桶原油,以加强美国石油战略储备。

原油价格暴跌之后,成了“逢低吸储”的好时机。

说起战略石油储备,这事还得从1973年说起。在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以前,国际上是没有战略石油储备这个概念的。

在这场战争中,以埃及、叙利亚为主的阿拉伯军队败给了以色列。为了报复支持以色列的美国,阿拉伯主要产油国宣布对整个西方实行石油禁运,将油价从原有每桶3美元提高到每桶10.6美元以上。价格的暴涨给欧美国家造成了巨大的打击,当年美国的GDP因此下降了4.7%。

领教过阿拉伯国家石油武器威力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下决心建立战略石油储备,以求在日后石油价格发生剧烈波动时,不至于过于被动。按照国际通用标准,目前各国大致建立相当于90天净进口量的战略石油储备。

不过,在1993年之前,中国的石油一直都能够自给自足,不存在战略石油储备的问题。直到1993年中国成为石油进口国之后,这个问题才逐渐得到重视,并被列入国家议程。

战略石油储备固然重要,但并非储备越多越好,这得平衡经济实力和实际情况。

迄今为止,战略石油储备全球第一的日本也才达到158天的储备量,大约5.7亿桶。即便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GDP总值是日本4倍的美国,其战略石油储备也只比日本多了不到1亿桶。

在综合各方情况后,中国也明确了自身的目标:

到2020年整个项目完成之时,中国的储备总规模将达到100天左右的石油净进口量,将国家石油储备能力提升到约8500万吨。届时,中国的战略石油储备基地总容量为5.03亿桶。

而今年沙特和俄罗斯的“石油大战”中,沙特阿拉伯对1家印度石油公司、2家中国石化企业实施不限购政策。这将有利于中国抓住机会,迅速完成100天石油净进口的战略石油储蓄目标。

石油这种东西,从“富”得流油到“负”得流油,这历史性的一天也提醒我们“黑天鹅”来临有备也不一定能防患。

参考文章:

1.瞭望智库《美国7亿桶,中国2.4亿桶,战略石油储备够用吗?》

2.快刀财经《油价创18年历史新低,中国抄底原油或成最大赢家?》

3.央广新闻《史无前例!纽约原油期货价格跌入负值,“负油价”意味着什么?》

 

作者:戴熙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