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丰做外卖,黄粱又一梦?

商界新媒体 2020-05-14

顺丰的业务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顺丰快递,另一种是其他业务。

 文/ 周慧娴

美团在外卖领域苦心经营多年,眼看着时机成熟,可以收割成果的时候,却不料激起了“民愤”——其提高佣金的做法让众多商家直呼难以接受,有的直接退出平台,有的负重前行,但同时直呼“保护费都不这么收。”

然而,近日,顺丰同城悄悄上线“丰食”平台,主要面向企业员工市场送餐。该平台配送费高,但抽点低。

在这个节骨眼,顺丰迅速入局,与美团反其道而行之,用意不言而喻。

顺丰心头有杆秤

对于丰食的上线,顺丰毫不避讳,直接给了个准话——公司回应称,“丰食”是顺丰同城内部孵化的团餐平台,现在的业务形态是顺丰内部推行,接受内部订单。此外,目前由公司内部项目组进行管理和运营,暂未对外运营。

公司解释,由于顺丰内部员工用餐,没办法用统一的内部系统来管理,所以启用了“丰食”小程序。

不过,在外界看来,认为这是顺丰准备破圈做外卖的试探。

或许顺丰心里有一杆秤——野蛮争夺美团、饿了么的市场份额无疑是以卵击石,只有打出差异化这张牌,才能帮助它撕开市场的裂口。

根据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3月出炉的报告,67.1%的用户最常通过美团外卖使用网络外卖服务,32.2%的用户最常在饿了么使用网络外卖服务。

因此丰食想要占领市场份额,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走差异化路线。很巧妙地提出了以团餐外卖为主的战略,并不急于切入个人外卖领域。

团餐被称为中国餐饮市场最后的“一块处女地”。当餐饮业其他板块已经血流成河时,这片蓝海仍保持着高增长率。

据艾媒数据中心报告,2016年,中国团餐市场规模仅为0.9万亿元,到2019年,这一数字增长到了1.5万亿元,预计2020年中国团餐市场份额和市场规模都将再创新高,市场规模接近1.7万亿元。

规模大,增长快,团餐市场让顺丰怦然心动。先啃下团餐这块“软骨头”,后续再攻克个人外卖市场,先易后难,顺丰计划步步为营。

不过,至于丰食接下来是否能撕破个人外卖市场,有业内人士坦言:“个人外卖介入团餐外卖有优势,但从团餐转成个人外卖业务则并容易,并不是大旗一摇,说做就能做的。”

另外,丰食打出的第二张差异化王牌便是要求入驻商家以知名大牌餐饮企业为主。目前,必胜客、德克士、真功夫、吉野家、达美乐、云海肴、西贝、周黑鸭等近百家知名餐饮企业已经入驻到该平台。

这一举动直接让丰食与美团、饿了么主动拉开距离,塑造丰食在外卖领域的精品化口碑。

顺丰做外卖的底气从哪里来?

除了走差异化路线之外,顺丰做外卖的底气从哪里来?

首先这份底气是行业给的。现如今,外卖行业的入局门槛并不高。不同于传统制造业,企业进入外卖领域所投入的资金不多,没有前期投入大笔资金购买设备、添置工厂的需求;也不同于科技企业,运营外卖业务并不需要强大的技术做后盾,只需企业现金流充沛即可。

其次这份底气是顺丰自己给的。众所周知顺丰是快递起家,物流大佬做外卖并不算跨界。每天,顺丰快递小哥穿梭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将各式各样的商品送达千家万户。从形式上来看,外卖与快递最本质的区别在于运送商品的不同——前者运输的是餐食饮品,而后者可囊括任何一件商品。对于快递小哥来讲,工作的形式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顺丰只需在技术上花费精力做出“丰食”App即可完成这次破圈的绝大部分工作。一来,消费者已经被美团、饿了么等行业“先驱”培养出了点外卖的消费习惯;二来,顺丰在快递业的口碑甚佳,名气已经打响了,所以“丰食”的推广难度并不会像此前美团、饿了么那么艰难。

最后,美团也给了顺丰做外卖的机会。当年,美团一为引流、二为培养消费者点外卖的习惯,砸钱如流水,面向商户和顾客提供大量补贴。在一切铺成就绪,想要变现挣钱时,美团也不敢肆意宰割用户与商家,小动作不断,小心翼翼试探后两者的底线。

到了今年,由于疫情影响,全国各大企业都遭受重创,餐饮行业更是雪上加霜,哀鸿一片,而美团却在这个时期不合时宜的提出要提高佣金抽成比例,引起美团上入驻商家的强烈不满——多个商家集体指责美团抽取20%的“高额”佣金,让他们的利润进一步缩减,直呼活不下去。

事实上,美团也有苦说不出,据了解,2019年美团外卖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真实数字远低于各种传言,并且这些佣金收入绝大部分再次投入在帮助商户提供专业配送、获取订单和数字化建设中。换句话说,美团也需要利润增长,需要活下去。

美团经历这次纷争,丢失了口碑也流失了商户,同时,也给了顺丰可乘之机。

在这种外卖平台与商户的敏感交锋期下,丰食反而对入驻商户温柔相待。有接洽过丰食的餐饮品牌商户透露,丰食前期收取的扣点仅为千分之三,7月1日起至合同期结束为百分之二,物流服务费则另外计算,给足商户利润空间。

不甘心只做物流的大佬

破局容易,守局难。

团餐虽然还是一片蓝海,但要想在这片海域拾贝却并不简单。所谓“先易后难”,也仅仅是相对而言。

目前,不仅是顺丰,美团、饿了么也开始盯上团餐这块蛋糕。目前,全国推出饿了么“企业团餐安心送”的供餐企业已超9000家,需求企业还在不断增加。丰食接下来面临的,是异常激烈的竞争。

而从现阶段团餐市场的份额来看,国企、学校、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医院、大型活动等机构占据了绝大多数,可上述机构要么拥有自建食堂,要么已经与特定团餐企业形成了利益共同体,新入局者想要虎口夺食并不容易。

就算主攻民营企业团餐领域,操作难度也不简单,既要先说服企业领导、又要与物业协调,还要让企业员工都能接受。

再者,丰食在挑选合适的供餐品牌上也存在一定难度,并非所有餐厅都有能力接手团餐业务,团餐业务不仅要求餐厅具备大批量制餐的能力,还对食品安全有着更高的要求。因此,丰食一旦稍有疏忽,便会口碑尽毁,甚至影响到其在物流领域多年积累的良好口碑。

其实,作为物流行业的“大佬”,顺丰一直都不甘心只在这一领域称王称霸,曾多次试图“出圈”。

顺丰集团掌舵人王卫曾对公司员工强调,靠出卖劳力搬货,不是顺丰的终极宿命。便利店、无人货架、生鲜速配、智能物流、金融业务、产业集群、跨境电商……顺丰都有涉足。

但遗憾的是,顺丰每一次出圈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就拿顺丰的电商板块来说,从2009年7月开始,顺丰就试水电商业务推出“顺丰E商圈”;2012年,“顺丰优选”上线;2014年5月,顺丰线下门店“嘿客”正式在全国启动。然而这些项目,一直不温不火,没有激起水花。

顺丰为何如此急于破圈?

其实不难理解,因为快递企业之间的价格战愈演愈烈,顺丰不能坐以待毙,“吊死在一棵树上”。老话说得好,生命在于运动,于一个企业的生命力而言也一样,你不动,就等着被别人超越。

根据顺丰控股公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显示,疫情期间,快递业务喜迎暖春,2020年一季度顺丰实现营业收入335.41亿元,同比增长39.59%,但与此同时,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9.07亿,同比下降28.16%。

在净利润不断被蚕食的情况下,顺丰只有不断破圈,开拓新业务,才能长盛不衰。

不过对于丰食的未来,目前顺丰也不敢完全释放手脚。

目前丰食只是一个项目组,团队仅十几个人,并不是顺丰同城的发展规划,更说不上是顺丰总部的发展战略。

或许此前屡试屡败的破圈经历让顺丰胆小了不少,高昂的试错成本让这家物流大佬没有勇气再走错一步路……

但对于这家企业而言,却是不得不尝试的破圈努力。这其中有希望,也有无奈。

作者:周慧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