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建设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是必然趋势

法国巴黎银行(中国)有限公司CEO兼行长赖长庚做客界面会客厅·陆家嘴论坛特别对话,就利率市场化改革、金融开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长三角一体化等诸多话题展开了讨论。

界面 2020-06-19

6月18日,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在上海举办。本届陆家嘴论坛主题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2020:新起点、新使命、新愿景”,由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与上海市代市长龚正担任共同轮值主席。

近日,法国巴黎银行(下称“法巴”)(中国)有限公司CEO兼行长赖长庚做客界面会客厅·陆家嘴论坛特别对话,就利率市场化改革、金融开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长三角一体化等诸多话题展开了讨论。

赖长庚表示,LPR利率改革是中国利率市场化最重要的进程之一,基于LPR的IRS、利率期权等衍生品业务创造出新的业务模式,同时也带给外资行发展机遇。

他表示,对于近年来出台的金融开放政策相当期待和欢迎,但他同时指出,金融开放不应仅局限于市场准入,也要重视市场治理和产品发展。”

“发展上海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是必然趋势。”赖长庚表示。一直以来,法巴都在加大投资中国的力度。“我们设定比较长期的计划,准备在中国持续投资跟发展。”他说。

LPR利率改革带来机遇

利率市场化改革是近年中国金融市场的重要话题。2019年8月,央行发布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公告,推动贷款利率市场化,用改革的方法促进降低融资成本。今年3月,外汇交易中心试水挂钩LPR的利率期权产品,以丰富利率衍生品序列,建立LPR波动率曲面。

赖长庚表示,中国借贷市场体量很大,其中80%以上都是发生在银行体系的融资。“LPR最重要的一点是把80%在中国使用的借贷市场利率标准化、统一了,并让央行货币政策及时传导到LPR上。”他认为,这既是市场化的完全体现,也是中国这十几年来利率市场化最重要的一步。

他指出,过去两个月,几乎每家银行都在推行LPR,客户的接受度也开始大幅提升,这是大势所趋。对于法巴在内的外资银行来说,最大的影响是可以从事基于LPR的利率互换(IRS)和期权。法巴积极参与其中,并且希望继续开展。

目前,中国市场绝大多数利率风险对冲工具便是利率互换(IRS)。在LPR形成机制改革之前,国内挂钩LPR的IRS业务规模较小。据中国货币网数据,2019年1-7月成交16笔,成交额为20.45亿元。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9年8-12月挂钩LPR的IRS业务成交685笔,成交额为787.17亿元。可以说,新的LPR面世之后,迅速带火了利率互换交易的市场。

赖长庚介绍称,法巴是首批参与基于LPR的IRS的。一般来说,全世界每个国家的国内市场所能产生出来的金融利益,除了简单的借贷以外,还有因为借贷所引起的、必须做的风险规避时所产生的机会。在LPR出来以后,IRS、利率期权等衍生品业务创造出新的业务模式和机遇,这对外资银行来说,是自从开放以来最重要的一个业务开展机会。

另一方面,赖长庚不希望市场发展太快,以目前的步骤来讲是合适的。他解释称,中国市场非常大,一定是靠着大家对这个业务了解、使用性的增加,发展速度不会像非常浅的市场那样快。“进得太快的时候,对我们来说恐怕还准备不及。”赖长庚说。

但他预测,再过一年以后,整个市场的发展就不会是线性的,可能会是一个跳跃式的增长。基于LPR的IRS或期权的增长,在6个月或9个月以后完全会是跳跃式的增长。

为了适应整个市场,现在的LPR报价实行按月发布。对于LPR改革方向有何建议?赖长庚表示,未来LPR报价发布频率会更高。

“随着市场化的迈进,尤其是利率政策的变化,可能比现在来得更紧更密,很有可能像国外一样,也许不是一个月调一次,而是两个礼拜调一次,或者一个礼拜调一次。在这种情况之下,客户对于利率风险规避的警觉性跟要求就会更提高。这一切当然还需要一点时间,但是慢慢的完善应该是在既有的基础、期限上,或者是银行对市场的掌握上会做更多的调整,但是目前基本上架构已经完成。”他说。

金融开放充满期待

新一轮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中,国家相关部门针对外资金融机构出台了一系列措施。赖长庚表示,这对包括法巴在内的海外金融机构来说是非常欢迎和期待的。

一方面,金融开放对外资非常重要,因为外资会带来一些新的思考、风险管理的方式,能开始支援国内实体经济。当前国内经济形态开始发生转变,表现为原来依赖大量外贸作为经济主体在这几年内慢慢转向国内经济。“因此转向国内经济就表示必须在国内的市场,尤其是债市或者股票市场,做很多的调整和改进,让这两个市场能够真正的支持国内的公司与企业。在这种情况之下,对外资银行开放代表着外资银行可以带来新的产品、新的思维来丰富债市和股市。”

另一方面,金融开放对整个产业也产生新的价值。赖长庚表示,“当开放了外资、开放了新产品、例如基于LPR的IRS跟期权就创造了新的业务、新的产值。外资银行对这个开放,是完全充满了期待的。”

赖长庚认为,金融开放不应仅局限于市场准入,也要重视市场治理和产品发展。市场准入方面,过去几年,对于外资金融机构的市场准入的开放步伐一直很快,例如是否能进中国成立证券公司、期货公司、资产管理公司等。但另一方面,“我们让这些外资进来,是希望他们带来新的工具,这些工具可以协助两个市场里面对中国企业或者中国银行能发展更好的规避风险的技巧或者得到新的融资的工具。因此,我认为最重要的除了市场准入的话,在市场治理跟产品发展方面,恐怕还要让外资银行有更容易得到发展业务机会。”

2019年10月,国务院发布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决定,明确放宽对拟设外资银行的股东以及拟设分行的外国银行的条件;降低外国银行分行吸收人民币存款的业务门槛;调整对外国银行分行营运资金的监管要求等。这也被解读为给了在华外资行的“国民待遇”。

对此,赖长庚表示,事实上,多年来外资银行都要求国民待遇。他指出,中国的银行市场是一个非常有竞争力的市场。因此,外资银行要求的国民待遇,通常是指在市场准入方面能享有像中国银行进入各种不同市场一样的待遇。但是在国民待遇项下,希望把外资行视为所有的全体国民在一般的治理项下都变成国民化,那外资银行进来后,就开始重新调试公司治理。“我们也希望监管能够看中我们的特殊贡献,或者我们在某方面可以对国家做出特别贡献的地方,让我们能够不用一个非常简单的国民待遇的方式,让我们也能发挥我们特长来替中国服务。”

赖长庚认为,法巴的特长集中在金融产品和治理方面。“我们在全世界80多个地方有分行或者有代表处。法巴经过那么多次的金融风险,对维持风险的控管是经过实证的,也是经过危机处理的。所以对于产品、对于风险的控管是我们特色。在整个金融市场开放同时,你们绝对需要具有经验产品跟风险的管理者。”

过去的一年来,法巴在金融开放的新举措中先行先试。2019年9月,法巴从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NAFMII)获得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A类主承销业务资质,成为首批获得该项资质的两家外资银行之一。获得这一资质后,法巴在同年12月和中信银行联合主承中国环球租赁发行的超短融,发行规模为5亿元,期限为16天。

赖长庚表示,中国目前的融资管道中,最大的还是银行借贷融资,占整个中国融资的80%左右。因此债券市场是分散融资来源的一个方向。对法巴来说,接下去几年的营业策略中会除了单纯直接融资之外,从债券市场方面来说,这是在中国业务发展主轴和重点项目。

他透露,到目前为止,法巴已经成为第一个担当的超短融主承,现在也在取得中长期债券主承的一些案件。“除此之外,我们在ABS或者是在其他的熊猫债方面一直有成就,我们认为这方面业务发展,完全不可限量。”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是必然趋势

2020,人民银行、上海市政府等5部门共同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金融支持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意见》,从积极推进临港新片区金融先行先试、更高水平加快上海金融业对外开放和金融支持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等方面提出30条具体措施,进一步支持金融开放举措率先在上海落地。

赖长庚表示,发展上海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是必然趋势,尤其在目前的环境之下,变成一个非常重要的要项。而长三角的人口和经济形态非常重要,是激励国内经济和消费发展的重要基地。新长三角的发展,某种程度上是在激励国内经济的发展,以国内经济作为主轴的一个发展。

过去几年,大多数外资银行的主轴发展从海外跨境业务慢慢转向国内业务,即本地化。在这种转变上,赖长庚认为,外资银行可能比其他行业的大型跨国企业晚了10-15年。“我们先前注意到跨境业务,现在我们注意到以国内市场作为主轴的利率业务以及国内经济的医疗、绿色作为主轴的业务。所以这一切的变化,对我们外资银行来讲是一个必然的变化,我们也愿意跟着这个变化而增长。”

历届陆家嘴论坛见证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成长进步。今年又是上海基本建成国际金融中心的“收官年”,作为一家深耕中国市场多年的外资银行,法巴将如何支持这两方面的建设和发展呢?

他表示,法巴最大的支持是加大在金融方面的投资,包括母公司法国巴黎银行还有法国巴黎银行(中国)有限公司一直在加大中国投资的力度。“我们设定比较长期的计划,准备在中国持续投资跟发展,当然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本地政府,还有国家对于这些方面的支持。对我们来说,以中国作为主轴发展,这两个政策是在砥砺我们更努力的朝这个方向前进。”

疫情冲击下的金融科技创新思考

今年的新冠疫情对中国乃至全球的经济,都产生很大的影响和冲击。赖长庚表示,中国大概是第一个进入疫情、也是第一个出来的。

“一般来讲,我们原本预测中国经济在这一次疫情之下会有一个V型反转。现在我们认为整个中国经济的反转会像耐克的钩型。我们对中国还是持续看好。有时候我们在中国、只关注中国的时候,完全忽略了周边相对的形势变化,当与相对来看的话,我们对中国其实是充满信心的。”他表示。

谈及疫情对银行业的影响,赖长庚表示,这会促使其思考法巴接下来的营业模式。“直观来讲,我们对于所谓的信用成本会不会增加,对于实体经济支援会不会有新的考量因素。但是对银行来说,这些都会过去的,这些是暂时性的因素。这一次疫情,让我们思考最大的反而是金融技术、金融科技。”

在他看来,客户可能因疫情受到冲击、经济恢复速度比较慢,但在一两年内这些会自然而然地被抚平。“对我们最大的影响是什么产业会是新的产业,我们工作模式会是怎么样,金融科技变化怎么样,这才是我们银行业要考虑的。”赖长庚如此感叹,对法巴来说,中国对金融科技的采用和领会大概是全世界最快的国家,看着中国经济变化的同时,可以亲身感受学习中国银行业迎接疫情挑战时以及疫后对金融科技或者其他的创新想法。

“对我们来讲,不但可以学、可以观摩,更何况我们也许有一天可以利用在世界其他的地方。”他表示。

作者:界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