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可能是中国最惨的富二代

接班11年,败光百亿身家。

华商韬略 2020-06-22

6月20日,海鑫集团843笔应收款项拍卖,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落寞结束。在1351人的围观之下,这笔高达22.35亿元的资产包,打出了6600万的“骨折”。

但,依然无人问津。

这背后,就是曾以125亿身家承接海鑫集团的80后“富二代”,曾经身家高达125亿,又仅用11年时间(2003-2014),就把父亲留下的山西规模最大的民营企业海鑫钢铁败光的接班人——李兆会。

从曾经“风光无限好”到如今的“墙倒众人推”,到底是接班人败家太狠,还是注定逃脱不了的命运?

01 少帅接班

2003年1月22日,农历腊月二十,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枪案——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海鑫钢铁集团董事长李海仓,在办公室被人开枪射杀,凶手随后饮弹自尽。

当时,海鑫钢铁是山西省第二大钢铁企业以及规模最大的民营企业,资产总值达40亿元。

对闻喜县而言,海鑫钢铁的地位更重要,它在当地雇佣了超过9000人,贡献了县政府的主要财税。当地县委书记曾比喻,“我们县里三顿饭,有两顿饭是海鑫供的,而且是中午和下午。”

这样一家企业突然失去掌门人,方方面面都要求它尽快推出新掌门人。

枪案发生时李海仓48岁,春秋正盛,由于走的突然,没有留下遗嘱。所以,新掌门人只能由相关人员推选。

人们第一个想到的人选是李海仓的五弟李天虎。李天虎当时担任海鑫钢铁总经理,他性格最像李海仓,也是李海仓兄弟中最受重用的,且在总经理位子上干了8年,颇能服众。

另一个人选,就是李海仓的创业搭档辛存海。辛存海当时是海鑫钢铁的副董事长,他很早就跟随李海仓当秘书,后转任行政高管,慢慢做到集团副董事长。

李氏家族的大部分人、海鑫钢铁员工以及当地政府,都希望李天虎接班。

但这一决议始终不能通过,因为李海仓的父亲李春元反对。

李海仓和李天虎是亲兄弟,他们家一门六兄弟,李海仓排行老三,李天虎排行老五。李海仓遇刺后,海鑫钢铁内部成立了一个临时总务机构——监事会,由李春元任监事会主席,李海仓的妻子任副主席,其他家族成员列席。在一次监事会全体会议上,李春元正式表态:“企业是老三(李海仓)的,请律师来安排继承。”

这话一出,李天虎和辛存海都知道自己没戏了,因为“企业是老三(李海仓)的”。

李海仓虽然没有留下接班的遗嘱,但股权结构毫无争议。虽然海鑫钢铁有7个股东、10个创业元老,但李海仓一人独占超过90%的股权。

根据《继承法》,这90%多的股权由李海仓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即配偶、子女、父母平均继承。李海仓父母、妻子都健在,还有一双儿女李兆会和李兆霞,共五名继承人,每人各得1/5。

这种局面下,李春元似乎只能选择放弃儿子李天虎而选择孙子李兆会,因为他加上他老伴的股权只有36%,而他儿媳一家就有54%,如果他支持儿子李天虎,则必然寒了李海仓妻子的心,传出去更不好听,显得他们老李家欺负人家“孤儿寡母”。

于是,在最后一次监事会上,李春元一锤定音:“我和海仓的母亲都年事已高,海仓的妻子又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只有海仓的儿子(李兆会)来继承。”

就这样,出生于1981年,没有任何工作经历,大学也还没毕业的“富二代”李兆会,被命运推上了一家员工近万人、资产40亿的山西最大民营企业领导岗位。

02 成功二代

当爷爷开始要求他接班时,李兆会是不干的,因为他觉得自己承担不起。

李海仓遇刺时,李兆会22岁,正在澳大利亚留学,读营销和企业管理。

之所以能留学,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优秀,而是父亲的安排。

事实上,他从小到大就一直被父亲这样“安排”着。他不是很聪明,学习成绩一直都不怎么好,而且经常逃学,在地里一玩就是一天。父亲批评他时,他就回嘴说,“你都没有关心过我,没有去学校看过我,凭什么管我!”中考时,他的成绩不太好,父亲只好安排他出国留学。

这似乎不是一个合适的接班人。

但接班的程序已经启动,李兆会不能对母亲和爷爷的要求无所回应。据说,他回家后呆呆地守在父亲灵前,思考自己和家人的未来。当爷爷宣布由他继承家业时,他说:“我要照顾我的家,我的母亲和妹妹。公司是我父亲的,不能让它败在我手里。企业目前的条件比我爸创业时好了不止一千倍,我再做不好,就是我无能。”

接班初期,李兆会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改往日贪玩的习气,全身心投入工作之中。

据一位海鑫钢铁的董事回忆,李兆会上任后玩命地学习钢铁行业知识,而且很快弄懂了企业内部的运营,并很有悟性地了解了“董事长”的角色:30%的时间是从决策者角度出发来考虑问题,剩下70%的时间是在应付朋友和处理一些琐碎事。公司小的时候以董事长为核心,而公司大了就要靠团队的力量,这时董事长的任务就是与团队在同一个圆周上。

李兆会上任第一年正值“非典”疫情流行,煤价高涨,用电受到限制,运输也非常紧张。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他好几个月都处于连轴转的状态,经常出差,没完没了地部署工作。那段时间,他带领核心团队熬夜工作,经常到凌晨三四点钟,第二天又照常工作。

此外,他还对公司部门进行了局部调整,成立了人力资源部,开始大力吸收家族外的人才。

上任没多久,他就定下了未来工作方针:“精诚团结,稳定人心,内强管理,外固网络。”由于工作勤奋,措施无差,再加上适逢钢铁价格上涨,海鑫钢铁在李兆会掌舵的头两年发展得不错。

2003年,海鑫钢铁的资产总值达到50多亿元,上缴利税超过10亿元,是历史上发展最快最好的一年。

2004年,海鑫钢铁的资产总值更是达到70多亿元,上缴利税12亿元,成为当年中国民企中的“第一纳税大户”。当年8月,海鑫钢铁还在即将兴建的跨海大桥——杭州湾跨海大桥的原材料招投标中一举中标。

凭借这番亮丽的业绩,李兆会让公司内外的质疑者哑口无言,甚至把自己和家人吓了一大跳。上任仅一年就稳住了局面,李兆会赢得各方夸赞。之后,一代“少主”开始打造属于自己的王朝。

03 新的王朝

接班初期,为防止李兆会因没有经验而导致决策空白或混乱,海鑫钢铁内部成立了一个“总调度室”,实行集体决策和集体领导,成员包括总经理李天虎和副董事长辛存海。

换句话说,此时“辅政大臣”还是掌握实权的。

但这种局面很快被打破了。

2003年6月,李兆会批准了“五叔”李天虎辞去总经理的申请,随后又设法将其股份清除。其中的具体内情难以考证,但有两点是清楚的:一是李天虎再也没有返回海鑫钢铁;二是李天虎得到了原海鑫集团旗下的海鑫水泥厂,并最终获得了所有股权。

李天虎走了,“海鑫钢铁离不开李天虎”的预言也破灭了。接下来,他要清除另一个外姓威胁了。

2004年春节刚过,李兆会就免除了辛存海“副董事长”的职务,将其改任为海鑫集团驻太原办事处负责人。辛存海对李兆会的想法心知肚明,他连他“五叔”都容不下,能容下一个外姓人?所以,辛存海很识时务地离开闻喜县(海鑫总部)而赶赴太原,不久就自谋前程了。

李天虎和辛存海被双双清除后,其他创业元老更不敢表示异议了,而家族成员也没有谁敢再挑战李兆会了。

然而,李兆会要经营的是一家拥有9000多名员工的超大型企业,光靠自己肯定是不行的。于是他找来两个帮手,一个是他的六叔李文杰,一个是他的妹妹李兆霞。

李文杰是李兆会最小的一个叔叔,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县法院工作,后来为了适应家族事业而辞职到武汉科技大学进修冶金专业,然后又去澳大利亚进修国际贸易。与五叔李天虎相比,六叔李文杰要文静得多,在理念上也更接近李兆会。李兆会任命李文杰为集团总裁,以接替李天虎和辛存海的部分职务,而他自己兼任集团总经理,在行政上与李文杰同时发号施令。

除六叔外,李兆会还请妹妹李兆霞给自己打下手。李兆霞出生于1984年,比李兆会小三岁,毕业于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李兆霞毕业后,李兆会任命她为董事长助理,既是秘书也是眼线。

经过这样一番安排,李兆会完完全全掌控了海鑫钢铁,再也没有人能跟“孤儿寡母”们抢遗产了,海鑫钢铁正式进入“李兆会时代”。

04 炒股大赚

李兆会专心搞钢铁大约维持了三年后,便离开闻喜县去大都会炒股了。

一份载有李兆会简历的招股说明书显示,他在2006年9月辞去了海鑫钢铁、海鑫实业两家主要海鑫系公司的总经理职务,仅保留董事长之职,将公司完全交由李文杰和李兆霞打理。

李兆会之所以这样选择,是因为当时全民炒股。2006年到2007年,中国股市爆发一轮超级牛市,上证指数从1074点最高上扬至6124点,全国人民陷入炒股的狂热状态。当时,年仅25岁的李兆会,又能调动数以亿计的现金,在这股发财狂潮不动心,似乎是办不到的。

更何况,李兆会之前已经尝到了其中的甜头。

2004年,李兆会以6.1亿元的价格,从中色股份手中拿到了民生银行3.1%的股份。根据某财经媒体测算,李兆会在这笔交易中浮盈26亿。

这种赚快钱的诱惑是致命的。

此外,还有一个因素推动着李兆会去炒股赚快钱,那就是海鑫钢铁在主业上遭遇了麻烦。

2005年下半年,钢材价格不断跳水,全行业的日子开始不好过。与此同时,国家又号召钢铁行业淘汰落后产能,海鑫钢铁不得不关停了一批落后的炼钢厂和炼铁厂。随后几年,铁矿石又不断上涨,挤压行业利润。2006年到2007年,海鑫钢铁还一度因无法偿还部分债务而局部停产、停工。

总之,各方压力都推着李兆会去寻找新的盈利增长点,炒股无疑是最短平快的方式。

▲国内钢铁行业盈利状况走势图

民生银行之后,李兆会又于2007年5月从山西柳林兴无煤矿手中,以2.353亿元收购光大银行8257.4万股股份;9月斥资1.03亿,入股兴业证券;同月,斥资2.15亿购得山西证券3.84%的股份;2008年1月,在民生人寿增资扩股时增持股票达到33921万股,占总股本的12.56%,成为其第四大股东;2009年1月,以12.01亿元购得银华基金21%的股权……

有媒体详细梳理了李兆会的每一笔交易,最后算出:李兆会炒股总投入40.589亿元,截至2014年二季度,其股票及套现总值为83.035亿,投资浮盈高达42.446亿元。

在2007年10月16日A股走入大跌之前,李兆会已基本停止买入并大量卖出,到2009年之后则基本从股市抽身。

与在资本市场上的风光无限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李兆会在实业领域陷入巨大的麻烦之中。

05 破产风云

此时,中国钢铁行业盛极而衰,由于铁矿石价格的上涨和2008金融危机的双重夹击,陷入全行业亏损状态。全行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也从48.27%上升到2014年年底的65.94%。

资本市场指望不上了,要想维持家业,就必须回归实业。

但此时,海鑫钢铁已经差得不能再差了,公司上上下下萎靡不振。六叔李文杰甚至在2010年向李兆会递交了辞呈。

六叔离开后,李兆会将妹妹李兆霞升任为“集团总经理”。

李兆霞上任后进行了一次大调整,在2010年年底裁员1000多人,同时将员工工资平均上调了20%以上。

在钢铁行业转亏无望的情况下,李兆会开始探索业务多元化。

2009年,他斥资上亿,在北京投建中国第一家儿童体验城——世界儿童体验中心,2012年又在青岛建设了第二家。之后,该项目在全国开了7家,进驻城市包括上海、天津、成都等。海鑫集团还专门成立了一个儿童事业部,主管儿童体验城项目,且探索与之相关的动漫、玩具以及儿童医药、服装、教育等领域。此外,海鑫集团还与淡水河谷合作,投资20亿元在曹妃甸建设500万吨球团项目。

项目多了,盈利却没有改善,海鑫钢铁的亏损和负债还在进一步恶化。

2014年3月18日,海鑫钢铁全面停产,公司拖欠员工工资达几个月,欠缴当地政府的税金更是过亿。

听到消息,当地工商银行行长亲自上门要账,逼得李兆霞不得不请闻喜县的上级——运城市政府领导出面协调。

政府虽然压住了银行,但却制造了更大的恐慌,海鑫钢铁的债权人纷纷上门,包括33家金融机构和规模庞大的建筑队、工程公司。仅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到要求海鑫钢铁付款的申请人,就多达4000多户。

海鑫钢铁内部也乱了套,当年5月8日,几百名员工发起了第一次集体讨薪,人们聚集在集团总部大楼,把厂区、道路都封死了,车辆无法通行,最后惊动了警察,但警察来了之后也只是在那录像。

讨薪无果的员工表示,“工资拖欠得实在太严重,留在海鑫等复产,就等于一家老小等着挨饿。”据他们讲,有超过一半的员工(4000多人)选择主动离职,想要留下的也几乎待不下去了。海鑫官方5月发布了一份“放假”通知,大意是“骨干”可以留守,其余人只开40%的工资,对于一线工人来讲也就是1000元左右。

面对大变故,李兆会选择了逃避,既不露面也不回应。据接近他的人透露,他对于扭转困局毫无对策,只是不断地说:“不想走(破产)清算。”

海鑫钢铁出事后,河北的德龙钢铁和敬业集团曾试图接盘。但在考察完海鑫钢铁的情况后,放弃了收购念头,并对媒体表示:海鑫钢铁的债务复杂而可怕,收购可以,但海鑫钢铁必须破产(清算)。

然而,海鑫钢铁的债权人不接受破产清算的做法,他们联名向当地政府递交请愿书,表示启动破产清算不可接受,因为那将以“合法形式”消灭他们的“合法债权”。

但2014年11月16日,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正式裁定受理海鑫钢铁集团4家债权人对海鑫集团的重整申请。

破产程序,还是启动了。最终,由建龙集团对海鑫集团实施并购重组。

06 死亡报告

自从海鑫钢铁破产的新闻见诸报端,媒体就开始为其开具死亡报告,且大都将问题归咎于李兆会是道德有亏的“纨绔子弟”,具体指控大体有五条:

一、驱逐重臣(指赶走李天虎和辛存海);

二、炒股巨亏(这一点纯属个别媒体想象,与事实正好相反);

三、生活豪奢,指他拥有一架私人飞机,另外于2010年1月25日花1000万元迎娶了华谊女演员车晓(在2009年电影《非常勿扰》中与葛大爷演对手戏,饰演“性冷淡”角色),但这1000万(500万婚礼+500万红包)对海鑫的破产没什么影响;

四、离婚费太高,指他在与车晓2012年离婚时给了对方3亿元分手费,而车晓否认了此事;

五、不务正业,指他在2006年到2008年全职炒股。

这五项指控,仅第一项和第五项沾边,但都不在点子上。

对于海鑫钢铁破产的原因,李兆会的好友史玉柱的回答是:“银行抽贷40亿,导致其流动性出问题;15%贷款利息,导致其负担较重。”

然而,这种指责银行的说法似乎也不太有道理,银行没有理由无原则地支持海鑫钢铁,尤其是当钢铁行业持续走弱,同时海鑫钢铁内部又发生了令人不安的情况。

海鑫钢铁的根本问题在于两点:一是它失去了盈利能力,二是它失去了企业家精神。而正是这两点让众多债权人感到极度不安。

李兆会接班后最初两年的盈利,可视作他父亲李海仓的余荫,他比较好地继承了父亲的人脉,在经营上没有偏离主航道。但是,他也从来没有建立起自己的盈利项目,故在行业陷入衰退后就束手无策。

至于他在炒股上赚钱,一方面是享受了形势红利,另一方面是享用了父辈的关系。

而他自己投资的儿童体验城项目,至今也没有明显的成功报道,主业就更是一塌糊涂,并且是导致海鑫钢铁走向破产的最主要原因。

2007年,李兆会下令淘汰60万吨落后产能,同时上马新建产能达230万吨的新产业园,该项工程总投资约60亿元。然而,当他把10多亿元投入新建板材厂后,却遭遇价格下跌,于是又最终放弃了该项目。

除了物质层面的危机外,海鑫钢铁在精神层面的危机更重,甚至不可救药。

当初推选接班人时,本来是要推选一位企业家,而李氏家族却放弃了对人的要求,改用资本说话。李兆会接班,便是这种心态的产物。

上位之后,李兆会逐渐显现出他不能胜任“董事长”之职的种种征兆。

海鑫钢铁是一家资产规模40亿元、人员规模近万人的地方大型民营企业,要想搞好这样一家企业,要搞定方方面面:政府层面要热络通畅;公司骨干要笼络得住,让大家觉得舒心、有奔头;基层员工要亲近,让整个团队鱼水一家、有凝聚力。

而李兆会的做法,与所有这些背道而驰。

他上任后,海鑫与当地政府的关系开始疏远,甚至只剩下公事公办。闻喜县一位官员曾抱怨说,“我们县长曾经想拜访李兆会,最后都没有成行。李兆会自从接手海鑫以来,每年露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在对待企业高管方面,他赶走五叔李天虎情有可原,毕竟威胁太大;但调走辛存海完全没有必要,甚至很愚蠢。辛存海是外姓人,在李海仓在世时就没有被重用,位高权小,对李兆会没有实质威胁。但赶走辛存海就等于向世人昭告:李兆会容不下任何人。

接下来,李兆会又把六叔李文杰请来当帮手,这个人并不是钢铁业的行家里手,在企业运营和业务开拓上并无所长。唯一可能选他的最重要理由就是——没有能力,也没有威胁。

重用弱者也就罢了,李兆会在业内一没有大佬朋友帮衬,二没有在行业社团担任公职,甚至很少与外界联系。据海鑫员工透露,李兆会治下的海鑫大厦重门深锁,三层门卫,每层楼都装着大量摄像头,身边保镖时刻跟随。

在外人看来,这不像是一个对未来抱有希望的年轻人,更像一个时刻提防别人谋财害命的老头子。

李兆会在接掌海鑫钢铁也表示,“公司是我父亲的,不能让它败在我手里。”换句话说,他唯一的追求就是不落下一个“败家子”的名声,为此他就必须做到两点:一、不能让别人抢走父亲留给他的遗产;二、不能让这份遗产在数额上下降。

他赶走李天虎和辛存海是为了解决第一个问题,全职去炒股是为了解决第二个问题。

这样的心态,使得他不可能像人们期待的那样海纳百川,因为能人都构成威胁;他也不可能像人们期望的那样坚守实业,因为坚守实业的人必须对自己、对行业有信心,而他在行业出了大危机后,第一反应是赶紧找一个能弥补盈利下降的办法,而炒股最符合他的这种心理。

后来,股市没得赚了,他就被迫回归实业。他发现似乎没有什么好办法能阻止公司持续向坏,于是他悄悄进行一项保全家族资产的行动。

2010年年底,他将原料采购与成品销售业务,从海鑫集团旗下的海鑫实业剥离,转给了一家叫“海博鑫惠”的贸易公司。

这家公司,据说就是他的另一个马甲。之所以启用这个马甲,是因为它与海鑫集团没有任何股权关系,后来也与他本人没有了任何关系,成为他妹妹李兆霞的一份私产。

一份资料显示,海博鑫惠到2012年年末时总资产已经达了94.93亿元。而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向法院提请启动海鑫钢铁破产重整的4个债权人中,竟然包括海博鑫惠。换句话说,李兆会安排亲妹妹起诉自己,以保(tao)全(kong)海鑫钢铁的资产。

2019年8月,李兆会甚至被北京、上海、山西等地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被限制出境。

于是,以6600万的破盘价拍卖资产包都无人问津,也就不难理解了。

虽然资产包号称价值22亿,但里面几乎全是各种烂账:不但账款“历史悠久”,有的甚至距今20多年;而且很多执行人下落不明,甚至欠款单位,也早就被吊销、注销。

法院判决书则显示,李兆会名下已经没有了可供执行财产,无法履行责任及偿款义务。由于欠债太多,李兆会本人也不再公开露面,不知所踪。

作者:华商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