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第三届未来城市构想·早鸟开售

如果人类想要最快的靠近未来,一定要通过想象力这个捷径。

混沌星球1687 2020-07-21

如果人类想要最快的靠近未来,一定要通过想象力这个捷径。

未来的城市是什么样子?

面对这个问题,可以肯定,现在绝大对数人的脑海,都闪现出了几部经典的科幻电影。

那也是曾经出现在小学想象力作文里的画面:会飞的汽车、全息影对话、仿真机器人......孩童时的想象诚恳又天真,未来城市会是什么样子的答案,其实早就在我们心里被构建过。

但等到年长,当我们意识到要融入生活,也就开始给自己背负了一笔沉重的房债,汽车能飞起来的高度,没有想买的房子楼层重要。

一代人择屋而居,在下一代人的想象力作文课题上说自己小时候的想象,是绝大部分人,关于未来城市几个字,能参与的最大程度。

这个场景,19世纪就出现在了德国浪漫派诗人荷尔德林的描述里:未来科学发展和工业文明,将使人日渐异化。

如果再把话筒交给另一个群体,小说家或者电影导演,他们也都曾尝试给出过答案。

最大胆的莫过于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的描述:所有城市都是一个模样,只是改变了一下他们的排列组合。

01

未来城市是什么样子?

在浪漫无边的想象力里,我们只能通过经验和知识无限接近。

对孩子来说,满足好奇心只需要在学校实验室做个试验。

对科学家来说,满足好奇心可以建造几十亿的粒子对撞机,占地数十平方公里的巨型实验室。

但要在“未来城市”这个问题上满足好奇心,我们试验过,需要以年为单位,不断输出新信息以保持活跃,以每一个结论为新起点,循环往复的验证推翻,直到能跟时代转折发生连接。

因为好奇未来城市的样子,从2018年开始,混沌重庆集结了一群城市顶级的建造者和畅想者,不仅讨论未来城市的模样,更讨论未来的人类栖息。

因为每年一次定期相聚,我们把这个集会定义为“未来城市构想”。

因为好奇和付出都只为了求一个答案,所以这个集会也被定义为“高峰论坛”,每次的畅想和答案都会被记录下来,带着某种先知和预示的基因从重庆,发散到全国。

我们的终极期待是,这些答案能悄悄转变为生产力,以微弱之力推动未来城市更辩证的被构建出来。

就像因为我们好奇海洋的历史,于是有了大洋钻探计划。

就像因为我们好奇宇宙的奥秘,于是有了倾尽一国之力的火箭与太空站,登月与火星探路者号。

02

那么一群什么样的人,才能畅想出未来城市的模样,还能最大程度的把想象变为现实,甚至把未来城市的模样辩证的展示出来?

城市是一个由政府、开发商、居民三环构成的生态。

居民未来的栖息之地,会越来越向大城市汇集,如果必然汇集,那么给这群人提供栖息地和居住地的开发商,就是这个城市的建造者。

受制于当下经济形态,在中国的每个城市,房产都还大多扮演着一个资本效率核心工具的角色,对于居民栖息所需都思考甚少。

所以我们能看到各种各样的房闹,能在每座城市都看到一些烂尾的“城市伤疤”。

(图片来自于网络)

于是在2020·第三届“未来城市构想”高峰论坛筹备阶段,我们试图找到更关注适合人类居住和栖息地的项目。

03

世人皆知万里长城,文学也用“不到长城非好汉”引诱人汲汲攀爬,一定要承接住一个民族令人震惊的意志力。但在中国历史上,起源于千年前,甚至现在还发挥着价值的伟大工程——都江堰,细细算来,还是万里长城的前辈。

千年前,旱涝无常的四川平原,因为蜀郡守李冰修建的都江堰而成为天府之国,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当一个石人从都江堰江底面世,四川人还相信这是李冰父子在指挥涛涛江流向左向右。

所谓人间是非的最后衡定,逃不过跟山河大地的握手言和。

古有李冰父子都江堰治水,今有麓湖引水建城,成都人温润的性格中,离不开城市建造者通过用水,透露的最清澈的人类学思考。

(图片来自于麓湖生态城)

所以我们又看到了麓湖。

在麓湖引水建城之前,成都的飞速发展的进程已然出现了人与自然的割裂——从80年代起,成都的河道开始淤塞、遭受污染,城市道路开始了与水网的争夺,道路和城市功能区不断挤压自然生态,绿地湖泊和居民生活圈间隔着商业楼盘。以往的出门见水,甚至需要驱车才能去公园享受自然。

所以在麓湖建设之初要做现代水城的愿景,不仅是出于城市形态的创新,也是源于对成都水城历史的回溯。

(图片来自于麓湖生态城)

从放弃常见规划中大刀阔斧的板块分割方式,保留原有土地的生态肌理作为城市布局根基,到从都江堰引水造城,通过生态治理技术塑造千亩湖域,再到逻辑严谨地展开城市功能布局与建筑,滋养全新的生活方式……麓湖耗时10年引水建城,看似是开创,其实更是一种回归,每一步都是希望将成都水的灵魂与人们邻水而居的记忆,再次植入到新城的建设中去。

(图片来自于麓湖生态城)

2020年,麓湖背后的建设者将在重庆展开一片新的蓝图,又将带给这座四面环山的两江之城怎样的回溯?

假如真如荷尔德林所说,未来科学发展和工业文明将使人日渐异化,那只有麓湖所践行的将城市融于山河大地,是对的。

04

梁漱溟说过,人类这一个千年是西方人的物质生活,下一个千年是中国人的伦理生活,再一个千年,就是过印度人的宗教生活。

所以我们看到了阿那亚。

在阿那亚的核心价值观里,所有的表达都指向六个字——人生可以更美。这个表达一定要区别于日常可见的“开启美好人生”,后者是一种承诺和自夸,前者指向的是从生活美学到生命美学的集中表达。

从生活主张角度来看,阿那亚所描述的“人生可以更美”,是“有品质的简朴,有节制的丰盛”,它与物质有关,但又并不密切。这里的物质,是一种精致和节制。

(图片来自于阿那亚)

从社交需求角度看,阿那亚所描述的“人生可以更美”不是向外抓取,而是向内探寻。

所以这里的一切,都是阿那亚希望重建人与人之间亲密关系的场景。每个人都期待这个世界有一个人能与自己的生命发生真正的呼应,这个人如果不是上帝,那一定是我们的亲密关系。除了亲人朋友,还有隔壁邻居。

(图片来自于阿那亚)

从公共生活的角度来讲,阿那亚所描述的“人生可以更美”是所有人为所有人服务。阿那亚提倡共同的善,这个共同的“善”是信任、尊重、平等、责任与互利,是一种共同意识,是一种当下社会中的乌托邦再现。但其实天地混沌之初,这样共同的“善”,就是人类滚滚向前最基本的契约。

(图片来自于阿那亚)

所以如果谈及未来城市的模样,千万不能放过阿那亚一砖一瓦所主张的对消费主义的批判,对情感生活的持守,对精神生活的追寻。

假如真如荷尔德林所说,未来科学发展和工业文明将使人日渐异化,那只有阿那亚倡导的美好人生是回归本真自我,是对的。

05

2020年,在房地产被受重创的条条新闻里,一个过着田园生活的李子柒火了。每一个观看她视频的粉丝,都代表了一个对平和生活的渴求。

这个渴求跨越钢筋水泥,穿过混凝土,指向了两个字——自由。

在上述提到过的阿那亚,有一个标志性的建筑曾在2015年爆火,那就是“全中国最孤独的图书馆”,他的设计者,是在建筑设计界公认的天才——董功。

(图片来自直向建筑,摄影师:夏至)

建筑为人而建,一座建筑如何成为自由空间,让人的生活变得更美好,并且发散越来越大的公共价值,成为城市典型的公共文化空间——整个进化过程都在海边图书馆里完美呈现。

董功说:“这个建筑特别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体现了建筑的两个重要方面,一方面是建筑怎么把自然和人联系在一起,另一方面是,建筑实际上是创造人和人联系、连接的一个很重要的力量”。

(图片来自直向建筑,摄影师:陈颢)

所以,假如真如荷尔德林所说,未来科学发展和工业文明将使人日渐异化,那只有在有限的空间寻求无限的自由,是对的。

06

十年一度,人在重新流动,钱在寻找新路,物在移动重构。对比十年前的华夏大地,区域格局已然发生了斗转星移。

中国互联网发展的20年,中国这片土地上,新增了无数产业楼宇,分布着以十万计的高新技术企业,整体占到民营企业的83%。

大数据时代,数据智能渗透了方方面面——景区和目的地实操要看得懂大数据,城市规划布局要看得懂大数据,国土空间编制改革要看得懂大数据。

因为在城市规划的全链条评估过程中,只有通过大数据,决策者才有可能实现“再微弱的声音也可以被听到”。

(图片来自于网络)

城市为人而建,城市规划就要更贴合民意、民智、民力、民声。所以我们又看到了大数据的力量。

自2010 年起,零点数据便基于多源数据汇融分析,积极反映“民生、民情、民意”,为政府推进数据算法化、决策科学化、治理精准化、服务高效化。

未来城市布局会是怎样,在零点数据董事长袁岳看来,或许可以从疫情看到点端倪:“这次疫情未来3-5年甚至10年的时间中可能都不会消除。如果它长期存在呢?大部分公寓空间是没有外玄关的,要利用外玄关构成一个消杀空间,最好紧挨着厕所,而我们的房子大部分卫生间不是在门口,只有宾馆的卫生间是在门口。所以我们的空间不是按照疫情消杀要求来设计的。”

所以,假如真如荷尔德林所说,未来科学发展和工业文明将使人日渐异化,那只有拥抱大数据,是对的。

嘉宾介绍

2020年9月19日,2020·第三届“未来城市构想”高峰论坛,我们就把阿那亚品牌创始人马寅,麓湖生态城总设计师、成都万华集团投资总裁罗立平,直向建筑创始人、主持建筑师董功,以及零点有数董事长、飞马旅联合创始人袁岳四位,请到了现场。

关于未来城市的模样和城市居民的栖息,或许他们的视角,更值得聆听。而同为城市建造链条上的创造者,他们之间的观点碰撞,也将会更加新奇而敏锐。

罗立平

2001年,他以职业经理人身份操盘高端生活住宅成都麓山国际社区,并采用国际先进的PUD(计划单元综合开发)模式进行开发,打造了成都高端住宅的标杆和城市名 片级项目。2007年,罗总带领团队启动麓湖生态城的规划与建设。麓湖占地8300 亩,是一座以生态资源为基底,聚合居住、产业及休闲配套为一体的未来新城,目前 已成为中国新城开发的样本项目。

马寅

阿那亚创始人兼总裁。

马寅先生1974年出生于天津,毕业于天津师范大学,北京大学国发院EMBA,早年任职于顺驰地产,后担任亿城股份CEO。2013年创立阿那亚,借助地产+运营的创新模式,致力于打造先锋型人文度假社区。

在行业内,阿那亚率先将“凝聚价值观、营造生活方式,连接社群关系”等全新价值体系应用于项目运营之中。与此同时,“孤独图书馆”、“海上教堂”等精神建筑,在全国范围引起了广泛关注,累计已获得超过5亿次网络点击。创立至今,阿那亚已逐步发展为生活服务品牌,开创了中国地产转型的“新物种”。

董功

直向建筑创始人/主持建筑师

法国建筑科学院外籍院士

美国伊利诺大学杰出教授

董功于2008年创立直向建筑事务所,于2019年被授予法国建筑科学院外籍院士,同年被聘为美国伊利诺大学杰出教授,自2014年起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担任设计导师。

董功及事务所多次受邀参与国内外重要展览,于2018年参加第16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FREESPACE主题展及中国馆展览。事务所曾获得意大利Domus“100+最佳建筑事务所”(2019);瑞士建筑奖入围奖(2018);意大利“Archmarathon”建筑奖最高奖(2016);美国建筑实录国际十大设计先锋(2014)等重要奖项。

董功曾多次受邀于清华大学,马德里理工大学,伊利诺大学,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法国建筑师协会,意大利Casabella Formazione等国内外高校、学术机构发表演讲和教学评图。世界知名建筑期刊《AV Monographs》出版第220期直向建筑专辑《Cosmopolitan Vernacular》,同时其作品多次被《CASABELLA》《Arquitectura Viva》《The New York Times》《A+U》《Detail》《The Architectural Review》《L'Architecture d'Aujourd'hui》《Lotus》《Domus》等媒体出版物发表。

其代表作品包括:海边图书馆,海边教堂,阿丽拉阳朔糖舍酒店,船长之家改造,长江美术馆,苏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等。

袁岳

零点有数董事长,飞马旅联合创始人,黑苹果青年YES理事长,全国工商联宣教委副主任、国际合作委员会委员、智库委员会委员,欧美同学会常务理事,国家网络市场监管专委会委员,中国市场信息调查业协会副会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上海市决咨委委员,广州市营商环境决咨委专家,淄博市决咨委委员。北大社会学博士、哈佛公共管理硕士、耶鲁世界学者、美国Aspen学者、美国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舒勒学者,独立媒体人,发表关于数据科学、管理科学、社会群体研究等相关领域著作逾一千三百五十万字。

活动报名

在第三届未来城市构想高峰论坛筹备期间,一场地摊经济席卷了整个中国。

有人说中国式生存就是不断复古,那些朴素的技能总会在紧要关头解决最大的难题。

也有人说即便复古,古的也是形式而不是内里,不然为什么会有“新地摊经济”,为什么会横生出小商品届的野生商业大学。

人是未来城市的主人,需求会作用于市场,所以我先提出一个大胆猜测:未来城市的样子,既是连接着土壤的循环复古,也是跨越钢铁丛林,能赋予人返璞归真快乐的行为艺术。也许就藏在地摊摊位线的有无之间。

你的想象是什么?

尽管在评论区告诉我,说不定9月19日论坛现场,就有哪位嘉宾站你这队。

活动报名

商务合作

 

作者:扁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