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没有女版乔布斯

总有一天,会有人伫立山顶。

华商韬略 2020-07-29

一群女人,在站满男人们的手机江湖里,巾帼不让须眉。

01 功能机“教母”

  • “一个拖拉机女工程师,跨行做手机,做出一个山寨机之王的故事”
 

荣秀丽至今也不后悔29岁时做的决定。

那一年,她辞掉做了10年的洛阳拖拉机研究所工程师的职位。如果当时她狠不下心,就不会有后来的“山寨之王”天语手机。

辞职的时候,研究所的所长执意挽留,这位所长在当时是中国百名年轻企业家之一,可荣秀丽觉得工作干着没劲。她对所长说:“你这么年轻就当上了正所长,我干到最后充其量是个副所长,没意思。”

打破体制内的工作,是现在大部分有名企业家过去最擅长的事,史玉柱、方洪波、王石等人都干过,都觉得工作一眼就望到头,没意思。有趣的是后来荣秀丽再回到研究所办手续时,发现那个挽留自己的所长,也溜了。

人们都说,体制内是深井,体制外是江湖。

荣秀丽出来后,去北京读了MBA,读完后找工作,很多企业都想聘她管财务、人事,但她全都拒绝了,转身就走进手机江湖,做起手机代理。

那还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BP机未消亡,芬兰最大的手机代理商百利丰打算进军内地市场,找到荣秀丽所在的公司做调研。荣秀丽当时就劝老板拿下百利丰代理权,因为她觉得手机会代替BP机。

结果公司给市场交了160万元的学费,1995年,荣秀丽与老板达成协议,把公司存货与百利丰的代理权都接了过来,外加160万的债,又去借了近500万元自立门户,做起了代理三星、北电的业务。

2002年,手机江湖野蛮生长。

这一年,诺基亚、摩托罗拉、三星等国外品牌垄断中国市场;荣秀丽也成立天宇朗通,从代理转向手机生产。

但困难接踵而至,首当其冲的便是手机研发。荣秀丽从硅谷请来了研发团队,但一年后,研发亏损高达8000万元。

后来她说,很多人说自主研发手机是往坑里跳,但这好像不是坑,而是井。于是她引入台湾手机芯片企业联发科,天语只需要做渠道与销售,将代理商的利润提到最高,进而让销量暴增,而研发则全都丢给了联发科。

这既是天语崛起的起点,也是其没落的重要原因——没有核心研发技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不过,高光时刻的天语在2007年创下了1700万的出货量,占有率高居中国品牌手机第一,仅次于诺基亚、三星,荣秀丽也被多家网站评为“中国手机20年风云人物”。

一年后,荣秀丽以42亿元身家,位列胡润IT富豪榜第11位。

但功能机时代,迅速被iPhone终结。2010年,谷歌败退中国,荣秀丽在系统上看衰安卓、选择微软;与此同时,她最看好的海外事业部总经理卢伟冰又离开了天语。智能机战略上的致命失误,加上高端人才的流失,加速了天语的没落。

一边是以天语为标志的功能机出局。2014年,天语的手机品牌忠诚度只有3.7%;2015年,大家依旧能在线下商店看到天语,但已经不再有购买的欲望。

另一边伴随小米、华为等手机新贵的兴起,金立也推出了互联网手机品牌IUNI。对于这些智能手机对手们,荣秀丽是敬畏的,她曾说:“很尊重雷军推出手机,挺‘超人’的,他的选择,我不太有胆量;魅族,是我很崇拜的公司,敬佩其营造的粉丝氛围;华为是中国人的骄傲。”

天语现在做老年机的生意,最近还在京东上线了一款升降式摄像头的新老人机:天语LA1。

可荣秀丽依然活得肆意潇洒,她有一对可爱的儿女,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天语这个品牌依旧被很多人记得。她也从来不认为女性企业家的成功比男性难,当然,她也没有因为自己是女性而被欺负过。

大学的时候,她曾连续三年勇夺湖南省高校田径短跑冠军。在手机江湖里,她也拿过冠军,而在生活中,她也是自己的冠军。

02 做最懂女性的手机

  • “这个曾被传言是传奇家电大佬陈伟荣妻子的女人,一直想做出一款最懂女性的互联网手机”
 

2002年天语成立的同一年,一个叫刘立荣的男人,创办了金立。卢伟冰从天语出走后,投奔的也是金立。

金立搞的互联网子品牌IUNI,其第二代掌门人,叫霜梅。

霜梅来自云南昆明,当过《南京日报》记者,也在IBM干过。2005年,她去了亿通科技。

亿通科技的创始人,是与创维集团董事长黄宏生、TCL董事长李东生并称为“华工三剑客”的原康佳董事长陈伟荣。

曾有相关人士对网易财经透露过,霜梅是陈伟荣的妻子。2005年,陈伟荣刚创立亿通科技,霜梅就加入并当上了总经理。

这个传闻没有人承认过,但也没有人否认过。

霜梅做手机的生涯,是从亿通开始的。2012年9月,业内举办了一场国内手机高管聚会,小米雷军、OPPO陈明永、金立卢伟冰、亿通霜梅都到了。

据说,当时雷军和陈明永两人感叹相见恨晚,表示小米和OPPO是差异化竞争。当然,这一点也不影响之后两家“打得火热”。

聚会后的一年,亿通多了一个主打女性手机的艾拉科技,“船长”正是霜梅;而金立则搞了个“以小米反小米”的互联网手机品牌IUNI。

2014年,霜梅在北京工体发布了艾拉科技第一款“最懂女性的互联网手机”——小艾Slim Note。

霜梅认为,女人是不管真实的,她们会利用自拍美颜功能,一厢情愿地去幻想自己有多美,而这是很多商业赚钱的原因,所以她看准了女性手机这个细分市场。

小艾手机还与当时女性用户最大的APP大姨吗、明星衣橱、美丽说等进行了深度合作。

但发布两个月后,霜梅一看数据,买小艾的竟然大部分是男生。究竟是买来送女生的?还是女性手机根本就是个伪命题?结果基本未知。

定位女性没有一炮而红,而金立IUNI首款对标小米3的U2,上市后半年月均销量不足1万台,总销量不到5万,刘立荣与卢伟冰都觉得是时候做品牌调整了。IUNI第一代掌门人何骁军的高性价比战略,显然不对刘立荣的口味。于是刘立荣选择了霜梅,试图把女性手机的构想融入到IUNI的男性定位中。

▲刘立荣(左)与卢伟冰(右)

2014年10月,霜梅正式成为IUNI第二代掌门人,她说:“手机细分市场的空间很大,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款真正适合女人的手机。”

艾拉科技承担了霜梅第一次做女性手机的梦想,IUNI则承担起了第二次。

也许是有意识要规避与小米正面竞争,作为“米粉”的霜梅,主导女性手机发布后,还是喜欢玩小米手机。她还觉得小米4是精品,手感、三围、重量、视觉都让人兴奋。

可品牌转变的成本太高了,霜梅主导的首款IUNI产品i1,并没有得到市场的回应。有人在她微博底下评论说:“标错位了吧,IUNI应该是灰姑娘、后来者。”

她毫不客服地回复:IUNI从来不是灰姑娘,我们不会等待王子来拯救,我们自己就是王。甚至说,i1的手感比iPhone6好。

结果一个月后,她就离开了IUNI,女性手机的梦想也随之破碎,哪怕她内心还是不服气。

后来霜梅说,世界上女人贬值最快,比女人贬值还快的,是手机。

实际上,更加不值钱的是女性手机,这是一个伪命题。无论是做朵唯的何明寿、做美图的吴欣鸿、做小米的雷军,包括霜梅,都在这条路上摔过跟头。

跌倒过后,霜梅渐渐喜欢上了马拉松。她说,跑习惯了,其实10公里就是25首歌的享受而已,游刃有余后面是足够的汗水。

可微博底下还是会有人留言问她:您的艾优尼,以后还会有吗?

单从这一点来说,霜梅并不失败。

03 叫板苹果的科技女王

  • “一位敢和英特尔、乔布斯叫板的女人,书写出一个2000亿的安卓神话”
 

与荣秀丽、霜梅不同,王雪红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豪门贵女,她父亲是台湾“经营之神”王永庆。

1958年出生的王雪红,15岁就被父亲送到了美国,在旧金山一个犹太人的寄宿家庭里长大。

在她最初的人生规划中,未来要成为一名钢琴家。可就是这样一个充满艺术感与文艺气质的人,毕业后却做出了从商的决定。

她不想要父亲一分钱,一直想摆脱“王永庆女儿”的标签。于是,她最初只在台塑工作一个月就离开了。而她的初创资金,是抵押了母亲留给自己在台北的一套房子后,向银行贷款的500万新台币(约118万人民币)。

1988年,王雪红买下快破产的芯片公司威盛,开始直接与英特尔硬刚。大家都嘲笑王雪红不自量力,英特尔有8万精英,威盛只有不到3000员工,一个是大象,一个是蚂蚁。但王雪红不畏惧,她是虔诚的基督教徒,淡定地表示:“神的眼中,小蚂蚁和大鲸鱼地位一样。”

在王雪红的主导下,威盛一度发展得让英特尔都忌惮。在获得X86架构授权后,威盛成为全球第一家拥有CPU、GPU、芯片组的公司。巅峰时刻,其芯片组市场份额高居全球的70%,被誉为“台湾英特尔”。

威盛的崛起,引发了一场与英特尔旷日持久的战争。有段时间,威盛只要发布新品,就会被英特尔告上法庭。为此,王雪红跑了上百场听证会,疲于奔命。

王雪红一边不屈不挠抗争,一边着手拓展新的领域。很快,她盯上了手机。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王雪红联合卓火土、周永明逆流而上,创办宏达电子(HTC),注册手机公司多普达,以代工厂的身份进入手机领域。

▲王雪红与周永明

2002年,微软发布了Pocket PC Phone Edition操作系统。当时,很多人还在观望,王雪红抢先一步做出了PDA样品,打动了比尔·盖茨。同年,两家就合作发布了全球第一款基于微软系统的智能手机O2 XDA。

但王雪红并没有死抱着微软这一棵大树。

2006年,HTC正式推出自有手机品牌HTC touch;2008年,又顺势加入谷歌阵营,并推出了全球的第一款安卓手机T-Mobile G1。

王雪红向来是个敢于挑战强权的人。HTC一次尾牙大会上,她毫不讳言要挑战苹果:“他(乔布斯)的观点可以改变全世界的人,每一个人都跟着他走,但是我不认同。”

就这样,王雪红不但是英特尔的眼中钉,又成了苹果的头号大敌。

当年的HTC,也确实有这样的底气、豪气。

依靠机海战术和运营商铺量,王雪红率领HTC大杀四方。2010年,HTC手机出货量达2460万部,占全球出货总量的8.3%;特别在美国,HTC一举超越苹果,成为美国最大的智能手机厂商。

2011年,HTC全球市场份额继续攀升到9.1%,销量达4300万部。

这一年,HTC市值达335亿美元(2000多亿人民币),超过诺基亚。王雪红也在福布斯亿万富翁排行榜上,以68亿美元的身家碾压郭台铭,成为台湾新首富。

乔布斯自然不会坐以待毙。2010年,苹果控诉HTC侵犯专利,要求在美禁售HTC的全部手机,从此拉开了与HTC生死鏖战的序幕。

一流企业卖专利,二流企业卖产品,三流企业卖力气。微软和苹果都很喜欢打专利战,只不过前者想要的是专利费,后者是要争夺市场。

所以行内人都说:微软要钱,苹果要命。

苹果与HTC的争斗,实际上是苹果与谷歌的战争。苹果是想让安卓阵营里的厂商,脱离谷歌,削弱甚至摧毁安卓的力量。而安卓阵营里,HTC发展最快、也最年轻,所以苹果选择了它。

官司阻碍国际市场的另一边,国产手机品牌“华米ov”等冒头崛起,也让HTC江河日下。2012年HTC北美市场占有率从24%暴跌到6.2%;到2013年,HTC的全球市场份额仅有2%。

即使王雪红亡羊补牢地学习国内厂商,邀请王力宏、五月天等明星代言,HTC也是大势已去。就像雷军说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家手机公司在销量下滑后能够成功逆转的。”

HTC的致命点在于,高端打不过苹果、三星,中低端又干不过小米、华为,营销还跟不上节奏,并且没有生态产业链围成护城河。

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是,威盛与英特尔的对决也迎来终局:2015年,英特尔用80亿新台币(约2.5亿美元)收购威盛旗下的威睿电通,拥有了CDMA专利授权,实现芯片全网通。而王雪红以事务繁忙为由,辞去了威盛董事长的职位。

2017年,随着谷歌宣布以11亿美元收购HTC手机业务,王雪红与HTC的章节也黯然落幕。

粉丝们自然不愿接受这种结局,他们自称为“火(H)腿(T)肠(C)”,叫王雪红为“雪姨”,更赞成“生子当如孙仲谋,生女当如王雪红”的说法。

王雪红则比较风轻云淡,她有句名言:“我的一切都是神的,我已经很满足了。”

王雪红带着HTC做出了手机界镌刻的多个第一,她的商业思维与杀伐决断突显无疑,她的征战履历虽败犹荣。

04 霸道女总裁

  • “格力做手机,分分钟灭掉小米”
 

董明珠比王雪红,多了一份“韧劲”。

小的时候,董明珠想当老师帮助别人,后来又想当军人来保护人,她觉得这样很伟大,也很崇高;年轻的时候,董明珠就开始拼命,每天只睡5个小时;中年的时候,她去格力做基层业务员,凭借死缠烂打的韧劲,40天就为公司讨回了债款,得到了当时的总经理朱江洪的青睐。

1995年,董明珠成为格力的销售经理。当时的员工对她的评价是:一个从不按牌理出牌的人,她的“牌理”只有一个——自己的原则,自己认为对的。

她从不畏惧谁,做手机也一样。

2013年,董明珠在央视年度经济人物典礼上,与雷军进行了一场火药味十足的对话,还问现场观众有多少人用小米手机,结果只有2个观众吱声,于是定下了著名的10亿对赌。

董明珠不但要做手机,还公开挑衅说,“格力做手机,分分钟灭掉小米”。

后来,那个赌局董明珠赢了,但董明珠给了雷军一个台阶下:这场对赌本身没有意义,一个是实体经济,一个是互联网的轻资产,两者没有可比性。

不过,董明珠做手机很大程度上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做手机之前,格力电器已经遇到危机,其2014年年报显示:格力实现1400亿营收,逆势增长16.6%。但2015年,格力的营收只有1005亿,骤降28.17%。

如何打破天花板,成为格力空调心头的坎。

自从2012年从朱江洪手里接过格力,董明珠就说了要再造一个格力,实现5年2000亿的目标,所以需要找到空调之外的增量。与此同时,家电领域竞争升级。自2007年以来,格力与美的围绕技术专利、商标等发起的互诉案超过10余件;2020年7月,因中国移动招标项目,格力与美的又撕了起来。

做手机,是董明珠基于建立格力生态平台的通盘考虑。未来一定是一个由移动互联网、物联网构建的智能家居时代,借助手机打通线下智能家居市场,是格力发展的重要一步。而早在董明珠之前,海尔就上线了自己的品牌手机,也是旨在为移动互联智能家居时代做好准备。

所以,尽管格力手机销量惨淡,董明珠也没有丢掉这个业务,因为5G时代到来,说不定还有再次冲击手机市场的机会。2019年3月,董明珠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格力手机会跟上5G和柔性屏的大势,并在折叠屏手机上拥有专利。

董明珠也从不服输。在一档访谈节目上,董明珠表示:有人说我做手机,明天就能做到一千亿,你们真把董明珠看成神了,我没那个能耐。但我有一个能耐,每做一个产品,就要做到最好。

所以,她从来不认为格力手机失败,反而觉得做的很好,虽然量不大,但是她不以量来认定,而是让每个人用完以后不后悔。

2016年第二届中国制造高峰论坛上,董明珠现场表示:格力手机世界第一,这个第一不是销量而是品质。说完,她就把手机摔到地下,并反问道:我今天可以把这个手机从两米摔下去不会坏,你们敢摔吗?

这一幕似曾相识,2011年小米推出小米1的时候,雷军也摔过手机,以此来反驳山寨的说法。

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宋志平很欣赏董明珠,他曾在演讲中说:“过去我们学习美国的亚科卡、日本的松下幸之助、韩国的金宇中,学香港、台湾的企业家。但是今天,我们有了马云、董明珠、刘永好这样的一大批优秀的企业家。这是我们最值得骄傲的一点。”

05 战斗还在继续

手机产业,至今还是属于男人的江湖。

放眼望去,现在做的好的中国手机厂商,掌舵者都是男性,比如小米雷军、oppo陈明永、vivo的沈炜、华为余承东等。

结果就是,做女企业家难,做手机的女企业家——更难。

但女性企业家并不弱,除了典型代表董明珠外,还有老干妈陶华碧、手机玻璃女王周群飞等等。

在马云眼里,女人更是能顶半边天。他曾在“世界女性创业”论坛上说,生存下来的最好的企业,基本上都是女性占大多数。而在阿里巴巴,在30位合伙人里面就有9个是女性。

“瑞典女人要工作,但不用看孩子;日本女人要看孩子,但不用工作。中国的女性往往既是承担责任的母亲,又是创业者,非常不容易。”马云坦言,自己很敬佩女企业家,商界是离不开女人的,他甚至说自己下辈子想当个女人,生两个孩子。

而一个大趋势是,女性企业家越来越有影响力,中国女性企业家也正以惊人的速度崛起。

今年3月初,福布斯发布了全球亿万富豪榜,中国内地有30位女富豪上榜,成为女性富豪数量世界第二多的国家,仅次于美国。

对于这些做手机的女企业家来说,她们在手机领域征战不息、从不放弃,巾帼不让须眉。这种奋战到底的精神,也是所有企业家的一个共识。

就像过去十多年,包括万科王石、搜狐张朝阳等企业家们前仆后继去挑战珠穆朗玛峰、北极南极等极限之地一样。

王石说:山就在那里,从未远离;峰永在心中,不言放弃。

也许手机领域,就是女性企业家们想要挑战的一座高峰,总有一天,会有人伫立山顶。

参考资料:

1.《王雪红和她的HTC》——黄伟芳著

2.《传奇王雪红》——布衣著

3.《荣秀丽:“我把造手机当兴趣而非生意”》——京华时报

4.《复盘IUNI之败:如何一步步沦为金立弃子》——IT段王爷

5.《董明珠:传奇从36岁开始》——网易新闻

 

作者:陈几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