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商故事⑫丨三个女人的卖酒故事

商界新媒体 2020-10-15

当翘脚老板和甩手掌柜,是很多生意人“梦想”的经营状态。有没有一种模式能让经营户既能放心大胆地“开店”,同时又照顾到自己“诗和远方”的梦想,并且还能持续赚钱盈利?

在加盟1919隔壁仓库计划前,曹静秋努努力,也只能实现其中一部分愿望。她喜欢和朋友聚在一起喝点小酒,于是干脆加盟了一个红酒庄。在经营酒庄的3-4年间,80后、90后开启了酒类线上消费热潮,1919成了新趋势的弄潮儿和践行者。

“专门去成都考察后,我和两个姐妹决定加盟1919隔壁仓库。”曹静秋告诉《商界》记者,1919隔壁仓库模式作为线上线下深度融合的酒类新零售,每一个核心优势都能打动潜在的合作伙伴。

兼具品牌和规模效应的1919,无论是商业模式还是个人情怀,都让曹静秋无法拒绝——能和好友品到更多品类的好酒,还能在经营上少走很多弯路,何乐而不为?

为梦想插上翅膀

湖北随州距离省会武汉100多公里,坐高铁用时不到1个小时。随州汉东路位于老城区,老城区在市中心,3公里以内都是商业区。

2018年11月初,这条街上一家门店搞起装修。很快,幕布被取下来——黄色的门店外墙上,“1919隔壁仓库”几个字异常醒目。

这家店藏着一肚子好酒。那几天,崭新的门头、漂亮的装潢以及热闹的促销信息,不停吸引着过路的市民走进去。开业那天,随州“三姐妹”都到场了,曹静秋是大姐,也是这家店的主理人,她热情地接待了每一位进店的客人,向他们介绍新店的亮点和正在进行的优惠。

另2位股东是她的好姐妹,在航空公司上班,由于工作关系,主要负责市场拓展。“我们仨有个共同点,都爱喝酒”“这家店一次性投入了100多万元,除了我们3个股东,另外聘请了3个店员”……曹静秋复盘了加盟1919隔壁仓库前后的经历,也再次勾勒描绘了心中“开一家酒类门店”的梦想。

经营一段时间后,曹静秋发现情况和预料中完全一致。客群变得更广了,是因为门店能供应的酒类品类足够多。门店主营面积有60多平米,在1919隔壁仓体系中算比较小的,门店附送了40平米左右的仓库,用于货物储备,店面月租金9 000元。

在随州汉东路上,这家店很大程度上填补了此前的酒类市场空白。根据1919隔壁仓主导的“隔壁”和“前置仓”概念,曹静秋的店相当于将1919系统的所有直供酒开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满足不同人群的消费需求。

“96度的酒你喝过吗?这可能是随州品种最全的酒庄了”“进口的、国产的,上百种酒水超齐全,关键是一瓶也能免费送到家”“蜂蜜味的威士忌、最适合夏天喝的柚梅子酒、最适合小仙女的白葡萄酒”……有了1919的模式驱动,曹静秋如今再来吆喝生意,底气十足,也更有“内容”。

曹静秋介绍说,除了这些有别于传统烟酒店的经典类、网红类酒水外,店里还有独家供应的诸如“金洋河”“恒昌烧坊”等品类酒水,极大地奠定了隔壁仓库店的竞争优势。

就是这样一爿小店,2018-2019年,实现了400-500万元的销售收入。除了经营流水大幅提升以外,曹静秋感触最深的一点是,1919深耕酒类新零售10多年所积累和打磨的品牌力。

“以前做任何活动,需要自己去吆喝,耗时不说,效果也不好。”曹静秋说,如今店面管理、线上APP操作、店员培训和品牌影响力都有成套的体系,由1919来主导完成,经营户只管打理门店日常,非常省心。

生意做得更大,操心的事情反而更少,三个闺蜜如今聚在一起喝酒的时间也明显比以前多了。

线上订单“开挂”挽救疫情颓势

今年的突发疫情,将九省通衢之地武汉陷入世纪危机。作为鄂籍加盟商,曹静秋和其他伙伴一样,今年4月以前,门店一直处于关闭状态。他们都想尽快见到1919创始人杨陵江。

9月20日下午,今年的“1919隔壁仓库店全国巡回路演”来到湖北武汉。曹静秋粗略计算了今年疫情带来的损失,觉得比起到路演现场去“要政策、要解决方案”,她更想听听杨总如何来指点,1919隔壁仓模式如何抵御后疫情时期的市场影响。

“杨总的演讲,核心内容正好围绕1919的未来。”9月21日,曹静秋与《商界》记者分享了前一天路演现场的情况,杨总专门结合疫情、1919隔壁仓模式升级等要点,向包括她在内的区域加盟伙伴送去了定心丸。

1919刻在模式基因里的线上运营在4月陆续恢复营业后,的确有力地进行了商业证实。据分布在黄石、恩施、黄冈、十堰以及襄阳等地多个加盟商提供的数据,在湖北境内,自4月开始,通过微信下单、送货上门的形式消费的人占比超过50%。

拿曹静秋的店举例,该店酒类SKU有400多个,后疫情时期,门店门口恰逢市政修路,已持续好几个月,“本身是双重影响,但因线上订单给力,加上1919品类自身的竞争优势,经营情况逐渐接近疫情前期。”曹静秋认为,当初加盟时看中1919在“线上”的运营能力,正好在这次疫情中得到演练,事实证明它扛住了。

另一个持续打动曹静秋的点是,1919管理系统给予加盟商的柔性空间。曹静秋和闺蜜合伙开店卖酒,是1919隔壁仓计划里一抹亮丽的风景线,但任何一门生意都不能光靠情怀,得赚钱。加盟隔壁仓店后,货品由公司供应配送,但曹静秋舍不得之前经营红酒庄时积累的顾客资源。

“1919要做超级服务平台,不会限制门店自己的发挥。”曹静秋说,今天在汉东路的1919隔壁仓的货架上,仍旧摆上了红酒庄供应商的货。喝酒的是人,服务的对象是人,不能因为品牌、渠道之争而破坏最终的服务体验。

这样,这个60平米的隔壁仓小店,不仅装下了曹静秋三人的初心,更实现了她们梦想的升级。“1919鼓励加盟伙伴这样做,客流可实现有机导流,服务的永远是具体的每一位客人。”

通过最近几年和美酒打交道的经历,曹静秋作为一个爱酒的酒类分销商,也深深地折服于新技术、新模式改造传统行业的威力和魅力。消费者不用再为了买某个品类或某个品牌的酒,而走进不同的门店。

至于还有哪些神奇体验即将被解锁,曹静秋们对1919这样的品牌及其超前的、回归消费体验价值的模式,抱以持久的期待。

 

作者:谭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