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被吴晓波、罗振宇两位大咖cue到,海尔凭什么

商界新媒体 2021-01-05

编者按:时代大潮下的企业想要真正实现“反脆弱”,就需要以更加开放的心态,打破企业的围墙,融入生态、携手共创。

看着2021年的第一轮晨光遍撒大地时,大多数人还没有从对2020年的回忆中抽离。

过去的一年的确太难了。餐饮门店承受着比2003年SARS期间还严重的打击;咖啡行业闭店率超过了83%;就算是重点大型零售企业,2020年上半年达到四成亏损,零售额同比下降27%……

在黑天鹅面前,太多企业似乎束手无策。

无法否认的是,当今商业世界本就变化不断,黑天鹅、灰犀牛的出现已然极具确定性。

经历2020年的捶打,无论企业还是个人,都需要思考一下该如何实现自我的“反脆弱”了。

1 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张瑞敏曾有一句名言:“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而新冠疫情无形中加速了一个新的商业时代的到来。

这是一个传统品牌集体式微的时代。

65岁的王府井百货是典型案例之一。2020年5月中旬,长沙河西王府井自营超市无奈撤场,这是王府井在长沙的第二家店,其运营时间不到5年。到2020年8月,昆明王府井的生活超市也悄然撤离。

而巧合的是,无论长沙店还是昆明店,王府井超市原址进驻的品牌都是盒马鲜生。通过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新零售模式,和大数据改造门店体系,盒马鲜生仅2020年12月就开出了21家门店。

是的,在传统行业一蹶不振之时,我们不可否认的是,少数颠覆行业模式的企业正在逆势崛起。

除了传统零售行业出现了盒马鲜生,传统玩具销售领域中,泡泡玛特用盲盒模式打破原本的销售模式;传统服装领域,衣邦人、量品用C2M模式打破了传统的批量生产模式。

这些企业的成功基本遵循一个特点:颠覆了传统的商业思维。而立足时代、看向未来的企业,则需更进一步:敢于将刀刃对准企业内部。

这亦如张瑞敏在2020年的一次演讲中所言,要颠覆旧模式,就先要颠覆自我。

过去的36年时间里,这家企业正是通过不断自我颠覆、螺旋上升的创新创业之路,成为而今商界公认的“时代的企业”。

这是充斥着大量不确定性的商业史中,典型的反脆弱案例。

2 吴晓波与罗振宇口中的时代榜样

2020年底,吴晓波和罗振宇的跨年演讲,再度成为炙手可热的商业话题。相比往年“小趋势”“国货经济”等颇受热议的关键词,今年两位大咖无一例外地从新冠疫情讲起,从不确定性讲起,也无一例外地关注到了同一家企业——海尔集团。

2020年12月30日,吴晓波年终秀《勇敢者的心》在厦门如期拉开帷幕。他引用克莱顿·克里斯坦森的一句话形容当下时代:“在破坏式创新时刻到来的时候,越是管理卓越的大型公司,越难以摆脱困境。”

同时被吴晓波、罗振宇两位大咖cue到,海尔凭什么?

毕竟,那些行业里效益最好、管理最卓越的企业,作为既得利益者,其实本身就是被革命者。

海尔却是一个例外。

当时间走到2012年,从1984年开始创业的海尔此时已经完成了从名牌战略、多元化战略、国际化战略到全球化品牌战略的升维,来到了网络化战略阶段。

吴晓波认为,到此时为止,海尔的发展战略非常符合迈克尔·波特的竞争战略理论。但从2012年到今天海尔走过的路,你在全世界所有的战略教科书中都已经找不到了。张瑞敏领导海尔从“砸冰箱”到“砸组织”,彻底打碎了正三角的金字塔式的科层制管理。到2019年,海尔开启了生态品牌战略阶段。

同时被吴晓波、罗振宇两位大咖cue到,海尔凭什么?

作为中国最早一批探索工业互联网的企业,海尔依托自身30余年制造经验,推出了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全球率先引入用户全流程参与体验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卡奥斯COSMOPlat。新冠疫情初期形势严峻,山西却没有一条医用口罩生产线,卡奥斯平台迅速寻找口罩生产设备、原材料、工艺指导、企业管理等相关资源,仅用48小时就帮助山西上马了第一条自动化口罩生产线,日产量达到10万只。

截至目前,卡奥斯COSMOPlat已孕育出教育、模具、能源等15个行业生态,同时建立了全国7大中心,覆盖12大区域,并在20个国家复制推广。

同时被吴晓波、罗振宇两位大咖cue到,海尔凭什么?

从一个白色家电品牌到集智慧家庭、工业互联网、大健康等多个产业生态为一体的物联网生态品牌,海尔循着时代的步伐,走出了自己的节奏。

2020年12月31日,罗振宇特地将跨年演讲城市选在疫情中最为国人挂念的武汉,立意为《长大以后》。

罗振宇说,所有的问题,其实都是规模变大之后的问题。过去有一句话,“规模是一切问题的解药”。很多问题,靠把规模做大,自然也就消失了。但是反过来,今天也要说,“规模也是一切问题的根源”。

长大了,面对的挑战和机遇也随之而变。罗振宇直言,“今年我们太需要一点确定性了”。

虽然都关注到海尔,与吴晓波关注海尔在新时代转型生态品牌不同,罗振宇关注的是海尔集团旗下的高端品牌卡萨帝。

同时被吴晓波、罗振宇两位大咖cue到,海尔凭什么?

这个在2021年即将步入15岁的品牌,无论从市场资历、产业规模还是用户积累来看,都可以说是“长大”了。然而,在“长大”的过程中,各种问题也迎面而来,比如模仿者越来越多,高端市场入局者也越来越多。

而在罗振宇看来,这个成熟的品牌已经拿出了解决方案,面对挑战迎难而上。面对友商的模仿,卡萨帝选择了通过持续创新来保持领先性,在用户生活的衣、食、住、娱等各个领域,用智慧方案引领着高端生活方式的变革。

2020年的9月11日,海尔发布了全球首个场景品牌“三翼鸟”,为用户提供阳台、厨房、客厅、浴室、卧室等智慧家庭全场景解决方案。

吴晓波和罗振宇所解读的海尔,正好拼凑出了其如今的三大品牌层级:高端品牌、场景品牌、生态品牌。

无论是面对时代变局,还是不确定性,抑或是自己的“长大以后”,海尔毅然砸掉了自身家电品牌的标签,在不断的颠覆旧模式与颠覆自我中,迭代为物联网生态品牌。目前,海尔已连续两年作为唯一物联网生态品牌蝉联BrandZ最具价值全球品牌100强。

3 为什么是海尔?

在回顾2020年种种商业故事之际,我们不禁发问:吴晓波、罗振宇两位大咖为什么不约而同地谈到了海尔?海尔又为什么能够成为时代的企业?

首先是其始终坚持人的价值最大化。

罗振宇在演讲中谈到了生产出卡萨帝高端产品的“灯塔工厂”,在这个工厂里,一个个具体的创新成果不断涌现,而能够冠名这些成果的,不是大科学家,而是一线的生产者:普通工人和工程师。

同时被吴晓波、罗振宇两位大咖cue到,海尔凭什么?

早在海尔创业之初,美国、日本等企业经营管理理念在全球盛行,海尔也是学习者之一,不同于其它企业只学习工具,海尔首先确立了自己的独特价值主张——人的价值最大化,这成为了海尔36年来不曾改变的理念。

2005年诞生的人单合一模式,同样坚持人的价值最大化,将决策权、薪酬权、用人权交给员工,创造出一个让其能自己发光、发亮的环境,极大释放了人的主观能动性,让每个员工通过创造用户价值来实现自身价值,用户的需求也因此得到最大程度的满足。

其次是人单合一模式成为可供复制的底层逻辑。

在一次公开演讲中,张瑞敏谈到:海尔的可复制性,在于一种管理范式,一种商业准则。

这其实就是海尔践行了16年的“人单合一”模式。

在商业世界的时代颠覆中,无论是经济周期的灰犀牛事件,还是非典、新冠等黑天鹅事件,这些都是不确定的。而无论外界如何变化,企业始终需要积极洞察用户的需求,因此具有确定性的,应当是企业对创造用户最佳体验的追求。

支持企业运转的管理模式,如果真正以用户为中心,那么无论在怎样的不确定性中都能跟着用户的需求走。能够紧跟用户脚步的企业,那就是时代的企业。

相反,如果管理模式是为了适应企业而生,那么用户需求的变化远远无法触动企业的转向。毕竟,趋使企业转向的源动力——管理模式没有从根本上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一个真实的案例,海尔员工在疫情期间因为自己买不到口罩而想到整个市场存在着医疗物资供给不足的问题,在家上班的他们自发组建小团队,通过卡奥斯平台搭建“新冠肺炎战疫供需平台”。

仅用了两天时间,这个平台就在4名员工的自发组织下上线了,实现抗疫物资信息汇聚、精准对接和优化调度,此后为响应国家关于疫情防控和有序复工复产的号召,平台迭代为企业复工增产服务平台和国家应急物资生态平台,支持2100多家企业稳产增效,如以全产业链解决方案赋能淄博海思堡等服装企业火速转产防护服。

无论是灯塔工厂中员工自下而上的创新,还是卡奥斯平台员工的自发组织行动,背后都是海尔独创的人单合一模式。

在全球范围内,人单合一模式已经成为企业转型进化的指路灯塔。以全球最大的地毯公司斋普尔、俄罗斯乃至世界上最大的钢铁生产商之一的谢韦尔和日本领先的信息通信技术企业富士通为代表,全球众多国家的6万多家企业已经注册成为人单合一联盟会员,通过学习模仿人单合一模式,进行企业管理变革的深入探索。

斋普尔借鉴人单合一模式,通过用户付薪机制,这个印度手结地毯最大的制造商和出口商,让40000名员工与全球用户零距离接触。

富士通西欧的负责人将新业务员工分为15个小微,每个小微4到12人,给予充分的自由度,没想到新设立的小微获得了许多新订单。

除此之外,人单合一模式还在2020年迎来了一项引领时代的成果。在9月20日举行的第四届人单合一模式国际论坛上,全球领先的洞察与咨询公司凯度集团、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携手海尔集团正式发布《物联网生态品牌白皮书》,标志着全球首个物联网时代的品牌标准诞生。12月18日,起源于白皮书的《物联网生态品牌发展报告》由新华出版社正式出版,新华出版社社长梁相斌称其为“物联网时代品牌创新发展的‘灯塔之书’”。

2020年已经过去了,这一年教给我们的,或许比过去的十年还要多,我们对于这个全新的时代也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

物联网时代,不仅意味着万物互联,更意味着全球正日趋成为一个整体。我们共同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共同身处“乌卡时代”,需要认识到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其所带来的无论是机遇还是挑战,我们都需要共同应对。时代大潮下的企业想要真正实现“反脆弱”,就需要以更加开放的心态,打破企业的围墙,融入生态、携手共创。

作者:洪志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