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选择、弃养……商业代孕背后的残酷真相

商界新媒体 2021-01-20

孕不应该成为一项商业服务。

1月18日,女明星郑爽前男友张恒在微博中表示,过去一年多时间里,自己遭遇到了严重的网络暴力,关于他涉嫌诈骗、借高利贷、逃避债款、携款潜逃至美国的言论都是谣言。他表示自己人在美国,之所以滞留一年多,是因为要照顾“两个年幼无辜的小生命”。

网友很快将焦点锁定在了“两个年幼无辜的小生命”上,并结合后续曝光的信息得出结论:“两个小生命”,是张恒与郑爽通过“代孕”所生。

这一信息直接将话题送上了微博热搜榜首。当天晚上,网易娱乐继续爆出一段音频,音频中疑似郑爽及其父母提出要弃养两个孩子,女方甚至爆粗口:“这孩子真的打不掉了,TMD(骂脏话),我都烦死了。”

这起娱乐圈的风波直接让代孕这个灰色产业浮现在公众面前。

代孕合法吗?

目前国内和代孕相关的法律法规有两个,分别是原卫生部2001年《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和2003年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与人类精子库伦理原则》,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而在201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正式颁布,将草案中原本注明的“禁止以任何形式进行代孕”的条款删除了。

可见,国内法律仅限制了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参与代孕,而对于“代孕”这一行为是否违法仍然存在争议。

在这样的背景下,很多国内有代孕需求的人选择海外代孕。

目前,商业代孕完全合法的地区只有美国部分州、俄罗斯、乌克兰。另外,泰国、柬埔寨、印度,格鲁吉亚、希腊、南非等国家要求条件则比较苛刻,或者交通不便,较少为中国客户选择。

商业代孕成本最高的是美国。依各州法律规定,代孕必须要有律师、心理咨询师、试管婴儿机构、保险公司共同参与,且孩子出生后拥有美国国籍。如果需要捐卵,当事人也会签署明确的法律文件。不过美国的医疗成本非常高,程序也比较繁琐。因此,美国成为很多富人的首选。

有数据显示,2017年约7200名国际患者前往美国寻求辅助生殖服务,其中62%的患者来自中国。

曾经颇受跨国代孕顾客青睐的泰国、印度、越南,近几年迫于国内舆论叫停剥削贫困女性的压力,都陆续立法禁止了商业代孕。这让经济低迷的乌克兰受到越来越多外国客户的青睐,乌克兰也因此被称为“欧洲子宫”。

前不久,一段视频震惊世界。在乌克兰的一家酒店中摆满了婴儿床,床上的婴儿来自中国、意大利、德国、英国……由于新冠疫情爆发,乌克兰封国,这些婴儿被迫滞留乌克兰。

疫情还造成一些本该领走婴儿的买家,或疫情直接影响或因收入缩水,没有足够的资金付清尾款,临时改变主意,造成“婴儿拒收”的现象。

有记者采访到一位赴美代孕的中介,他透露,对于客户是否会弃养代孕婴儿,很难做到事先判断。在美国法律中,如果雇主不到美国领小孩,就无法告他们“弃养”。

谁在为代孕买单?

代孕的潜在客户通常有三种。

一种是职场女强人,她们的经济能力足以承担代孕的经济成本,同时,很多职场女性担心怀孕生子会影响事业。如今在国内,是否婚育也成为很多公司在招聘时重点考虑的一项。

第二种客户是富人群体,他们希望通过代孕避免怀孕对女方身体和身材的损害。

第三类客户则是同性恋群体,没有异性配子的同性恋凭借代孕的帮助,就能组建有孩子的完整家庭。比起前两者,他们别无选择,支持代孕的可能更大。

有网友爆料,发现同性交友软件Blued在页面中上线了代孕业务“蓝色宝贝”,从页面中可以看到,蓝色宝贝称可以通过”第三代试管+第三方“的海外辅助生殖方案获得”中/美“或”中/加“国籍的(混血)宝宝,并且其业务还拓展到了东欧,而一次上述服务的价格在40-100万以上。

企查查APP显示,蓝色宝贝(北京)医疗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于2017年7月成立,公司简介包含赴美试管婴儿、赴美生殖细胞冷冻、赴美辅助生殖等,公司唯一股东为Blued关联企业北京蓝城兄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由于新冠疫情,国内的非法代孕产业开始兴起。有媒体以寻找代孕妈妈的名义联系到国内的一家代孕机构,代孕费用是“全包65万,选性别的话是85万,想要双胞胎或龙凤胎再加10万,但不能保证成功。”

“包生男孩”这项服务非常残忍,一旦发现胎儿是女性,就要人流强行打掉。

除此之外,为了加速代孕周期,国外的非正规诊所会规劝代孕妈妈们使用剖腹产。剖腹产的一大优点就是可以人为干预分娩时间,风险也相对可控。

为了提高怀胎的成功率,在植入胚胎时,诊所医生一般会选择多胞胎植入。这是一个风险与收益并存的选择。多胞胎提高了孩子出生的可能性,但同时也有难以分娩的问题存在。

此外,代孕妈妈还会面临怀孕带来的更多风险,如宫外孕、流产、羊水栓塞、感染、大出血等。

在伦理上,代孕这个过程涉及到夫妇、代理孕妇三个人,孩子的亲生父母不好定义。有的国家认为分娩者为母,提供胚胎的夫妇只能为养父母;有的国家则认为提供胚胎的夫妇为父母。如果其中一方不遵守契约,孩子的监护权将存在争议和纠纷。

在我国法院的判决中,一般根据生育分娩确定孩子的母亲,就是谁生的就是谁的,而不是根据卵子的提供确定孩子母亲。

代孕的问题,是科技发展给人类带来的烦恼,本质上也是人权问题。当生育能力变成一种商品,不仅仅是代孕者的权益常常得不到保障,婴孩的人权也会受到严重的威胁。

更严重的后果是,代孕将使那些低社会地位、低收入的女性沦为生育机器,阻碍性别平等;市场效应还会让代孕的价格病态上涨,让真正无法生育的夫妇难以负担费用。

代孕不应该成为一项商业服务。即使在合法国家,有极少部分人真的有代孕需求,它也应该成为一种透明、健康、尊重三方意愿的选择,同时,为了女性的权益,这样的行为必须得到国家政府部门的严格监管。

我们希望每一个人都能满足自己为人父母的愿望,也希望每一个孩子都可以在阳光下快乐地成长,但满足这些愿望的途径,绝对不应该是商业代孕。

作者:郑栾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