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光新任董事长95后,带领公司走向何方?

四川日报 四川日报 2021-06-05

处于风口浪尖的蓝光发展迎来了重大人事调整。

蓝光发展昨日发布公告称,鉴于公司董事长杨铿先生辞去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职务,公司董事会改选杨武正先生为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改选陈磊先生为副董事长。这也意味着,95后的杨武正正式接任蓝光发展的董事长一职。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杨武正为杨铿的次子。持有美国德雷塞尔大学金融本科学历和英国华威大学金融硕士学历。

2020年4月,杨武正出任蓝光发展董事,曾任蓝光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四川蓝光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兼投资发展中心副总经理。2020年底,杨武正出任公司常务副总裁、首席运营官,分管投资体系、经营体系。前不久,杨武正出任公司副董事长。

图片来源四川蓝光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官网

当前,蓝光发展内忧外患不断。业绩失速、利润下滑、负债高企、现金流吃紧……财务面临不小的挑战。此外,蓝光发展遭遇质押股票被金融机构强制执行,以及接连遭遇评级机构下调信用评级等多重冲击。

此番上任,杨武正也是临危受命。而等待这位房企二代的,除了化解财务风险外,还面临如何加快引进战略投资,带领公司可持续运作等多重挑战。

市场对杨武正并不陌生。在不久前召开的投资人电话会议中,面对出让控股权,卖身融创等传闻,杨武正回应称,没有考虑出让控股权,公司会把主要精力放在经营层面,提升回款力度、增加经营性现金流。

对于引入战略投资,杨武正在会上表示:“引入战投是提升公司抵御风险的方式。公司会像同行一样,可能会考虑央企和险资,但不会盲目决策,更不会甩卖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担任蓝光发展资金副总裁的陈磊履新副董事长一职,他是去年12月刚加入蓝光发展。此前在华夏银行任职,2001 年加入华夏银行,2007 年至 2012 年任华夏银行股份成都分行副行长、首席信用风险官,2012 年至 2013 年任华夏银行总行金融市场风险总监,2013 年至 2020 年任华夏银行成都分行党委书记、行长。

在市场人士看来,蓝光未来对资金管控的专业化和精细化或将走向深化。

 

 
 
新闻多一点
 
 

 

蓝光发展成立于1990年,是曾经的四川“房企一哥”,在2015年借壳登陆资本市场后,仅用了不到5年,一举从百亿的地方房企蜕变为全国性的千亿房企。

急湍之下,必有深潭。今年以来,“出售资产自救”“撤离上海总部”“卖身融创”“大幅裁员”等传闻此起彼伏;进入5月,蓝光发展又接连遭遇“质押股票被金融机构强制执行”“信用评级下调”等多重冲击,部分债务问题行至法律诉讼阶段。

传导至资本市场,蓝光发展遭遇“股债双杀”。债券方面,“16蓝光01”“20蓝光02”等多只债券,均出现不同程度下跌,相比100元票面价格已然腰斩;股票方面,蓝光发展近日股价创下了上市以来新低

未来,蓝光发展能否破局,可能需要答好三个关键问题:债务风险能不能化解?盈利能力能不能提升?市场信心能不能恢复?

债务风险能不能化解?

众多质疑,剑指蓝光发展的债务风险

6月2日,评级机构大公国际资信评估公司将蓝光发展的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为负面。这是5月以来,继穆迪、标普后,第三家机构下调蓝光发展的评级。

在评级机构下调评级过程中,共同指向了一个关键词:流动性。

穆迪副总裁兼高级分析师Celine Yang表示,评级下调反映了蓝光发展在未来12-18个月的再融资风险增加,因为公司的流动性状况和融资渠道有所减弱。标普也提出,随着公司寻求偿还到期债务,其现金状况将在较长时间内受到压力。

图片来源蓝光发展官网

蓝光发展的债务规模有多大?据最新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3月底,蓝光发展的有息负债合计为723.93亿元,短期有息负债259.33亿元。

记者梳理显示,目前蓝光发展境内还有15只存续债券,余额合计114.34 亿元,其中将于2021年内到期及面临回售的债券余额合计 44.61 亿元,而且主要集中在今年7-9月份,集中兑付压力较大。

这还只是看得见的负债,蓝光发展还有不少非标融资。在4月27日蓝光发展召开的一场投资人电话会议中,蓝光发展财务总监欧俊明还提到,像信托融资这类非标融资,2021年到期的有120亿元。

相对于高额的债务压力,蓝光发展的现金流持续为负也引发监管问询。2016-2020 年间,该公司经营活动和投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之和分别为-48.12 亿元、-19.72 亿元、-95.49 亿元、-58.19 亿元和-109.17亿元,生产经营活动对筹资能力依赖度较高。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度,蓝光发展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出61.27亿元。这也是其上市以后首次现金流呈现净流出状态。

对此,蓝光发展6月3日在回复上交所监管函中表示,公司生产经营规模增长所产生的持续资金需求是公司经营活动和投资活动现金流持续为负的主要原因,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和持续经营能力不存在重大影响。

一面是债务偿还压力较大,短期流动性承压。另一面则是融资渠道在“三道红线”的融资政策下,或面临进一步收紧。

根据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底,蓝光发展的净负债率为88.57%,扣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3.03%,现金短债比为1.06。已经踩中房地产行业的“三道红线”中的一道。

当然,房地产金融政策的变化,受冲击不止是蓝光发展。但对于蓝光发展目前面临的处境来说,接下来的融资之路可能会更为艰难。有业内人士表示,降负债对于蓝光发展依旧是重点和难点,作为踩了“一道红线”的千亿房企,将面临着高强度的“降档”压力。

市场信心能不能恢复?

融资渠道能否拓宽,其中一个关键在于市场对蓝光发展的信心能否恢复。标普在5月第一次下调评级时就指出,恢复市场信心可能是蓝光发展在2021年的首要任务。

投资者的态度已经反映在股价和债价上。其中,蓝光发展上市以来,股价一度超过16元,但目前股价已经跌到4元以下。6月4日盘中,股价更是创下3.38元新低。

除了投资者的信心外,金融机构的信心也不容乐观。5月31日,蓝光发展公告称,收到蓝光集团通知,其以持有的蓝光发展股票作为担保品的股票质押交易及融资融券业务根据协议约定将被相关金融机构进行强制处置程序。

在市场人士看来,质押股票启动强制处置,一般情况下是债务到期未能按时偿还,另一种则是抵押物不足,且借贷人没有能力补足抵押物,进而导致金融机构处理抵押资产。

不过,对于蓝光集团而言,目前暂时不存在抵押物不足的情况。按照蓝光发展最新公告,蓝光集团及杨铿累计质押股份总数为919,180,000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51.94%,占公司总股本的30.29%。

“如果蓝光发展能够完全恢复市场信心,并发行在岸和离岸证券,为即将到期的债券进行再融资,可能会将展望修正为稳定。”标普指出。

为了恢复市场信心,蓝光发展已经开启了一系列的动作。一是“割肉”回血,2020年7月,蓝光发展以9亿交易对价将迪康药业出售给汉商集团;今年2月,将旗下物业公司蓝光发展以 48.5 亿元转让给碧桂园服务,成为物业行业“史上最大并购案”。

二是转让股权“增厚”集团持股资产。6月2日,蓝光发展公告:自然人股东、公司实控人杨铿向蓝光集团协议转让“169,499,198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5.58%)。本次股权结构调整后,蓝光集团持有蓝光发展股份1,769,642,241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58.31%;杨铿持有公司股份0股。

“此番操作只是让杨铿由过去的直接持股变为通过蓝光集团间接持股,实控人并未发生改变。”有业内人士表示,或许是出于增强投资者信心,以及为蓝光集团增加资信的原因。

盈利能力能不能提升?

债务风险的化解、市场信心的恢复,归根究底还得要看蓝光发展的盈利能力能否提升。

从财务数据来看,2020年,蓝光发展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具体来看,2020年实现营收为429.6亿元,同比增长9.6%;归属净利润为33亿元,同比下降4.53%。

虽然公司2020年的营收实现同比增长,但相较于2019年同比增长27.17%,增速明显下滑。不仅如此,主营业务房地产的毛利率在2020年也出现下滑,2020年的毛利率为21.06%,同比下降5.61%。

仅从业绩表现来看,蓝光发展的盈利能力有所减弱。在大公评级看来,医药制造和现代服务业板块经营主体股份的转让将对蓝光发展未来收入和利润产生一定不利影响。

对于业绩的下滑,在蓝光发展回复上交所的监管函中提到,公司营收增速放缓主要是由于疫情对工程进度的影响,如剔除该影响,公司增速将与2019年增速基本持平,增速放缓属于行业正常波动。

备受质疑的还有土地储备的问题。蓝光发展在针对大公评级的回应中提到,截至2020年末,公司可供出售货值约2800亿元,未来土地的滚动开发,将成为公司稳定的业务收入和现金流来源。

作者:田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