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牌“衡水中学”,一年狂揽4.5个亿

商界新媒体 2021-07-22

在中国教育界,衡水中学无疑是最强IP之一。这是一所能“封神”的学校,也是一所备受关注和质疑的地方。

一方面,它号称“清北收割机”,一年被清北录取的人数超200个,垄断了河北省7成名额,傲视群雄。另一方面,它又被视为“高考工厂”,人们通过媒体和网络上所呈现的考生“地狱”般的状态拼贴出对衡水中学的认知,争议不断。

但这不妨碍衡水中学用骄人的战绩证明衡水模式的成功。在优质教育资源供给短缺的今天,“衡水模式”正通过资本化方式向全国输出,领航者正是一个名为“第一高中教育”的美股上市公司。

2021年3月11日,注册于开曼群岛的第一高中教育集团,将旗下19所民办中学打包送进纽交所,成了中国民办高中教育海外上市第一股。最引人关注的是,这19所中学中,有15所的名字里带有“衡水”字样,与大名鼎鼎的衡水中学关系甚密。

招股书中,第一高中教育集团号称中国西部最大的民办高中运营商,也是中国第三大民办高中教育集团,拥有25867名学生和超过2500人的师资队伍。第一高中教育2020年财报显示,该公司2020年全年营收4.5亿元,净利润8092万元。

伴随猛增155%净利润到来的,是民众汹涌的质疑声浪:当衡水品牌被做成了一笔大生意,教育不也被资本化了吗?

01

复制衡水“神话”

了解第一高中教育和衡水中学的关系,要从其创始人张韶维说起。

今年38岁的张韶维生于河北张家口,那里离衡水大约400公里。2002年,复读了一年之后的张韶维考入昆明理工大学津桥学院的会计专业,就此在云南扎根。

那时,他是个“不安分”的学生,曾和同学一起举着一个写着“家教”的牌子,去昆明的西站立交桥找活干。这里曾是昆明最为人熟知的是家教市场。

▲张韶维 图源/长水教育集团官网

渐渐地,细心的张韶维感觉这种“原始”形态的家教市场太落后。他开始收集家教供需双方的信息,建立起了昆明高校规模最大的家教中心,不到1年,为近1000名大学生提供了勤工俭学的机会。后来,他尝试做会计师培训,为创业积累经验。

正式创业是在2005年。那时,张韶维发现考研的学生越来越多,就从别人手里接过考研教育品牌“启航考研”代理权,通过几年时间的精细化运营,启航占据了昆明考研辅导行业80%的市场份额。这时,张韶维又瞄上了如火如荼的中小学课外辅导市场,多次北上引入“巨人教育”,在竞争激烈的昆明市场站稳脚跟。

作为一名连续创业的教育行业老兵,将成熟教育品牌引入当地,是张韶维惯用的打法。2013年,张韶维准备将这种模式用在老家那所闻名全国的衡水中学身上。

那一年,衡水中学包揽河北省高考文、理科状元和文科前10名,有104人考入清华北大,独占清华北大在河北招生人数的80%。

因为云南和河北使用同一套高考卷,准备进军中学教育的张韶维马上带着20余人到衡水中学考察。没想到,合作谈得非常顺利。

2014年3月24日,河北衡水中学时任校长张文茂为云南衡水实验中学揭牌。这是张韶维在云南成立的第一所带“衡水”字样的中学,首批招收新初一、新高一各6个班600余人。据报道,云南长水教育集团首期投资3000万元。

▲云南衡水宜良实验中学揭牌 图源/长水教育集团官网

这所学校,是衡水中学在衡水市以外的第三所分校,更是长水教育运营“衡水”这块金字招牌的开始。自此,缔造“衡水神话”的老校长张文茂多次率河北衡中名师团来云南调研、指导,并为云南衡水实验中学举办的活动站台,甚至在2016年担任该校青年教师集体婚礼的证婚人。

“我们有责任、有义务使衡中的分校办得更好,办成云南甚至全国的名校。”在张文茂的支持下,长水教育和衡水中学达成密切的合作关系。简单来说,长水集团负责办学事宜,河北衡水中学输出教学理念、派遣人才、共享教案等资料,试图拉齐云南与衡水的教育质量。如今的第一高中教育集团股东,长水教育集团高级副总裁、副总校长桑海勇,副总裁、衡实中集团校长丁业胜等,都曾是衡水中学名师。

靠着这种复制形式,张韶维的“衡水牌”在云南打出了不错的成绩。2017年,“云南衡实中”在生源质量有限的情况下,将14人送到600分以上,全校282人参加考试,一本上线71人。

其招股书透露,2020年高考,第一高中教育旗下63.9%的学生考入大学,29.2%的学生考入一流大学,同年西部地区的平均比例分别只有40.5%和13.1%。

02

轻资产、高收益的“贴牌”模式

衡水的招牌、傲人的成绩、产业化运营能力,让第一高中教育成了各地政府眼中的“香饽饽”,各地的衡水分校也快速建立起来。

而此时,手握衡水IP的张韶维开始与地方政府、房地产开发商合作办学,走轻资产运营模式,降低新学校开办成本,摊薄风险,增加效益。

据该公司官方资料披露,目前,第一高中教育运营的19所学校中,有14所是与所在地的地方政府合办。地方政府主要解决土地和设施问题,同时给予补贴和税收优惠;而输出教职工、管理及教育资源的,成了已经从衡水中学“出师”的第一高中集团。

除此以外,第一高中集团还为房地产商配套学校资源,例如为绿地集团杨凌置业打造杨凌衡水实验中学。据悉,这种轻资产办学模式平均可以实现节省65%的学校开办成本。

可以说,第一高中集团成了衡水IP的运营者,各地政府和地产公司成了加盟商。依靠这种裂变模式,第一高中集团办学已覆盖云南、贵州、四川、内蒙古、陕西、山西、重庆等省区市,规模快速膨胀。

今年5月,第一高中集团以7 650万元对价收购北京明日未来教育科技51%的股权。张韶维看中的,是该企业将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应用在教育的能力。科技驱动型教育,将是第一高中集团讲给资本市场的又一个故事。

在该公司2020年总计4.458亿元的营收中,客户收入占4.05亿元;政府合作协议收入4 127万元,占比9.26%。根据该公司往年财务报表分析,客户收入可以分为5大类:教学服务、寄宿收费、教材销售、培训项目收费和教育管理服务费。通常,教学服务(即学费)和寄宿费占总客户收入的60%~70%。

随着学生数量的增加和固定投资完善,第一高中集团预计,2021年全年总营收将在7.7亿-8.2亿元之间。

公司收入飞速增长,该公司大股东收起钱来也毫不含糊。

回顾该公司过往的财务数据发现,2017-2020年,其净利润分别为4 710万元、-1.69亿元、3 169万元、8 092万元。稳定的业绩增长态势下,2018年为何巨亏1.69亿元?

根据第一高中集团招股书,这1.69亿元净亏损,主要来源于支付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和雇员以及某些外部顾问的报酬,共计1.78亿元。也就是说,这部分费用是高管的股权激励和为上市融资发生的“手续费”。

另据招股书披露,上市之前,该公司宣布派发股息2 420万美元,并拟在2021年第一季度,将上述股息以及先前宣告但未支付的1040万元一并支付。

大肆套现的动作和教育产业中概股的低迷,让第一高中集团的股价严重受挫:上市当日就破发,从10美元开盘价跌到8.80美元。截至7月16日,该公司股价今已跌至6.6美元,市值不足2亿美元。

03

极速扩张下的隐忧

如今,第一高中集团将自己定位为“学历高中+高考补习”的“双轮驱动”模式。

高考补习也就是高三复读,是比学历高中更赚钱的业务。以2019年为例,其学历高中生均学费16 573元,而补习生均学费23 245元。且因为与政府的合作关系,第一高中集团需要承担较多的公费生学位。即便当地政府会支付差价,但还是远低于复读生的收入。另外,第一高中集团持续向西部低线级城市扩张,导致其生均收费标准处于持续下降趋势。

事实上,第一高中集团重仓西部地区,也是无奈之举,经济发达的东部城市,似乎对衡水模式并不感冒。

2017年,衡水第一中学平湖中学进入浙江时,曾遭到浙江教育厅抨击:“衡水中学眼里只有分数没有孩子,那是落后的,浙江并不需要”。而近日,衡水中学分校进入深圳,“一年学费12万,60个招生名额一分钟抢光”等话题冲上微博热搜。后经深圳教育局查证,该机构为深圳衡中文化教育培训有限公司筹办,未经过市教育局审批,属于无证办学。

值得注意的是,这家公司与第一教育集团关系暧昧。根据公开资料,该公司由原衡水中学教务主任桑海勇担任校长。桑海勇正是长水教育集团高级副总裁,第一高中教育集团的股东。

第一高中集团曾招股书的风险提示中提示投资者:其不能保证旗下现有的所有学校都能更新其许可证,也不能保证新开设的学校都能及时获得经营许可证。

除此以外,最让投资者担忧的,是第一高中集团到底能用衡水招牌多久的问题。一边是在美上市的民营机构,一边是公办教育单位,在提倡教育公平和素质教育的今天,二者的“蜜月期”还有多久?会不会有有关部门出手干预,成了第一高中集团心中最大的问号。

当前,另一家贴牌“衡水”的教育公司贺阳教育,正摩拳擦掌冲击港股,教育与资本联姻的故事仍在高歌猛进。

作者:梁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