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嗓子退市是必然结果?

商界新媒体 2021-11-10

“保护嗓子,请用金嗓子喉片,广西金嗓子!”这家家喻户晓的公司,即将在港交所退市。

“保护嗓子,请用金嗓子喉片,广西金嗓子!”这句经典的广告语曾是一代人的时代记忆。曾经家喻户晓、国民宠爱的品牌金嗓子,凭借高价广告营销,极速扩张规模。但它却熬不过2021年的寒冬,即将从港交所黯然退市。

10月29日,金嗓子宣布,获董事会副主席曾勇牵头的创办人集团及私募基金亚赋集团,提出以每股2.8元私有化建议,作价较该公司较8月5日停牌前收市价2.22元有溢价25.6%,较股份于不受干扰日期的收市价每股1.80港元溢价约55.6%。此次私有化涉及1.89亿股,涉资约5.3亿元。

私有化方案的提出也意味着曾经的国民润喉糖要和港交所说再见了。面对私有化的决策,金嗓子回应称:“主要原因是在充满挑战的市场环境中,准备与优秀的合作伙伴携手促成业务所需作出的转型。”

上市已有7年的金嗓子为什么走向退市之路?75岁的创始人江佩珍又该何去何从?

01

往日风光无限

俗话说,广西有三宝:山水、米粉、金嗓子。可很多人都不知道,红遍大江南北的金嗓子的前身竟是一家濒临破产的糖果厂,而将其拉回生死线的人正是江佩珍。

1946年,江佩珍出生于广西平南一个贫困家庭,13岁时便辍学到柳州市糖果二厂当学徒,开始了她的包糖工生涯。

工作干练的江佩珍几乎每个月超额完成任务,很快便从车间员工升到生产组长,紧接着晋升到车间主任。五年后,年仅18岁的她就被推选为副厂长,并在33岁当选厂长。

当选厂长后,江佩珍决定打破供销体系,自产自销糖果。从意大利、德国等地引进生产设备,成功生产出国内第一块果酱夹心糖和花生巧克力,甚至还有火遍全国的酒心巧克力,这可以算国内糖果行业创新的重要里程碑。

十几年间,江佩珍把工厂从一个地方小企业,发展壮大成了行业领头羊。在她的带领下,厂内生产产品远销美国、加拿大等多个国家和地区。1988年,该厂产值达9 700多万元,10项经济指标排名同行第一。

然而,发展总是伴随危机。

1992年左右,因原材料不断上涨以及仿冒产品的冲击,柳州糖果二厂销售额直线下滑,开始在破产边缘徘徊,在这生死关头,江佩珍决定拼死一搏:做新产品。

说干就干,她带着厂里仅有的7万元,前往上海华东师范大学购买科研专利。也就是在这里,她遇见了命运中的贵人,金嗓子的发明者王耀发教授。王 教授被江佩珍的企业家精神感动,把自己正在研制的一个专治慢性咽喉炎的配方,无偿赠送给了糖果厂。双方经过几次重新配比后,“金嗓子喉宝”面世了。为了感谢王教授,江佩珍决定将金嗓子的封面印上王耀发教授的头像。

好运伴随新产品的面世一同而来,1993年年底在江佩珍的带领下,金嗓子喉宝进行了试产,在市场上获得了一致的良好反馈。

经历了一年的沉淀,1994年江佩珍带着当时的领导班子,自筹资金780万元成立广西金嗓子制药厂。1998年经柳州市人民政府批准,由广西金嗓子制药厂和柳州市糖果二厂改制成立广西金嗓子,成为柳州市纳税大户。

为了更快打响名声,江佩珍拿出500万元,在央视进行了广告投放轰炸,一时之间,金嗓子成为了国民所熟知的一个润喉糖品牌,“保护嗓子,请用金嗓子喉片,广西金嗓子!”这句经典广告语也传遍大街小巷。

仅仅3年,金嗓子营收破亿元,成为畅销全国的产品。九十年代末公司的产值为2亿元,跻身全国百强制药企业。

紧接着江佩珍又在代言人上施展计谋,用一顿饭局的价格“套路”足球明星罗纳尔多成为广西金嗓子喉片的“代言人”,罗纳尔多身穿印有“金嗓子喉片”衣服的广告,出现在各大电视台,金嗓子再次被推上浪尖,成为全国润喉类非处方药市场的第一名。

虽然罗纳尔多表示欲起诉金嗓子,后来也在私下和解。

2015年7月15日,江佩珍带着金嗓子赴港上市,并在上市仪式上表示,公司本次赴港上市集资所得资金的30%左右将用作市场扩展,未来会集中发展东南亚市场。同时,公司还将继续开发欧美等市场,探索网上销售平台,继续推出新产品。

江佩珍凭着一己之力,把当初“弱不禁风”的糖果厂拉扯到上市公司,并成为行业中的领头羊,同时也成为广西女性的楷模。

02

走下坡的缘由

从糖果小厂,跳到喉咙含片市场,再到成为行业佼佼者,江佩珍的魄力非常人能及。正是异于常人的胆识成就了江佩珍和金嗓子,也让她在75岁这年陷入金嗓子退市危机。

在《商界》记者看来,金嗓子的私有化、退市仅是表象。

2021年9月,金嗓子公开发表的半年财报中显示:今年上半年金嗓子营收共计约3.7亿元,同比增长83.1%;净利润8 150万元,同比增长415.8%。

看似蒸蒸日上的事业和退市的决定格格不入,但此次财报暴露出金嗓子“过度依赖单品”的核心问题。

自1994年以来,金嗓子成功开发31款新产品,其中金银三七胶囊等8项为药品、21项为食品、1项为保健食品及1项为医疗器械产品。但值得注意的是,直至2021年上半年,金嗓子喉片仍是销售和业绩的主力,销售额仍旧占收益总额近九成。

新产品为何没有产生效益?利润高度集中单品的原因何在?

其财报显示,金嗓子喉宝和金嗓子喉片一直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金嗓子为了提高业绩,采取变相提价、实际减量的战略,将原有20片/盒改为12片/盒,金嗓子净利润虽有增长,但销量整体却呈下滑趋势。

此外,金嗓子在新品研发上从未上心。据统计,从2012年开始,金嗓子每年的销售费用不低于2亿元,占总支出的40%以上,但投入在产品研发方面的费用却捉襟见肘。

药企想要维持市场竞争力,必须长期在研发上投入重金。

同为A股上市药企的艾德生物、苑东生物研发投入占营收总额的17.09%、18.91%,多家A股药企研发投入占营收比重超10%,而金嗓子连续多年研发成本占总营收比不到0.5%。

这也间接导致产品梯队严重失衡。大部分缺乏产品梯度的企业都会在发展过程中选择多元化,不过金嗓子没有找准定位。

举个例子,以苗药起家的贵州百灵,其多元化经营一直受到质疑,从投资房地产、转型做肥料到下海卖凉茶,直到高调发布的胶原蛋白饮料,集团决定将资源投入还是大幅转移至保健品口服液上来。

企业多元化布局本没有错,但类似贵州百灵这样的民营企业,其在经营决策上没有充分考虑到长远规划,而是以董事长及其胞弟为首的决策班子起决定作用,这并不利于企业长远发展。

金嗓子和当年的贵州百灵相似,上市后极速进入快销赛道,并扩大商业版图。2016年推出草本植物饮料,沿用金嗓子首次出圈的计策——广告轰炸,直接导致营销费用大增;2019年还推出金嗓子肠宝,最终也已失败告终。

这不只是贵州百灵、金嗓子等民营企业的问题,而是其长期处于家族经营的圈子中,不得已的结果。

说到这里,还不得不提金嗓子的企业管理难题。

和老干妈等许多家族企业一样,金嗓子的管理失衡也是导致整体竞争力下降必不可缺的因素。其因缺乏企业诚信,数次陷入诚信风波。如发展初期,金嗓子凭借罗纳尔多的广告而声名鹊起,但也因此陷入企业诚信争议。随后,不同的官司让金嗓子的声誉受损,企业也逐渐开始走向了下坡路。

产品结构单一、多元化转型失败、企业管理漏洞等,都是金嗓子退市的根由。

03

退市或是最佳选择

2019年,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布的一则限制消费令显示,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下称“金嗓子食品”)拖欠广告费5 000余万元,而江佩珍作为金嗓子食品的实际控制人,成为“老赖”,被法院列为限制消费人员。

同年,金嗓子食品与《盖世音雄》及《蒙面歌王第2季》达成合作,计划在两档节目中投放总额8 000万元的广告。节目播出期间,金嗓子食品共支付1 300万元,因不认可《蒙面唱将猜猜猜》和《盖世音雄》的收视率,金嗓子食品拒绝支付广告代理方星空华文剩余广告费。

被限制消费后,去年江佩珍又被依法限制出境。

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发布的限制出境公告,因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嗓子食品”)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其法定代表人江佩珍被依法限制出境。

一次次的限制,让江佩珍成功成为“老赖”,有律师分析称,如果有能力履行判决而不履行,公司可能会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一旦被列为失信公司,公司日常的经营(包括在贷款、投标等)会受到影响,同时失信人在出行等方面也都会受影响。

综上,现阶段的金嗓子貌似只有私有化这一条路,毕竟退市后的一言一行不再影响股价波动。

金嗓子一直我国润喉糖市场的标杆,其发展持续向好趋势。从市场规模来看,我国润喉糖市场规模从2010年7.5亿元发展到2019年已经超过了30亿元,市场发展迅速。

但从竞争格局上看,目前除金嗓子外,国内外品牌都在加快布局国内润喉糖市场。如利口乐、康维他、龙角散、王老吉……面对庞大的消费人群,各品牌之间的竞争异常激烈,瞅准目标客群,疯狂“收割”。凭借“吃老本”活下去的金嗓子在这个市场下确实很难活下去。

不过退市的金嗓子并非彻底消亡,未来可能还会有资本为其加持,但金嗓子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那这个国民熟知的喉宝品牌只会在被取代的同时慢慢淡出大众视野,无法恢复昔日荣耀。

作者:赵春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