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涉案未判,儿子仓促接班,剑南春前景仍暗

剑南之春,还能再次香飘全国吗?

商界好酒 2022-04-13
据剑南春官方微信号显示,4月8日,经四川剑南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剑南春”)董事会审议同意,公司董事长乔天明不再兼任公司总经理职务。聘任乔愚担任公司总经理、法定代表人。
乔天明行贿案还未宣判,但他的儿子乔愚就要接班上位了。持续多年的乔天明涉案风波或许能暂时远离剑南春,让这朵川酒金花绽放地更鲜艳。
▲乔愚
然而对剑南春来说,长期限于国有资产流失风波之中,上市进程受阻,已经严重影响了其发展进程。曾经的“茅五剑”之一,如今打出“中国名酒销售前三”广告语却引人质疑。
剑南之春,还能再次香飘全国吗?
 
两次风波让剑南春掉队
 
剑南春可谓时运不济,几次意外,严重影响了这一名酒品牌的发展。
产于四川绵竹的剑南春有着千年历史。因为唐代人们以“春”命酒,绵竹又位于剑山之南,故名“剑南春”。早在唐武德年间,名闻遐迩的名酒——“剑南烧春”,为皇族贡品,有“剑南贡酒”之名。
剑南春与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沱牌、全兴大曲一起被称为川酒的“六朵金花”,曾多次获评国家名酒。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家名酒定价权开放,酒行业更是进入了一个“野蛮生长”的状态。而剑南春依靠其品质,在2000年后初步形成了高端白酒市场“茅五剑”三足鼎立的局面。
然而,2008年的汶川地震,让剑南春受到了10亿元以上的经济损失,陈年基酒更是损失了40%,这对一家浓香型白酒企业无疑是当头一棒。
随后的董事长乔天明失联风波更是让这家企业错失上市时机。
2004年,在白酒行业“黄金十年”之初,乔天明带领原属纯国有资本的剑南春进行重组,所有国有资本退出剑南春。乔天明为首的管理层成立四川投资公司,持有剑南春集团69.59%的股份,乔天明间接持有剑南春26%的股份。
但改制不仅不顺利,还给剑南春带来了一系列后续问题。改制后的10年时间,剑南春没有完成上市,而且还多次被员工就股权问题提起诉讼。
自2015年5月开始,乔天明因被相关部门调查而长期失联。据说,2015年12月,乔天明曾短暂返回绵竹,签署完一些授权文件后,他就离开了工作岗位。
 
涉案受审,乔天明让位或是无奈之举
 
乔天明失联了3年。
2018年7月,乔天明再次出现在公开报道中,但仅仅两个月后就被起诉。
9月12日,乔天明在四川乐山市受审。乔天明被检察机关起诉的罪名包括行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根据指控,乔天明共涉及两项罪名,一是涉嫌行贿数十万元;二是在剑南春改制期间通过提前预支广告费等方式使得剑南春集团的相关资产减少,共涉金额超2亿元,涉嫌私分国有资产。
不过,该案至今还尚未有宣判结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因贪污、贿赂、侵占财产、挪用财产或者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被判处刑罚,执行期满未逾五年,或者因犯罪被剥夺政治权利,执行期满未逾五年,不得担任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也就是说,乔天明的行贿罪一旦成立,他将被剥夺剑南春的董事资格,也无法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
其实,乔天明早已为儿子接班开始了安排。
早在好几年前,乔愚已参与公司重要管理工作。只是其平时很低调,鲜有在媒体面前露面。在乔愚参与经营管理下,剑南春经营维持了基本的稳定。
经过几年的过渡期,乔愚就仓促接班,恐怕也是出于对乔天明涉案的顾虑——如果乔天明罪名成立,乔愚接班就会更加麻烦和复杂。
尽管乔愚没有接任董事长,但此次上位副董事长、法人代表、总经理三个重要职位,可以视为他实际接掌剑南春的标志。
对剑南春来说,乔天明的涉案风波仍然在持续发酵,剑南春近两年仍声称尚无上市计划。到底是尚无计划,还是毫无办法,恐怕要打个问号。
剑南春掉队已成定局,十几年中,剑南春被茅五洋泸和汾酒等竞争对手甩开,以后恐怕也难有追赶的机会了。
 
尴尬的“中国名酒销售前三”
 
剑南春目前使用的广告中,用很大篇幅声称自己为“中国名酒销售前三”。
2020年7月,绵竹市委一份机关刊物报道称,剑南春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蔡发富表示:“剑南春未来几年的发展目标是,到2025年集团营业收入达到200亿元,力争向300亿元迈进。”
综合来看,剑南春2021年营业收入并未超过200亿元。
白酒行业中,仅上市公司就有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营收超过200亿元,汾酒也在2021年达到了199.7亿元的营收规模,可见,剑南春的销售连行业前五都排不进去。
根据剑南春的说法,该数据是以水晶剑销量为口径,其位列中国名酒大单品销售前三。
其中,中国名酒来源于第一至第五届全国评酒会获得“中国名酒”称号的企业共17家,数据来源中国食品工业协会2020年年度统计数据。
一个数据,加上如此多的注解,再演变成为一句擦边球广告语,可见当下剑南春的尴尬处境。水晶剑这一大单品,已经成了剑南春最后的遮羞布。
商界好酒认为,水晶剑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超百亿的大单品,除了其自身产品力不错之外,更多是因为曾经同量级的对手早已纷纷提价,成为800元甚至千元价位的有力竞争者,而水晶剑还在500元价位段靠性价比取胜。
在名酒企业纷纷加码腰部产品,酱香对浓香形成强烈冲击的背景下,水晶剑的竞争压力还会进一步增大。

作者:郑栾

推荐阅读